Clicky

妳口中的破東西,在我心中是無價之寶──請別以妳的萬元名牌包批評我的文化!

2917161702_6aae802b1e_b

 

昨天,我自己一個人在店裡編著弓織,有一群客人操著濃厚的北京腔,字正腔圓地討論店裡的每樣東西。我放下手邊的弓織,站在角落說聲「您好」,等待他們向我詢問價錢或是物件的使用方式,此時,一名客人指著掛在網子上的黃藤製背包問道:「這個包多少錢啊?」

我開始講起它的編法是台灣阿美族習慣的藤編方式編織;正當我要繼續講它是如何被製作成的時候,她打斷了我,說:「你只管告訴我多少錢,多少我都買。」我回:「新台幣一萬元整。」

她回:「這破東西要一萬元?我身上的名牌包才值這個價!」
我回:「這個藤製背包從採集原料開始……」
她回:「別說了,這破東西不值!」

之後就呼喚她的朋友離去了。

臺灣山上的藤越來越少,生長的地方更常難以觸及。圖為藤編落地燈,非本文所指涉之任何對象。(圖片來源:Dizzy Fripper,CC Licensed)

 

每件工藝,都是無價的部落文化結晶

他所織的不只是一個藤包,是老人家所傳授的智慧,是老人家所教授的編織方式,是充滿著文化和心血的作品。

我當下好氣,真的氣憤到說不出話,我不顧當下客人有可能是最多的情況,把店裡鐵門拉下,我把自己鎖在店裡頭尖叫、吶喊、大哭 ── 那個藤包或許在妳眼中不值這個價錢,但在我的眼裡,它就是一塊寶。

山上的藤是越來越少,生長的地方更不是一般的地形,有可能一不小心都會摔斷腿的地方;製作的人,自己上山取材,將黃藤砍下之後,曬乾、捶打,最後慢慢織成這樣的藤包。一個藤包不是說要有就可以有的,它要經歷的是一個人四五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製作。

他手上的繭是為了採集和編織長的,他的眼睛是為了細心編織所以眼花的,他的腿是因為認真編織所以麻掉的,他所織的不只是一個藤包,是老人家所傳授的智慧,是老人家所教授的編織方式,是充滿著文化和心血的作品。

它沒有華美的外觀,沒有顯赫的品牌,它只有樸實的外表,只有文化和心血,只有堅毅耐用的功能。

是的,它的確不值這個價,因為在我的眼裡它無價,甚至沒有人可以用金錢買走我的文化,沒有人可以用金錢買下每個創作者付出心力所做出的成品。

 

我不知道來到甘愿交益所的客人是抱著甚麼心態進來的,但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抱著欣賞這件物件的心來,即使只是看看;我相信都能感受到每個物品給你的文化意涵,它就是台灣原住民的傳統傳承 ── 用現代的東西融合傳統文化的編織方法、珠紋、十字繡、木雕,成為一個能承襲傳統、承載文化也能實用的物品。

在我的眼裡它們都是寶:我賣的不是那個物品,我賣的是文化、是精神、是傳承。

每件原民工藝作品都是老人家所傳授的智慧,是老人家所教授的編織方式,是充滿著文化和心血的作品。圖為蘭嶼紅頭部落達悟族人以藤簍背作物的景象,非本文所指涉之任何對象。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Fuis Sao Paotawan,原青陣成員、成大原交社社員及成大恰查某陣線成員。


 

喜歡原住民的文化?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taiwan aboriginal,CC Licens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