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一樣開玩笑,小S與「本屆金曲獎最好笑」的Boxing不同在哪?

Screen-Shot-2015-08-22-at-11.18.16-PM

 

幾家歡樂幾家愁的金曲盛事於上周六(6/25)午夜前畫下句點,身為音樂重度使用者,我自然不會錯過這場 party,即使宅在家也要準時從星光大道開始收看電視直播。

沒錯,比起有競爭、有輸贏的頒獎典禮,我始終更傾向將金曲獎視為音樂人難得齊聚一堂、互相交流的party,畢竟音樂這種東西,其實本來就不該有優劣高低之分,入不入圍、得不得獎,說穿了都無法完全評價一個音樂人的創作,不過每年觀看一年一度的金曲獎頒獎典禮,或多或少可以嗅出當屆評審的喜好、消費市場對不同音樂的接受度,以及整個頒獎典禮所呈現的內容氛圍與大社會之間的相互連動關係是什麼。

看看當晚玖壹壹的演出被說是難登大雅之堂的低俗,又或者是 Suming 以阿美族語歌曲《Aka pisawad不要放棄》拿下最佳年度歌曲獎卻被網友酸批聽不懂、沒聽過,就會知道多元價值大概還不是整體社會的重要成份。

 

然而,在強調多元價值的同時,是否有更多層層疊疊的壓迫歧視被包裹在多元價值的外衣之下,或許是人們更需要仔細留意的,比方在玖壹壹高喊展現台灣真實草根文化的歌詞中那些被意淫、跟性慾直接連結的女性。

 

失控的幽默感

除了得獎名單與表演內容,頒獎典禮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頒獎人的引言內容得不得體、好不好笑了──比方說從當晚播出的當下一直熱議到現在的「性別平權開倒車」的小S、還有榮登「本屆金曲獎最好笑」的Boxing。這兩組不同頒獎人的相互對照挺有意思,雖然後續引發的討論褒貶不同,但我倒是認為其實有個共同點把他們給串起來 ──「所謂的幽默感」。

 

有在關注金曲獎的朋友都知道金曲獎是一年比一年冗長,頒獎人好不好笑、能不能為沉悶的頒獎典禮帶來活力似乎也就變得越來越重要(但這常常也是讓典禮越來越長的原因之一啊!)。

這幾年的觀察下來,我覺得應邀擔任頒獎人的佳賓大致分成三類:一類是不拖泥帶水、引言不求好笑只講重點的中規中矩派;另一類是硬要說話帶哽、想逗大夥笑開懷但往往不太成功的不自然念稿派;另外還有一類是感覺真的很像脫稿演出的失控派,最後這種通常觀眾的接受度不是大好就是大壞。我個人會把當天的小 S 跟 Boxing 都放在第三類,而我認為左右大好大壞結果的關鍵是所謂的幽默感的質。

所謂的幽默感應該不是透過揶揄其他人來成就的,至少當下做為觀眾的我其實一點也笑不出來。當晚小 S 大開台下眾歌手的玩笑,先是辛辣嗆聲蔡依林、張惠妹選擇露出身材的服裝是過時的把戲,接著又大開蘇打綠主唱青峰陰柔性別氣質的玩笑。我不知道小 S 跟他們之間究竟是套好招沒有,但假設她自己在頒獎時說的、也就是青峰曾私下向她表達不想再被提及此事是真的,那麼無論她是否是先跟青峰套好招,我都覺得是非常不恰當的。

其實再退一萬步說,就算今天 Jolin、阿妹跟青峰本人並不介意,我也不認為拿任何人的服裝或性別氣質來開玩笑是恰當的,那不是場合或個人意願的問題,而是這本身就不是一件應該的事。

 

我在當晚就有看到網友說,看到小S這樣拿性別氣質鬧青峰,再對比她將於 8/1 出席「愛最大,其實我們都一樣!婚姻平權公益演唱會」,還真有一種強烈的衝突感。不知道她始否想過「其實我們都一樣」這句話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

在她所謂的幽默感的外衣下包裹的其實是戲弄、是輕視、是性別刻板印象,我認為所謂的幽默感應該不是透過揶揄其他人來成就的,至少當下做為觀眾的我其實一點也笑不出來。

 

「本屆金曲最好笑」的 Boxing,懂得幽自己的默

幽默感是一種複雜的、多重向度的特質,當中牽涉到表達者與接收者的各種背景差異,這些差異會影響對內容的理解……那麼榮登「本屆金曲獎最好笑」的 Boxing 呢?唉,我說他們真的很好笑啊!他們從去年拿下最佳新人獎後的生活日常切入,講到買早餐老闆招待加菜、講到自己的身高、講到部落點播排行版冠軍、再講到頭目送了一甲的懸崖地,最後又不小心把「頒獎」口誤講成「搬家」,整段不到 3 分鐘(很短所以大家可以找來看一下畢竟我實在很難描述出好笑的成份),但自然不做作的對話實在太有笑點,讓觀眾印象深刻。

其實我覺得,他們之所以能夠最好笑正是因為,他們從頭到尾都是幽自己的默,不像很多時候幽默感其實常常都是拿別人的差異來做文章、硬拖別人出來配合演出,比方前面提到的小 S,或是日常生活當中的很多自以為幽默的人。

↓ 2016 年金曲獎 Boxing 頒獎致詞

到底甚麼是幽默感?老實說這是一個不容易定義的概念。幽默感是一種複雜的、多重向度的特質,當中牽涉到表達者與接收者的各種背景差異,這些差異會影響對內容的理解,例如年齡、性別、族群、文化、階級等等。

所以同樣一句意圖表達幽默感的話,可能同時引發完全不同的感受與結果,但如果所謂的幽默感是為了引人發笑,而且是愉快的發笑,那麼幽默感應該是無損自尊、不對任何人造成傷害的 ── 在生活當中,人們常常將「他人」回應尷尬狀況或刻板印象的「自我解嘲」誤用為「自己的」幽默感,有些話是自己可以說但是別人不適合說的,自己說可以是一種自我調侃的幽默,但別人說來可能就變成傷人自尊了。

 

你我都可能犯錯:時時提醒對人的基本尊重

原住民的幽默感不見得都是善意的自我解嘲,也可能拿性別氣質當笑話。每個人都可能同時處於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位置。講到這裡忽然想起兩首相互對照的歌曲:MATZKA 樂團的《一朵花》與《大叔》,前者是以極盡戲謔嘲諷的口氣說本來想搭訕的妹轉過來才發現「妳長得像我 uncle(叔叔)」,後者則是自以為是哥,結果其實被妹叫大叔還說「你長得像我 uncle」。雖然我不知道創作者是否刻意這樣呼應,但這一來一往的對照太有意思,也非常能切合我剛剛談到的「嘲諷他人」與「自我解嘲」的差別。

在日常生活當中,其實時刻上演各種社會向度的相互衝撞、推擠甚至是壓迫,就像青峰雖然被小 S 大開性別氣質的不當玩笑,但他本人也曾經以「番仔」大罵記者,而原住民的幽默感不見得都是善意的自我解嘲,也可能拿性別氣質當笑話。每個人都可能同時處於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位置。

 

或許比起仔細篩選每一句話是否政治正確,我們更應該回到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時時自我提醒,這個尊重的質量不因任何外在條件而有所差異。

如果所謂的幽默感是為了引人發笑,而且是愉快的發笑,那麼幽默感應該是無損自尊、不對任何人造成傷害的。圖為 Boxing 樂團。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Snayian,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研究所畢,為青年組織「東華原民院街頭陣線」之成員。現為《Mata‧Taiwan》特約採訪編輯。


 

喜歡原住民的文化?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翻攝自紀錄片《太陽之子 alaq na adau》預告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