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呼應蔡英文平埔政策!花蓮富里首開「鄉定原民」先例,2年過去卻不滿百人登記是發生啥事呢?

IMG_3167

 

為響應蔡英文總統選前承諾,以及今(2016)年 8 月 1 日原住民族日宣布,將於今年 9 月 30 日前將檢討平埔正名相關法規,回復平埔族群應有權利與地位,花蓮縣富里鄉公所於本(8)月 22 日再次貼出公告,呼籲鄉內西拉雅(平埔)族人儘速憑日治時期戶籍謄本種族欄的「熟」註記,登記為「鄉定原住民族」(註1)

富里鄉長黃玲蘭強調,富里鄉是全台灣地方鄉鎮市第一個承認平埔族群為原住民族,早就 2013 年 11 月 5 日便開先例,開放鄉內平埔族群能以日治時期種族欄「熟」至鄉公所登記為「鄉定原住民族」。以地方層級來說,也是台灣第二個地方政府肯認平埔為原住民族,僅次於台南縣政府於 2005 年認定西拉雅族為「縣定原住民族」(2010 年縣市合併後,臺南市政府延續前臺南縣政策,承認西拉雅族為「市定原住民族」)。

 

看似進步的政策,但 2 年半過去,富里鄉至今仍只有不到百人登記,原因是為什麼?

 

平埔登記不彰,富里族人:忽視族群認同為主因

西拉雅族人歷年來爭取正名卻仍屢遭法院駁回,也是造成鄉親對平埔正名失望而沒有積極登記的原因。鄉長黃玲蘭認為,富里鄉以老齡人口居多,族人需等到青年假日回鄉,才有辦法到鄉公所登記,因此造成成效不彰。此外黃鄉長也以臺南市為例,指出臺南市以市層級的資源與高度在推動平埔正名,西拉雅族人歷年來爭取正名卻仍屢遭法院駁回,也是造成鄉親對平埔正名失望而沒有積極登記的原因。

然而富里鄉大庄部落族人潘資洲(花蓮縣富里鄉公廨協會總幹事,大滿族/大武壠族)卻認為,身分登記後的實質效益是其次;主因是富里鄉公所開放登記以西拉雅族為主,忽略另外兩大族群馬卡道族與大滿族(大武壠族)(註2)的族群自我認同,這才是族人登記意願消極的原因

 

對於目前族群認定的爭議,黃鄉長表示此政策的初衷是為了讓鄉內平埔族群享有與已正名原住民族同樣的權利,也希望族親「先不要分那麼細,先一起有原住民族的認同,之後可以再慢慢修」。

然而潘資洲說,富里鄉公所最初開放登記,是先允許鄉內有日治時期「熟」註記的族親登記為「平埔族群」,後來經族人建議不應以「平埔」概括所有族群,而是應該回歸族群自我認同後,曾一度分為馬卡道族、大滿族(大武壠族)及西拉雅族作登記。此次 8 月 22 日鄉公所公文卻只「受理本鄉西拉雅(平埔)族鄉定原住民身分認同登記」,讓他錯愕,也會讓其他大滿族(大武壠族)與馬卡道族人無所適從。

每年農曆 9 月 15 日為全國各地大滿族(大武壠族)夜祭,大庄部落青少年舉行傳統走標儀式。

 

19 世紀遷自高屏,富里以馬卡道、大滿兩族居多

西拉雅族則由於遷入時間已晚,…… 富里因而幾乎沒有西拉雅族,「我們老人家以前從來沒有聽過「西拉雅族」。19 世紀初,由於臺灣西部平原漢人勢力越來越龐大,導致平埔原住民族開始有計劃地向中部、東部遷徙;其中南部平埔族群自 1829 年開始逐漸往花東縱谷移居,尤其在 1845 年至 1895 年間達到高峰,主要是來自高雄六龜的大滿族(大武壠族)及屏東赤山、恆春等地的馬卡道族,以及來自高雄台南交界的西拉雅族。

根據日治時期文獻所統計,花蓮縣富里鄉大庄、頭人埔、公埔及堵港埔等部落的平埔原住民族人數近 2 千名,而公埔及大庄更是當時整個花東縱谷平埔原住民族人數最多的兩部落,分別為 841 人及 735 人,共占花東總平埔人口 33%。潘資洲則估計,當前在地有「熟」註記的後裔最少也有 3 千人。

而在花東縱谷馬卡道族、大滿族(大武壠族)及西拉雅族等三大未正名原住民族之中,根據林清財教授及文史工作者張振岳,又以大滿族及馬卡道族人數最多。

潘資洲認為,富里大庄當地所展現的文化表徵仍以大滿族為主,表現在每年農曆 9 月 15 日舉行的夜祭或太祖信仰,而老一輩自我認同也是「大滿族」(Taivoan)。但若從祖居地及古謠等文化面向來看,人數最多的應是來自屏東的馬卡道族,其次為高雄大滿族(大武壠族)。而西拉雅族則由於遷入時間已晚,可定居空間不多,因此後來多輾轉移居至玉里一帶;富里因而幾乎沒有西拉雅族,「我們老人家以前從來沒有聽過『西拉雅族』」。

根據潘資洲,目前大庄公廨形制均以大滿族(大武壠族)為主,如向神座;至於壁前祀壺則為部落少數西拉雅族人在改變信仰後,自家中私廨移至此公廨。

 

平埔復權各地執行有落差,僅臺南、富里承認

臺南市政府…… 設置西拉雅原住民事務推動會,也從 2016 年 1 月開始提供西拉雅族人對應的族群補償政策,是國內對於平埔原住民族權益的一大突破。在蔡英文總統宣布將檢討平埔身分認定之前,臺灣僅臺南市及花蓮縣富里鄉在地方層級肯認平埔族群為地方原住民族。

臺南市政府目前統一認定為市內平埔族群為西拉雅族,截至 2009 年 4 月 15 日為止共有 12,478 人(註3),並設置西拉雅原住民事務推動會,也從 2016 年 1 月開始提供西拉雅族人對應的族群補償政策,是國內對於平埔原住民族權益的一大突破。但對於轄內白河區六重溪部落有大滿族(大武壠族)的族群認同,臺南市政府民族事務委員會相關人員曾私下表示,這部份仍須由大滿族(大武壠族)人自行爭取。

在高雄市,近年來大滿族(大武壠族)族群意識抬頭,積極進行文化復振與族群正名,但高雄市政府目前仍僅延續 2013 年 10 月 1 日的政策,開放市內平埔族群登記「熟」註記於戶口名簿記事欄,但尚未承認轄內平埔族群為「市定原住民族」。要求高雄市承認市定原住民族,也成為近期高雄市大滿族人的短期目標。

屏東方面,原本據傳屏東縣政府原民處有望於今年完成認定縣內馬卡道族為「縣定原住民族」,成為國內第三個承認平埔族群為原住民族的地方政府,後卻因故停滯,目前進度不明。

 

富里鄉公所相關承辦人員表示公所尊重族人的自我族群認同,族群身分認定的機制仍會再作內部討論,但仍希望近期鄉定原住民族的登記人數能破百位。富里鄉長黃玲蘭也強調,她曾於 8 月 23 日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會議中,當面向原民會主委 Icyang Parod(夷將·拔路兒)報告鄉內平埔正名的執行狀況,作為原民會後續平埔正名作法的參考。

 

Mata Taiwan 2016.9.9 更新:

本文刊出後,富里鄉公所已從善如流,尊重族人自我認同,並可於註記「熟蕃」身分時選填「馬卡道族」、「大滿(大武壠)族」、「西拉雅族」等族群。

 

大庄部落舉辦夜祭情形,為花東縱谷唯一仍舉行傳統祭典之大滿族(大武壠族)部落。

 

附註

  1. 參見:受理本鄉西拉雅(平埔)族鄉定原住民身分認同登記
  2. 根據日治時期日本語言學家所留紀錄及大庄等部落耆老口述之族群認同為「大滿」(Taivoan),而荷蘭人及清朝政府則稱族人為「大武壠」(Tevorangh),因此目前「大滿族」、「大武壠族」均為族人所認同。但本文受訪族人一貫自稱大滿族,故本報導以「大滿族」為主,以尊重族人自我認同。
  3. 參見:西拉雅人口最新登記數據

 

延伸閱讀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Mata Taiwan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