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了生質能源讓原住民無家可歸就值得了?印尼政府矛盾的熱帶雨林開發進行式 ── 達邦樹

3024090417_0fc9c03c02_b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大眾以為環保、可減少對石化燃料依賴的生質燃料,不僅污染可能更大、更耗資源(編按1),其生產過程甚至會影響當地居民生計 ── 印尼的原住民族明打威族這幾年積極反抗財團於傳統領域上興建生質資源林地,便是一例。

印尼蘇門答臘西海岸明打威群島的明打威族人(Mentawai),已無數次遭遇他人試圖發展他們的傳統土地之事件。

 

明打威族家園即將興建生質資源林地

明打威族的家園;許多族人至今仍過著高度依賴森林的傳統生活方式。豬尾塌鼻猴的一個亞種,是世界上 25 種最瀕危靈長類之一,也是住在西比路。在 2014 年,明打威族各部落經過多年的抗議後,終於說服當地官員停止在 1,000 平方公里的森林和原住民領土上實施工業棕櫚種植園的計劃。但去年政府為原住民興建新屋的計劃,最終仍阻礙了族人進入森林的路。

而挪威雨林基金會(Rainforest Foundation Norway)更報道,現在有一家名為 Biomas Andalan Energi 的公司正計劃在 200 平方公里的原始雨林和明打威群島最大的島嶼西比路(Siberut)的原住民土地上創建人工伐木林,該公司要使用木材作為生質能源。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說西比路是「印尼其中一個最獨特的文化和生態資產」,它是明打威群島中森林面積最大的島嶼,也是明打威族的家園;許多族人至今仍過著高度依賴森林的傳統生活方式。豬尾塌鼻猴(Simias concolor)的一個亞種,是世界上 25 種最瀕危靈長類之一,也是住在西比路。

然而,根據挪威雨林基金會的東南亞項目協調員德賈斯丁(Lorelou Desjardins)透露,明打威群島超過 80% 的土地仍歸國家所有和管理,導致明打威族人難以管理自己的土地和天然資源。

西比路明打威族的家園,也是許多瀕危物種的棲地。圖為越南金絲猴,非本文所指的豬尾塌鼻猴。(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既保護又要開發:印尼政府的矛盾政策

據報導,Biomas Andalan Energi 只拿到原則性批准書,尚未確認批准開始運營。明打威部落和當地的民間社會組織呼籲政府應停止發放許可證 ── 並向印尼環境與林業部施壓,要該部一併停止在明打威群島發放許可證,希望在進入規劃和授權階段之前保護他們的土地不受下一波威脅。

一位為明打威族權利抗爭和保護天然資源的組織 Citra Mandiri Mentawai 基金會(YCMM)的主任盧比斯(Rifai Lubis)在一份聲明中說:「印尼政府的政策不一致。」

「一方面說國家希望保護最外圍的島嶼,而且明打威群島是國家旅遊產業策略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它卻發出許可證給將剝削明打威天然資源及剝奪當地人民生計的企業。」

 

一方面說國家希望保護最外圍的島嶼……;另一方面,它卻發出許可證給將剝削明打威天然資源及剝奪當地人民生計的企業。YCMM 和明打威族各部落已說服明打威群島群島攝政王沙巴賈烈(Yudas Sabaggalet)致函給印尼環境與林業部,要求撤銷 Biomas Andalan Energi 的批准書,並要求凍結發出許可證。沙巴賈烈還沒有收到復函。

盧比斯說,除了撤銷批准信,YCCM 和明打威族正在遊說暫停明打威群島上的一切資源開採和其他剝削活動。

他說:「我們希望政府停止這種200平方公里木材種植園許可證的發放程序。我們也希望政府開始看到,明打威是個小島,其天然資源需要保護,不遭剝削和損毀。」

明打威族女孩。(圖片來源:Francois de Halleux,CC Licensed)

 

剝奪原民生計而為「環保」生質能,是否值得

如果許可證真的確定給 Biomas Andalan Energi,而且生質資源林地也建起來,「那麼要掙扎求生存的,就不只大自然了。」挪威雨林基金會的德賈斯丁告訴環境生態媒體《Mongabay》,YCMM 正與其他組織一起協助明打威族各部落繪製他們的領土,試圖從國家手中討回這些土地;但資源有限,而且政府也不斷發放許可證,導致製圖進度落後。

YCCM 在一份請願書中呼籲印尼環境與林業部長否決 Biomas Andalan Energi 的生質資源林地(biomass plantation)許可證。德賈斯丁說,如果許可證真的確定給 Biomas Andalan Energi,而且生質資源林地也建起來,「那麼要掙扎求生存的,就不只大自然了。」

她在該組織網站上的一篇貼文裡寫道:「(生質資源林地)也將對明打威族人的生計造成經濟、社會和文化的影響。」

「水果及獵物等糧食變少、能在市場上販售的蜂蜜等非伐木林產的收入變少,其他如傳統藥材等一切維持生計的基礎也都大減,更將造成部落間的衝突,人們被迫搬遷到有限的土地上,最終導致明打威族無法將祖先的土地傳承給下一代。」

(本文原標題為 〈木材種植園是印尼明打威群島面對的最新威脅〉,原作者為邁克卡沃勒奇(Mike Gaworecki),由莊迪澎翻譯,獲《達邦樹 • 無聲的吶喊》授權轉載。)

人們被迫搬遷到有限的土地上,最終導致明打威族無法將祖先的土地傳承給下一代。(圖片來源:Erik Bremer,CC licensed)

 

編按

  1. 事實上,當代各國發展生質能源常非為了環保,而是為了國家能源安全或波動的油價。

 

專欄介紹:【達邦樹】

達邦樹(Tapang,學名 Koompassia excels,蝶形花科)是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 88 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 30 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因此《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Erik Bremer(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Tapang,學名Koompassia excels 蝶形花科Fabaceae family),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88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30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網站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