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草莽沒有錯,草包才是問題──為什麼民進黨不應分開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自從贏得大選以來,民進黨把相當多的精力用在轉型正義的落實,特別是透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下稱「促轉條例」)的推動,希望能還原歷史真相、促進社會和解。

根據草案,行政院將設置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負責處理國民黨的黨產、開放政治檔案、清除威權象徵、以及平反司法不公。在這同時,原住民族則希望能將 400 年來所遭遇的不公不義也列入調查的範圍。

然而,民進黨政府迄今相當堅持分開處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不等於權利保障,應包含原住民族

《原基法》立法十年以來,配套子法遙遙無期,只好求助於即將成立的促轉會;更何況,權利保障並不等於轉型正義。

根據時代力量所提出的《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轉型正義應該涵蓋數百年來各族群所遭受的不公,特別是原住民族,不應侷限於威權時代;該黨團並不反對總統府設置真相調查委員會,只不過希望能在行政院的促轉會納入原住民族的權利回復調查,免得前者淪為空包彈。其實,民進黨籍原住民族立委陳瑩有類似提案,卻硬是被壓下來。另外,在野原民立委也連署提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回復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條例草案》,點出核心在於土地歸還。

新任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表示,《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對於原住民族的權利保障已有相當規定,而且早已開始推動,因此沒有必要重複立法。問題是,就是因為《原基法》立法十年以來,配套子法遙遙無期,只好求助於即將成立的促轉會;更何況,權利保障並不等於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無相應調查權,無實質效益

沒促轉會所擁有立法院授與的調查權,無權傳喚證人、或調閱文件,又與目前的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有多大的差別?

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對於相關「土地調查委員會」的職權,夷將質疑對於拒絕傳喚者可以處罰是否有違比例原則,聽起來像是國民黨立委挑戰促轉會的調查權,難道執政黨患了人格分裂症?

誠然,蔡英文在競選過程承諾要在總統府設置「調查與和解委員會」,誓言「挖掘過去強加於原住民族的國家暴力,將歷史真相透明公開」。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因為國家與原住民族的關係必須「非常嚴肅地去對待」,而且要「尋求跨部會的協調、執行」,所以希望將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設在府裡。

然而,如果這個委員會的基本的任務就是撰寫調查報告,並沒促轉會所擁有立法院授與的調查權,無權傳喚證人、或調閱文件,又與目前的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有多大的差別?

 

草莽不是問題,重點是政策制定心態

如果《促轉條例》的對象就是國民黨,乾脆就正名為《威權時期促轉條例》,不要使用一般性的名稱、卻又刻意排除原住民族的適用。

我們知道,轉型正義的途經不外失憶、除罪、補償、真相、整肅、審判、以及報復,其中,真相調查用於西班牙、南非、以及中南美洲,主要是因為保守勢力盤據的不得已作法。

事實上,世界上有原住民族的國家當中,只有加拿大在 2007 年成立真相及和解委員會,任務是針對當年政府將原住民族孩童由家中帶走、強迫就讀教會管理的寄宿學校,過程中又遭受虐待、甚至於強暴等事件。真不知道總統府還要參考哪一個國家的經驗?(編按1)

 

日前,蔡英文總統在民進黨中執會上提醒立委,未來跟閣員未來溝通可以直接一點,「畢竟我們是草莽的政黨」。我們認為,問題不在於執政黨內部的溝通方式是否草莽,而是政策制訂的心態。如果《促轉條例》的對象就是國民黨,乾脆就正名為《威權時期促轉條例》,不要使用一般性的名稱、卻又刻意排除原住民族的適用。

坦誠而言,相對於《促轉條例》的規劃如火如荼,原住民族調查與和解委員會還在研議,難不成,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只有道歉了事?

(本文原標題為 〈草莽沒有錯、草包才是問題──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就只有道歉了事?〉,原刊於《民報》,獲原作者施正鋒授權轉載。)

轉型正義應該涵蓋數百年來各族群所遭受的不公,特別是原住民族,不應侷限於威權時代。

 

編按

  1.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 5/26 表示未來總統府下設之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將參考他國處理原住民的歷史真相和解的經驗」。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施正鋒,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政治學碩士、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 曾任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主任、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現任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施 正鋒

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