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我們能獨立建國,難道原住民就沒選擇權?──這片土地應有一超越政黨的價值觀

IMG_2751 (1)

 

當批評民進黨成為一種政治不正確,批評他會被羞辱,會被私訊警告,我真的覺得在這個所謂的同溫層裡,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特別是看到那些兩三年來一直在各種運動場域衝撞的面孔,那些鼓舞我們不要退縮的聲音,那些在土地正義、環境正義中以行動做出各種努力的人啊!

只因為他覺得蔡英文做得不夠好,對這個政府做出批判,就被另一些同是站在國民黨對立面的人出言羞辱,這真的讓人非常不以為然。

 

無法接受諍言,對執政黨是好是壞

用惡毒的話攻擊、畫出分隔的線,這樣的狀況對民進黨的執政是好是壞,我想應該很清楚吧?說之前 8 年原住民還不是一再投給國民黨,現在不罵國民黨卻去罵蔡英文?我倒想問現在不管怎樣批判都要用罵國民黨當起手式了是吧?不能就事論事聚焦去批判了是嗎?那又多少台灣人還不是投給國民黨,可以因為這樣就把原住民爭取平反的聲音一竿子打到對立面嗎?

之前這些年來一次又一次的衝撞還無法讓這些對抗國民黨的人之間產生信任,卻因為對民進黨的諍言就一筆勾消,用惡毒的話攻擊、畫出分隔的線,這樣的狀況對民進黨的執政是好是壞,我想應該很清楚吧?

真的覺得很悲哀,特別是看到巴奈(編按1)被那樣說的時候。

 

這片土地應有一個超越政黨的價值觀

台灣人要爭取不被殖民的權利,有建國的權利,難道原住民族沒有這樣的選擇權嗎?在這片土地上,我相信是有一個超越政黨的價值觀的。就是那個價值觀促使我們去設法改變那個別人說最好不要碰的政治,即使我們只是小人物,我們還是設法去挑戰那個龐大的體制。

 

因為我們都相信這個社會該有公義,台灣該有一個更美好的狀態 ── 就像我覺得台灣人該建國該獨立是人權一樣,是我們該有的。

我相信這幾年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所以許多人用自己的方式去參與、去付出、去設法讓台灣脫離被國民黨禁錮的狀態,接著我們還要努力讓台灣脫離被中華民國禁錮的狀態,不是嗎?

 

不被殖民,原住民族也應有選擇權

對我來說,我願意付出與奮鬥的,是為了同胞手足,是每一個身而為人與你我一般的弱者,不是政府。就像巴奈之前為了倡議反核巡迴台灣講唱 50 場,在默契的那個晚上,在她唱《大武山美麗的媽媽》之前,她問在座的每一個人:「為什麼我們沒有選擇的權利?」

是啊,我們爭取的,不就是解放禁錮,自由地選擇一個更美好生活的權利嗎?

台灣人要爭取不被殖民的權利,有建國的權利,難道原住民族沒有這樣的選擇權嗎?

 

看到同溫層之中的躁動,我真心希望大家想想,是否該把人放在政黨前面,把絕對的自由放在禮貌前面,這才是我們應該追求的;而那個權利,絕對是平等的。

對我來說,我願意付出與奮鬥的,是為了同胞手足,是每一個身而為人與你我一般的弱者,不是政府。

 

編按

  1. 歌手巴奈(Panay Kusui,卑南族、阿美族)長期支持蔡英文,2016 年蔡英文 520 就職典禮亦擔任演唱者之一,卻也是本次「為土地而走」抗爭族人之一。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老丹,默契咖啡的經營者,亦是「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標誌的設計者及台灣獨立鯨魚旗、台灣國護照貼紙的設計者。長期參與社會運動,專注台灣自決,以及還權於民兩大主軸。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