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我們對小英向原民道歉冷感──因為台灣人正身處一個欠缺歷史感的社會

28071439423_3f811de46e_k

 

蔡英文總統在 8 月 1 日原住民日,代表政府進行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儀式,但遴選原住民代表的方式引起爭議,被批評是「朝貢式」的道歉,而讓不接受道歉表達抗議族人被阻攔在外面。在總統府內,彷彿只見總統面向原住民族的單向關係,不見總統的高度,透過道歉的誠意喚起大眾關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

 

從道歉儀式的電視直播與網路直播來看,受到的關注或反應冷淡,恰恰呼應蔡英文在演說開頭所說的:「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們生活周遭裡,還是有一些人認為不需要道歉,而這個就是我今天需要代表政府道歉的最重要原因。」

不過,令人質疑的是,政府為這場道歉先前投入多少努力,透過媒體向大眾進行宣傳或溝通,讓非原民能夠認知到這場道歉的重要性?

 

族人遠行百里遞訴求抗議,總統對以揮手致意

明明是要向原住民道歉的總統,卻選擇採取官腔的微笑與揮手,像是無視於族人在場的抗議,隨即轉身與族人代表一同入內。參與「為歷史正義而走」運動的族人歷經 30 天 750 公里步行,31 日抵達總統府夜宿,早上重新集結,在凱道上呼喊口號「正視歷史,還我正義」,舉布條表達抗議,遭警察阻攔。當時總統正在迎接族人,由司儀字正腔圓說道:

「為了表示對原住民的尊重,蔡英文總統現在已經親自在總統府正門入口,準備迎接大家,總統將逐一向族人們致意,總統以元首級的規格來迎接大家,展現了原住民族與國家的對等關係,也表現了政府對原住民族最崇高的敬意。」

可是,面對總統府前廣場的抗議聲音,蔡英文僅在最後微笑揮手致意 ── 明明是要向原住民道歉的總統,卻選擇採取官腔的微笑與揮手,像是無視於族人在場的抗議,隨即轉身與族人代表一同入內。

參與「為歷史正義而走」運動的族人歷經 30 天 750 公里步行而於 31 日抵達總統府。(圖片來源/Mata Taiwan)

 

總統 9 句道歉,真是國家和解關鍵?

政府從現在開始,為原住民族所做的一切,將是這個國家是否真正能夠和解的關鍵。為了強調主體是原住民,司儀特別提醒無須拍手歡迎總統進入會場,因此總統入場後直接就座。儀式流程先以國語說明,後翻譯成族語,在演說開始前採布農族的祈福儀式,並邀請 6 位神職人員上臺,為這場道歉帶領眾人以族語禱告,後用國語禱告。

蔡英文在演說中共說了 9 個道歉,並強調「今天的道歉,是這個國家內部所有人邁向和解的開始」,且「光是口頭的道歉是不夠的,政府從現在開始,為原住民族所做的一切,將是這個國家是否真正能夠和解的關鍵。」

9 個道歉涵蓋為 4 百年來殖民歷史對原住民族造成的壓迫與苦難,現代國家體制建立過程中原住民族社會組織與傳統的失序,當代臺灣原住民權益未受法律保障,仍遭到歧視、承受挫折的困境等表示道歉:

「對於過去 400 年來,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

「我們只會用強勢族群的角度來書寫歷史,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400 年來,每一個曾經來到台灣的政權,透過武力征伐、土地掠奪,強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權利。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在現代國家體制建立的過程中,原住民族對自身事務失去自決、自治的權利。傳統社會組織瓦解,民族集體權利也不被承認。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絕大多數的平埔族語言已經消失。歷來的政府,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的維護不夠積極,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當年,政府在雅美族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核廢料存置在蘭嶼。蘭嶼的族人承受核廢料的傷害。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雅美族人道歉。」

「自外來者進入台灣以來,居住在西部平原的平埔族群首當其衝。歷來統治者消除平埔族群個人及民族身分,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平埔族群道歉。」

「(原住民族基本法)這部法律,並沒有獲得政府機關的普遍重視。我們做得不夠快、不夠全面、不夠完善。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對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甚至是歧視,仍然沒有消失。政府做得不夠多,讓原住民族承受了一些其他族群沒有經歷過、感受過的痛苦和挫折。為此,我要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政府在雅美族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核廢料存置在蘭嶼,蘭嶼的族人承受核廢料的傷害。為此蔡英文總統代表政府向雅美族人道歉。

 

原轉會無調查權無法源,後續執行恐空轉

原轉會不僅沒有調查權,也沒有法源依據……,不得不讓人感到悲觀。蔡英文說,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達成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並建立原住民族的自治基礎,是政府原住民政策上的三大目標。

在具體實踐上,總統府將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並強調各族代表的產生,包括平埔族群,都會以民族和部落的共識為基礎 。而總統府也已於當天傍晚公布,經總統核定過的「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設置要點」。

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簡稱「原轉會」)主要任務,包含揭露歷來因外來政權或移民導致原住民族權利受侵害、剝奪之歷史真相;對原住民族受侵害權利,規劃回復或賠償措施;檢視對原住民族造成歧視或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之法律與政策並提出修改建議;積極落實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與各項相關之國際人權公約等。

但原轉會與隸屬於行政院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不同的是,原轉會不僅沒有調查權,也沒有法源依據,委員皆為無給職,需要兼任執行工作:

由上表兩種委員會的比較,不得不讓人感到悲觀。

即便蔡英文也在演說中,要求行政院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但是召開推動會並非新的承諾,而是根據之前就有的《行政院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設置要點》,明訂每 4 個月要召開一次。然而,推動會實際上 10 年來只召開過 3 次(95 年、101 年、102 年),導致《原基法》子法遲遲未訂定的窘境。那麼我們又該如何期待原轉會的任務可以透過未來的「推動會」有效達成呢?

 

原轉採共識決,是否加深資源分配歧異

如果因為資源分配衝突,而導致平埔復名在原轉會受阻,是否有解決方法?在狩獵權方面,蔡英文表示,要整理原住民族因為傳統習俗,在傳統領域內,基於非交易的需要,狩獵「非保育類」動物,而遭受起訴與判刑的案例,並研擬解決方案。此項承諾剛好突顯了對於原住民族狩獵的偏見,目前遭起訴的案例主要爭議就是來自於獵捕如山羌、水鹿等保育類動物,因《野生動物保育法》第 41 條規範要負刑事責任,因此蔡英文的這項承諾在執行上根本難以推動,無法有效解決原住民狩獵觸法的問題

備受關注的平埔族群身分回復,蔡英文承諾在在 9 月 30 日之前,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群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在原住民族自治方面,蔡英文提到,11 月 1 日會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除了之前通過的「部落公法人」,也會加快腳步讓「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請立法院審議。以及最後承諾,每一年的 8 月 1 日,行政院都會向全國人民報告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的執行進度。

然而基於原轉會採共識決,少數族群如平埔族群族人也擔憂,「如果因為資源分配衝突,而導致平埔復名在原轉會受阻,是否有解決方法?」此疑慮也點出會議共識決恐影響部分族群歷史正義的返還。

原轉會採共識決,卻恐因多元族群間關係複雜性,影響部分族群歷史正義的返還。

 

國際有失敗前例,小英政府如何避免重蹈覆轍

在蔡英文演說結束後,只有一位達悟族耆老代表發言,表達族人因核廢料多年來承受的痛苦,並在最後接受蔡英文的道歉文稿,表示願意接受監督實踐,以及象徵和解的開始。

以總統高度向原住民道歉的案例,最早可以回溯到 1993 年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簽署美國向夏威夷道歉決議文,內容承認在 1778 年第一批歐洲人抵達夏威夷之前,夏威夷原住民族就已經在共有地權的基礎上建立高度組織、自給自足,且具有精緻語言、文化與宗教的社會系統,並且在 1810 年建立統一的君主政體,也承認美國政府在 1893 年 1 月 17 日推翻夏威夷王國的作為。

在決議文中,也提到無論是透過他們的君主、公民投票或全民公決,夏威夷原住民族從未放棄、轉讓其作為民族集體在其土地上的固有主權給聯邦政府(註1)。不過日後在原住民族政策上改變並不大,道歉帶來的影響是象徵多過於實質意義。

 

再完善或有誠意的道歉若無法轉換成實質作為……,不僅將再次複製中華民國殖民框架造成的壓迫,更會加深彼此不信任的關係。1992 年,南非總統戴克拉克(F. W. de Klerk)為「種族隔離」政策道歉,是第一位白人領袖首度為「種族隔離」致歉;2008 年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向原住民族「被偷走的世代」(Stolen Generations)道歉;同年,加拿大總理哈波(Stephen Harper)向為寄宿學校的強迫同化政策,向北美洲原住民道歉,並展開相關調查。

2015 年 10 月,加拿大自由黨黨魁杜魯道(Justin Trudeau)成為總理,上任後再次道歉並針對寄宿學校所做的調查結果,承認 100 多年以來,有約 15 萬名原住民兒童被迫與原生家庭分開,在寄宿學校接受同化教育,目的是要滅除原住民族為加拿大獨特法律、社會、文化、信仰和種族實體的存在。去(2015)年 12 月中,公開向寄宿學校倖存者和社會大眾承諾,將會展開與加拿大原住民族的關係調解與修復。

然而日前,西莫伯利原住民部族(West Moberly First Nation)的 Caleb Behn 指出加拿大總理杜魯道違背選舉時的承諾,讓政府很快地批准建造 C 座(Site C)水壩。酋長 Roland Willson 也說,政府未充分與族人諮詢與溝通,沒有真正回應到他們憂慮的問題,讓會議徒具形式、浪費時間。「我們所擁有的唯一選擇是在法院裡挑戰他們。」(註2)

因此,雖然值得肯定蔡英文以總統的高度在平埔族群身分以及傳統領域上,首次給予具體期程,但再完善或有誠意的道歉若無法轉換成實質作為,以及針對正在發生未取得族人知情同意的開發案,做出積極回應時,不僅將再次複製中華民國殖民框架造成的壓迫,更會加深彼此不信任的關係。

 

大眾對殖民歷史漠然,犧牲的是國家真正和解機會

這種冷感,是反映了一種嚴重困境 ── 那就是我們正身處於欠缺歷史感的臺灣社會。這場百年來首度總統高度的道歉,令人十分遺憾的是臺灣大眾的冷感,或許是因為不知為何要關心,也可能是不知從何關心。

 

我認為這種冷感,是反映了一種嚴重困境 ── 那就是我們正身處於欠缺歷史感的臺灣社會,是怎樣的史觀或歷史教育,讓大眾對於殖民歷史的過往不僅所知甚少,感到陌生,無法體認到歷來殖民政權對現今臺灣族群互動的複雜性帶來的影響。

儘管總統自上任以來已經多次表達歉意,卻未被臺灣人民感受到「道歉的責任」在具體上虧欠了誰、為何虧欠,或是國家之於人民和解的必要性,且在承諾上又呈現出轉型正義的「差別對待」,導致空有道歉,卻難以得到諒解的問題。

再說,部分認為總統可以無須代表歷來殖民政府道歉的人,可能是錯誤地將原住民族面臨的問題本質化、個案化,又習慣性地把對政府作為的批評引導到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對立,或統獨的爭議 ── 在混為一談的解讀中,並非真正有意願進到原住民的歷史文化脈絡理解。

如此一來,造就原住民在這場道歉儀式的被忽視,也並不是太意外的事情了。

國人習慣性把對政府作為的批評引導到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對立,或統獨的爭議,無益於我們對國家歷史的理解。

 

附註

  1. 【LiMA新聞世界 第124集】總統道歉後
  2. Trudeau Just Broke His Promise to Canada’s First Nations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總統府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特約記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