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別為了外界掌聲,讓部落老人家在祭場找不到位置:感謝觀光客蒞臨祭典,沒有你們我們一樣熱鬧

IMG_4205

 

又到了部落將要 Ilisin(阿美語,俗譯:豐年祭)(編按1)的時候。近幾年總是會在 Ilisin 前發生一些事件,提醒我們部落祭典已被觀光化到使傳統文化精神嚴重流失的地步,而再不做些什麼,也許我們就再也無法明確的向子孫們訴說:為什麼要回來部落參加 Ilisin……。

不論是 2 年前的中國廣西團,或是今(2016)年的旅行團事件(編按2),已經有不少年輕的族人感受到每當帶著滿滿期盼回到部落參與 Ilisin,到 awid(男子年齡階級)(編按3)繳了會費,卻在祭場放眼望去看不見自己的家人,而是被滿滿的觀光客圍繞;部落 wawa(孩子)們有多到數不清的舞曲要「表演」。

而屬於重頭戲的 Malikota(祭舞),在每年的行程表上卻很難超過 2 個小時。

當主持人拿著麥克風大聲問著滿場觀光客「high 不 high?」時,我的心中只有滿滿的惆悵與問號:

經過一年的等待與期盼,我們回到部落參與的到底還是不是我們的 Ilisin?

2016 年旅行團事件,某旅行業者於 2016 年暑期以「小鮮肉」、「狂歡跳舞」、「超好玩」等輕浮文案行銷包裝馬太鞍部落原應嚴肅、莊重的 Ilisin,引起部落族人強烈反彈。(圖片來源/Kulas Umo)

 

祭典迎客,並非指不尊重的「觀光客」

來者是客,但是我們能否選擇我們想要招待誰?我想起曾經有人問我:「你們原住民的情人之夜(編按4)是不是要跳求偶舞?」(…… 求你個頭啦!)

來者是客,在 Ilisin 期間確實有 Palafang(招待賓客)的活動,過去這是招待同盟或友好部落的代表,或是來自其他部落的親友的活動,是部落外交活動,用以增強部落間的盟友關係,同時展現部落的戰力,讓對方知道保持友好關係是最好的選擇。

是的,來者是客,但是我們能否選擇我們想要招待誰?

我想招待我的朋友,讓他好好感受我們的盛情招待;而不是一台台遊覽車載來一群群素未謀面、抱著獵奇心態、不尊重地指揮族人配合拍照的觀光客。

 

說實在我其實沒有邀請你餒……,你可以不要來嗎?

馬太鞍部落的 Milidofot(情人之夜),由女性贈送檳榔給屬意的男性,是阿美族母系社會展現之一。(圖片來源/Mata Taiwan)

 

公部門資助的祭典絢爛,部落卻失去自主

自從部落的 Ilisin 場地從位於中心區的光復國中棒球場轉移至部落邊緣區的台九線旁空地後,我們的 Ilisin 越辦越華麗,煙火、燈光、舞台、音響不斷地升級,到訪的遊客更是絡繹不絕。

但是在絢爛喧囂過後,除了滿地垃圾我們的文化又留下了什麼?

人說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絢麗的 Ilisin 背後是公部門大筆資金的補助,於是我們的祭典變成政治人物爭相亮相、邀功的場合,afodo’ay(部落領袖)與 kalas(耆老)不過是陪襯的花瓶。Ilisin 為了要配合公部門的口味變了調,我們因而失去自主的權力。

 

哪一天我們才會願意放下煙火、燈光、舞台、音響和令人炫目的虛榮感,讓族人圍繞在祭場周圍,透過火光照亮每個人的面孔,聽著每個青年大聲的領唱與答唱,傳唱祖先留下的文化寶藏。

 

以其他部落為師:沒觀光客,我們依然精采

父親說:「我不知道我回去參加 Ilisin 要幹嘛?哪裡有我們的位置?我們只能在攤販區摸杯子,聊著我們年輕時的事……。我們自豪地宣稱我們是阿美族的首都,我們的部落曾經強大到是數十個部落的共主,統轄範圍曾經抵達現在的台東池上。但是在我走過幾個部落的祭典之後,看見其他部落正逐漸找回部落自主權:港口部落(Makota’ay)對著觀光客說:「感謝各位觀光客的支持,就算沒有你們來,我們一樣會很熱鬧。」奇美部落(Kiwit)所有族人則是拒絕參與公部門舉辦的聯合豐年節

而我的 mama(父親)說:「我不知道我回去參加 Ilisin 要幹嘛?哪裡有我們的位置?我們只能在攤販區摸杯子,聊著我們年輕時的事……。」

自稱是阿美族首都的我們,除了人數以外,我們能以什麼自豪?又能以什麼做為其他部落效法的榜樣?

 

今年我和幾個青年去拜訪了台東太麻里的拉勞蘭部落,這個小小的部落青年總數大約 40 個左右。20 年前這個部落的青年想要回復部落已中斷數十年的傳統祭典,於是用盡心力回復傳統祭典,如今已過了 20 個年頭 ── 如今這個小小的部落、少少的青年,卻讓我們看見大大的力量。

他們的人數,不過也就是我們部落其中一個 awid(男子年齡階級)的一半左右而已。與他們對談,瞭解他們的歷程,讓我受益良多,於是邀請他們也來我們的 Ilisin 做客,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一起來認識這些 lafang(賓客),彼此交流。

由部落掌握自主權的祭典一樣也很精彩。(圖片來源/Kulas Umo)

 

我們的祭典何時不再遺忘族人

參加 awid 至今已是第 14 年了,每年我都期待 Ilisin 能夠讓我們更接近傳統文化的精神:期待在 awid 裡我們能夠討論、想望部落更好的未來;期待去拜訪 kaka(哥哥、姐姐)或被 safa(弟弟、妹妹)拜訪時,能有更多的相互勉勵和交流。

而當我們在意來自部落外界的注目與掌聲,我們就會遺忘場邊的 afodo’ay(部落領袖)、kalas(耆老)、ina(母姨輩)、mama(父叔輩),和在星空中注視並守護我們的祖先、英靈們。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擁有屬於我們的 Ilisin?什麼時候讓 afodo’ay、kalas、ina、mama 和祖先們在祭場中間,感受部落所有年輕人大聲唱歌、用力跳舞的盛情招待,然後問問他們:

「High 不 high?不夠 high,那就再跳一小時!」

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擁有屬於我們的 Ilisin,讓長輩和祖先們在祭場中間感受部落青年的賣力歌舞?圖為馬太鞍部落 Ilisin 情形。(圖片來源/Mata Taiwan)

 

編按

  1. 阿美族曆法年終的祭典,部分地區阿美族稱為 Ilisin,有「在禁忌之中」的含意,另按地區不同而有 MalalikidKiluma’an 等稱呼,各有不同意涵,因此中文俗譯的「豐年祭」並不能完全表達母語的意涵。
  2. 2016 年旅行團事件:指旅行業者「Tripbaa 趣吧!」於 2016 年暑期以「小鮮肉」、「狂歡跳舞」、「超好玩」等輕浮文案行銷包裝馬太鞍部落原應嚴肅、莊重的 Ilisin,引起部落族人強烈反彈之事件。
  3. 阿美族馬太鞍等部落稱男子年齡階級為 awid,另其他部落則稱 sra
  4. 情人之夜:馬太鞍、太巴塱及鳳信等阿美族部落 Ilisin 最後一晚某時段,部落適婚女性會由母親帶領或由女性自行挑選喜歡的對象,上前拉扯男性身上的情人袋,並塞入檳榔等贈禮,以示愛意;若男生也有意,就將情人袋遞給女生,並邀請女性共舞。族人因而稱此夜為「情人之夜」(Milidofot),是阿美族母系社會的展現。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Kulas Umo,馬太鞍部落青年。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Mata Taiwan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puretaiwan2013@gmail.com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