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我的驚訝竟是曾祖母的不驚訝:同性戀原本就是自然,何來所謂開放?

14885879_997769723679614_988581522_n

 

當代不斷沸沸揚揚討論同志議題的同時,反觀原住民族自我內部的同志議題鮮少被提起,今天來分享一個小故事。

 

母親開始接觸同志議題的新聞以及家中所碰到的事情後,母親在背著我的情況,偷偷詢問當時意識還很清楚的曾祖母(註1),過去是否有同性別在一起的情況,曾祖母的回答如下:

「過去有男生跟男生就同住一起的,我們稱他 qaliqali;相反地,女生跟女生很親密可以親嘴的,我們稱她們為 langilangi。他們彼此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生活,我們都知道他們是在一起的。」

 

Qali 是指男性好朋友,qaliqali 疊詞就變成兩位男性在一起。

Langi 是女性好朋友,langilangi 疊詞就變成就變成兩位女生在一起。

 

當陷入開放的觀念時,是自己陷入被別人殖民的觀念看待自身母體文化 ── 我覺得驚訝,但我曾祖母不驚訝,到底誰是未開放的呢?曾祖母並未受到國民政府的影響,甚至日治時期也只會數日語的數字。某次推著輪椅,帶著曾祖母逛逛,我原先要說:「沒有女生喜歡我」,結果我說成「我不喜歡女生」,曾祖母只帶著一點點驚訝地說:「為甚麼不喜歡女生,女生比較好啦!」

從那天開始,我就知道曾祖母好像知道些甚麼,對上我母親所問的事情,原來當時大谷部落的排灣族們對性別的事情,是當代我們自以為提起「開放」的觀念。因在過去,它根本就不稀奇,而是自然的,所以沒有所謂的開放

當陷入「開放」的觀念時,是自己陷入被別人殖民的觀念看待自身母體文化 ── 我覺得驚訝,但我曾祖母不驚訝,到底誰是未開放的呢?

 

是我自己,因為我自己殖民自己的想法。

 

 

附註

  1. 我的曾祖母是 Sakenge lja Kaljuvung,2016 年過世,在她的 105 歲離世。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於台 11 線上,浪濤與山海之間的小部落 ── 大竹工作地部落;再往南一些,轉換道路的地方有個古老悠久的部落 ── 森永部落。父親是一個以排灣族和卑南相互融合的部落,母親來自過去且非常重要的部落。

對自身文化認識在 20 初,才發現其重要性。很高興認識你們。Ti Ljagang aken. 我是亞崗,這是我的名字。


 

喜歡原住民的文化?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Ljagang Tjaljimaraw

於台 11 線上,浪濤與山海之間的小部落 ── 大竹工作地部落;再往南一些,轉換道路的地方有個古老悠久的部落 ── 森永部落。父親是一個以排灣族和卑南相互融合的部落,母親來自過去且非常重要的部落。 對自身文化認識在 20 初,才發現其重要性。很高興認識你們。Ti Ljagang aken. 我是亞崗,這是我的名字。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