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站在拼板船旁的綠肌膚女孩──這是我爸爸當年向原住民道歉的方式

Collage_Fotor

 

今天小英總統為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老爸在天上肯定呵呵呵地笑,他會說,台灣人真不簡單,選出這樣的總統!

 

老爸畫原住民,不以為然的人大概有兩種,一種是覺得這題材不值得一提,另一種比較「近代」的想法,大概以為老爸在跟潮流、在消費原住民。但了解老爸的人都知道,如果他懂得順應潮流,那麼蓋棺前的名氣、畫價大概可以跟陳澄波同等級了。(編按1)

5、60 年前跑到深山裡去找原住民的爸爸,心裡面到底在想什麼?從他畫的小頭目(編按2),其實就可以找到答案:深刻的輪廓、天真的大眼,旁邊總跟著一隻撒嬌又忠心的小小狗,老爸說「山地人(編按3),足古錐」,他的初衷,就是這份單純的喜愛!

 

父親筆下的潔白原民女孩

有些人也許會認為,老爸的原住民女孩過於修飾,穿得太漂亮、長得太白淨?

到今天,也許我找到了原因:老爸在幾十年前,已經開始用他白浪的身份,為種種對原住民做的錯誤而道歉。

 

他畫作裡的女孩,穿著傳統的服飾、手裡拿著代表聖潔的百合、面相莊嚴而自在,在那同時的現實社會,到都市找工作的原民女孩正被一個個的拐賣當雛妓⋯⋯。爸爸是想用畫筆保留住這些女孩的純潔、美好,他想呼籲,這麼美麗的花朵,不要去摧殘她。

Collage_Fotor

 

拼板舟旁的女孩,對核廢料的無聲抗議

她雖然姿態優雅,但綠色的肌膚卻暗示著死亡 ── 核廢料被丟棄在上帝不祝福的原始島嶼上。他晚年的一幅畫,也許人家會說:衣服是阿美族,站在達悟族的船旁,皮膚還是綠色的,這在畫誰?

重點,是在意涵。

早年跑蘭嶼跟著找飛魚的他,在生命末期得知好友張俊雄因為停建核四而下台,憤憤然地畫出這幅《在拼板船旁的美麗少女》,她雖然姿態優雅,但綠色的肌膚卻暗示著死亡 ── 核廢料被丟棄在上帝不祝福的原始島嶼上。老爸在畫作中替原住民朋友們提出抗議⋯⋯。

這是爸爸送給原住民的禮物。

 

爸爸的畫作溫暖人心,在於他對土地上人事物充滿愛的高貴靈魂,我們,是否也該這麼做呢?!

《拼板舟旁的女孩》雖穿著阿美族傳統服飾,卻以綠色肌膚象徵遭核廢料污染的蘭嶼。(畫家/下港畫家張金發)

 

編按

  1. 作者父親為張金發(1934~2012),高雄在地藝術家,為畫家劉啟祥的入室弟子,親炙了西洋畫風的精華,因為協助老師推動「南部展」而對在地美術之推廣有極大貢獻,常謙稱自己為「下港畫家」。
  2. 女孩應該還無法成為 mamazangiljian(排灣語,俗譯頭目),應可能為 mamazangiljian 家的長女。
  3. 「山地人」一詞於當今非多數原住民覺得尊重,然在「原住民/原住民族」一詞正名前,已屬相對友善的稱呼,也反映當年代的真實情況。編輯予以保留。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作者張雅晴,台藝大助理教授。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張金發提供,畫家為其父親下港畫家張金發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