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聯合國特派員:生態威脅漸增,保育人士應與原民站同一陣線|達邦樹

27836438_152258612e_o

 

► 本文承上篇 〈聯合國人權報告:最好的自然保護區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佔全世界陸地面積的 22%,而全世界 80% 的生物多樣性分佈地區是與他們的地區相吻合。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派員 Vicky Tauli-Corpuz 表示,現今世界上生態保護區的真實情況必須公開 ── 儘管生物多樣性仍然充滿活力和受到保護、生物多樣性永續發展,但這些保護區都是與原住民族領土重疊。如此才能讓大眾更加了解一件事實:更好的保護區是原住民族居住的地方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佔全世界陸地面積的 22%,而全世界 80% 的生物多樣性分佈地區是與他們的地區相吻合。人們日益意識到,原住民傳統領域包含最完整的生態系統,以及提供最有效和永續的保護形式。」

Vicky 說,全世界必須看見由各政府管理的保護區是被破壞的,然而原住民族所保護的土地更完整,森林內的動植物依然活躍

當大眾理解到這點,那麼尊重人權,尤其是土地權利、領土權利、資源權利,這些權利都與保護生態系統有直接的相關性。

 

部落地圖讓原民實際參與土地使用計劃

但她也料想,這些訊息仍未廣為人知;若已廣泛傳播,那麼大眾會更強烈地推動政府尊重人權,和減少針對原住民族的相關歧視或對原住民族的誤解、支持原住民族尊重其土地權利,以及提供他們機會和支持去繼續從古至今的所為,尤其是提供生態系統更好的保護形式。

例如透過部落地圖,原住民族對生態系統的管理貢獻能讓大眾目睹為證;只是無論是製作地圖、資源調查或部落監視系統的過程,都必須讓原住民族參與,以便應用在部落地圖中的各族群知識系統能被適時驗證。

更重要的是讓原住民族擁有這些資料,以便影響任何事關土地利用的計畫,即便是政府計劃。Vicky 表示,她曾接觸的原住民族部落中有類似實例,即原住民自行製作部落地圖,進行資源盤點,並依據計劃讓土地使用更永續。

 

環境威脅漸增,環保團體應加強與原民合作

越來越多證據列明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擁有高度保護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化,但原住民作為環境保護者的重要角色仍不獲承認。「至於非政府組織的角色,如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與其他類似團體,能為原住民族記錄最實在的現況,並廣傳給社會大眾。同時也幫助國際組織,如聯合國和政府進行宣傳工作,以便他們能改變對公園與保護區的作為。」

「過去原住民族權利受侵害所遺留下來的種種問題,以及缺乏法律承認等,仍持續阻礙基於原住民族權利的保育措施。但保育與原住民族組織應要形成強大的結盟,共同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護自然不受外界威脅,如不永續性的資源開發。

當保護區逐漸擴大,來自採礦、農業、能源與基礎建設的威脅也在增加,因此有效、互助和長期的保育是緊迫重要。同時原住民環保人士遭殺害事件不斷升級,更進一步突顯環保人士與原住民應聯合起來,保護土地和生物多樣性免於受外界威脅。」

至於其他角色如何參與?Vicky 認為可與原住民族站同一陣線,聲援原住民族捍衛權利,監督以保護原住民免受到殺害(不少原住民環保分子遭殺害,如洪都拉斯原住民鬥士 Berta Caceres),藉由警惕全世界,讓社會大眾一同參與監察。

為了「唯一的地球」擋下14座水壩!綠色諾貝爾獎得主Cáceres月初遭殺害家中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保護監測中心,在 2014 年,全世界由原住民族管理的保護區只剩不到 5%。對於原住民族目前遭受的困境,Vicky 強調是不人道的遭遇;她希望受欺壓、遭逼遷的原住民族能回到原來的土地生活,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權利受到認可,而原住民的身份也能受到承認。

「我的願景是希望國家與保育團體能有平等的合作關係,保護原住民族土地,也等同保護原住民族。」

儘管越來越多證據列明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擁有高度保護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化,但原住民作為環境保護者的重要角色仍不獲承認。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保護監測中心,在 2014 年,全世界由原住民族管理的保護區只剩不到 5%。」

越來越多證據列明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擁有高度保護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化,但原住民作為環境保護者的重要角色仍不獲承認。(圖片/masud ananda,CC Licensed)

 

聯合國明文保障原民土地自決權

在國際人權法之下,原住民族有自決權、土地權和以及參與影響他們的決定權,如建立和管理保護區。身為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派員,她表示聯合國系統是由不同成員所組成,而最重要的所有成員,當然是各個國家。因此當談及聯合國系統,所提的自然是國家,討論的是國家應該如何遵守國際人權標準和環境標準。

但是與保育有關的聯合國機構或方案仍必須做得更好。例如 Vicky 在報告中針對世界遺產委員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均提及,在某些情況下原住民族都在流離失所,因此有關組織單位必須遵守聯合國原則,確保更好的參與與尊重人權等。

「在國際人權法之下,原住民族有自決權、土地權和以及參與影響他們的決定權,如建立和管理保護區。國家必須承認並確保原住民族擁有、發展、控制和使用他們的部落土地和參與相關管理和保護自然資源的權利。」

因此,Vicky 呼籲聯合國體制及各相關機構及計劃,應要能展示他們是尊重並實踐人權的領導者,並推廣永續發展或永續保育。其中各國家層級的組織,如聯合國開發計劃署或聯合國國家工作隊,也必須幫助或為各國建立履行責任的能力,如防止國家政府在設定保護區時,將區內的原住民族逼離家園。

 

「自 2003 年以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致力於促進所有由原住民族代表參與且按照原住民族權利管理的保護區,建立機制,以重新恢復那些未曾獲得原住民族自主與知情同意就利用的傳統領域。

大部分的大型保育組織都針對原住民族權利採取具體政策,當中數個也已制定了如何在開發項目中落實(取得原住民族)自主、優先和知情同意的指導方針。然而這些政策從書面報告到真正實踐的速度都非常緩慢。」

Vicky 也在報告中點出這些已設定標準的實踐可能,以及將面臨的許多挑戰與侷限。

「我認為,參與這個過程的每一位都應該攜手與努力,讓自己對人權與基於人權的方針更加敏感,使得那些權利被侵占者的生活得到改善,並終於可更有尊嚴,能夠追求他們想要的發展或保護。」

(本文原出處為 The Ecologist,原作者為 Joe Eisen(熱帶雨林基金會(英國分會)研究與政策協調員),由烏舜安咿編譯。)

來自採礦、農業、能源與基礎建設的威脅逐漸增加,環保人士與原住民族的合作也愈加急迫。圖為對抗跨國石油公司的厄瓜多舒阿人(Shuar)。(圖片/00rini hartman,CC Licensed)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達邦樹】

達邦樹(Tapang,學名 Koompassia excels,蝶形花科)是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 88 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 30 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因此《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Tapang,學名Koompassia excels 蝶形花科Fabaceae family),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88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30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網站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