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聯合國人權報告:最好的自然保護區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達邦樹

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CC licensed
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CC licensed

 

原住民族總是自然保護的受害者,因他們被驅離從祖輩居住至今的千年土地。但原住民土地是生物多樣性受到保護的最好地方,這要感謝其原住民族以傳統的方式保護與培養。

 

「全世界應該看清楚,所謂由政府管理的自然保護區皆遭破壞,而有原住民族管理的則是極佳的情況:森林更多更大,動植物也還在森林內。

聯合國原住民權利特別官員 Vicky Tauli-Corpuz 就其《原住民族權利》(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報告在 10 月 17 日的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該報告強調各國保護區對原住民族的影響。

她在夏威夷的第 6 屆世界自然保護大會上接受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的 Joe Eisen 訪問,談及其研究成果的重點,以及原住民族受到「由上而下」保護政策的影響之前景。

聯合國原住民權利特別官員 Vicky Tauli-Corpuz 強調各國不應為了設置保護區而忽略原住民族權益。(圖片/Equator Initiative,CC Licensed)

 

國家自然保護區設置,迫使原民搬離傳統領域

原住民沒有訴諸司法的機會,也沒有補救機制。就算有,他們也沒有資源能力前往國內法院。Vicky 認為,儘管已設定並經營保護區,但尊重原住民權利的努力仍不足;她發現仍有很多關於原住民遭強迫搬離自身土地,且事情發生時沒有被補救。原住民沒有訴諸司法的機會,也沒有補救機制。就算有,他們也沒有資源能力前往國內法院。

結果,他們的結局非常淒慘。他們住在保護區的外圍,被逼遷但不獲賠償,甚至也無法回去原來的土地居住。

建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的結果是導致嚴重與系統地侵犯原住民族權利,包括徵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強迫遷移、殺害原住民部落成員、不承認他們的權利、拒絕讓他們進入生計活動與心靈場所,以致久而久之喪失他們的文化。

從傳統土地被驅逐的原住民遭受邊緣化和貧困,且通常被排除在補救機制外,也不獲賠償所承受的傷害。我深感遺憾的是,在『保護』的名義之下,依舊收到原住民族權利被侵犯的投訴。」

「此問題必須得到可負責任的人士、單位關注,以改變他們建立保護區的方式。」

 

維護原民權益,保護區倡議者也應共同扛起

全世界 50%的保護區是從佔領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建立而來的,這數字在某些地區更高,例如在中美洲達 90%。這件事,誰該負責任?

Vicky 認為負責任者是那些執行和勾畫保護區的國家,但也包括促進保護區計劃的組織和贊助者;儘管贊助者和保護組織清楚國家必須依據標準執行保護區計劃,但她不認為前者會積極鼓勵和支持國家遵守人權責任。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正以快速增長速度被規劃為保護區。根據目前估計,全世界 50%的保護區是從佔領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建立而來的,這數字在某些地區更高,例如在中美洲達 90%。

這方面我們必須強調指出,研究結果說明,比起保護區的政策,給予原住民族土地權利更能保護與防止砍伐森林。」

 

她表示,無論是贊助者或是倡議者,在努力地設計與規劃保護區之際,也必須負責任地關注身在保護區內的原住民族。贊助者必須認真考慮有原住民涉及在內的事情,他們不能放棄盡職調查的責任,這是基本的事情。

「那些提供資金或投資的單位機構並不會希望這些資金用於侵犯人權,或會破壞他們想要保護的生物多樣性。」

「原住民族喪失土地監護權,且往往被政府當局所控制,但後者卻是缺乏能力政治意願有效地管理該土地;特別令人不安的是,許多國家的原住民族並沒有賦予傳統領域權利,以致採掘業、農業企業擴張和大型基礎設施發展等都發生在原住民族領域中,甚至是保護區內。

 

Vicky 在《原住民族權利》報告中要求贊助者確保他們投入資金的同時,也負起責任監督,勿在發生事情時表現事不關己的態度。

「當然他們可以說這是過去的錯誤,如今已不再有問題。但我不認為,尤其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報告顯示事件一直在發生著。如果一切是正常進行中,那我就不會接到相關的投訴和指控。」

(本文原出處為 The Ecologist,原作者為 Joe Eisen(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研究與政策協調員),由烏舜安咿編譯。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許多國家的原住民族並沒有賦予傳統領域權利,以致採掘業、農業企業擴張和大型基礎設施發展等都發生在原住民族領域中,甚至是保護區內。」 圖為尼加拉瓜 Rama 族人。(圖片/PrettyGoodProductions,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達邦樹】

達邦樹(Tapang,學名 Koompassia excels,蝶形花科)是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 88 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 30 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因此《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Tapang,學名Koompassia excels 蝶形花科Fabaceae family),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88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30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網站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