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Squanto,一位徹底改變了美國歷史的原住民,卻也是世上最後一位帕圖薩族人|令人顫慄的感恩節真實故事(二)

wampanoag1

 

► 本文上接 <北美原住民:哥倫布是美國史上首位恐怖份子!>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後,愈來愈多歐洲人聽到關於這塊新大陸物產豐饒的新聞,除了當時非常富裕的西班牙來佔了許多土地外,在英國有一群不受主流社會和宗教接受的人,也想到新大陸一試,他們是清教徒

 

要了解這段歷史前,要先解釋一下清教徒,中文翻譯起來都是差不多,但清教徒分成二支,信仰很類似,但又不一樣 ── 清教徒分離派(Pilgrim)和清教徒非分離派(Puritan)。

清教徒分離派(Pilgrim),又稱天路客(下稱「天路客」,以方便區別),主張從英國國教教會分離獨立出來,想要創造自己的獨門派系,認為自己是上帝的選民,稱自己聖人(the Saints)。在英國當地,信仰英國國教的主流們認為他們是「宗教的中輟生」,因為天路客多是窮人,教育程度較低,認為另一支清教徒不夠虔誠;他們也被英國國王視為威脅,以此要迫害他們。因此天路客大舉搬到荷蘭去。

另一支是清教徒非分離派(Puritan,下稱「清教徒),他們並不想從英國國教的教會分離出來,只是想要淨化(purify)教會內部腐化的部份,所以他們的名字才會叫 Puritan「淨化者」,多是社會裡上層階級,教育程度較高。

 

出航新大陸找尋「宗教自由」的清教徒

他們大多是住在城市裡的都市人,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在荒野中生活,就像我們這些現代都市人突然決定要去亞馬遜森林裡,建立我們的文明……當天路客移居到荷蘭時,就已經享有宗教自由,但他們並不喜歡荷蘭王室開放的作風,因為當時荷蘭王室對所有不同宗教背景的移民都保持了開放接受的態度;天路客不喜歡這樣,他們覺得和他們不一樣的人都很邪惡,不想要自己的後代受到不同文化宗教「邪惡」的影響。於是他們也想要到新大陸,找一塊專屬自己的地方,建立單純只屬於天路客的國度,這樣他們對後代的宗教教育,可以有更大的控制力。

因此天路客出航到新大陸尋找經濟利益,還有「宗教自由」。在荷蘭住了 10 年後,天路客向倫敦維吉尼亞公司貸款,並簽下合同保證「在新大陸頭 7 年的收益,會全部投入在維吉尼亞公司的股票(common stock)裡。」

這群天路客並不是農夫,也不會砍樹,他們大多是住在城市裡的都市人,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在荒野中生活,就像我們這些現代都市人突然決定要去亞馬遜森林裡,建立我們的文明 ── 更貼切的說法是,去露營一輩子 XD(因為我們在自己的國家裡無法和主流社會融合,混不下去了!)

(題外話:他們其實不止是受到英國王室宗教迫害,同時暗地裡也是革命份子,想要推翻英國王室。有趣的是,1649 年英國內戰時,清教徒還真的推翻了英國政府。)

1620 年 7 月,一群即將離開荷蘭而出航至新大陸之清教徒。(圖片/Robert W. Weir,CC Licensed)

 

天花,歐洲人帶來美洲的第一場生化戰

天花真是主耶穌基督為我們做的美好準備,這些原住民都死光了,我們才能安心地享有這片土地。在繼續講這群天路客 1620 年到達普來茅斯(Plymouth Rock)的故事前,要先講一段同一地點、但早 6 年(於 1614 年)發生在這同時也是原住民族帕圖薩族(Patuxet)領地的故事。

在天路客抵達普來茅斯時,這個地方安靜地像個廣大的墓地 ── 剛上岸的天路客發現這裡有些地方不像原始森林,反而像是一個公園,似乎曾經有人居住過的樣子,而且有一片遺留下來的玉米田還在冒芽。

原來當時這片地上的帕圖薩族們因為天花,幾乎要滅族。

 

原本美洲大陸是很乾淨的一塊地,沒有任何傳染病,然而歐洲人卻帶來了天花。有一說是,歐洲人把蓋過天花病人的毯子(smallpox blanket)故意帶進原住民族部落,造成大規模傳染,近而造成其滅族;如此,土地就空出來了,也不用浪費子彈和人力打仗。

根據一位專門研究美國原住民歷史的學者威廉 · 凡頓(William Fenton)的描述,歐洲人當時大規模殺害美洲原住民,在他 1957 年的著作《American Indian and White Relations to 1830》中說,1615 至 1619 年間,天花在萬帕諾格族(註1)間蔓延,當時,將近 70% 的萬帕諾格族人口都死於天花。

在一封由麻薩諸塞州殖民地建立者約翰 · 溫斯普羅(John Winsthrop)寫回英國的信寫道:

「然而,上帝已經追殺了住在這個地方的原住民們,300 英哩的空間已完全被天花掃空,而且,天花繼續在原住民其中流傳。因此,神已經幫我們清理了這個空間,我們擁有這個地方的權力。

還留在這區的原住民大概只剩下 50 個,他們必須要尋求我們的幫助。」

哈佛大學的教授派瑞 · 米勒(Perry Miller)說,文獻中有位清教徒的殖民者曾大力贊揚天花,他曾說:

「天花真是主耶穌基督為我們做的美好準備,這些原住民都死光了,我們才能安心地享有這片土地。」

16 世紀受天花感染之苦的美洲原住民。(圖片/Bernardino de Sahagún,CC Licensed)

 

風中奇緣沒說的人口販子故事

當時,一個美洲原住民奴隸可賣到 220 先令,這個做法詳細地記錄在歷史文件中。在五月花號登陸的 6 年前,另一艘由著名的約翰 · 史密斯(John Smith,迪士尼著名動畫電影《風中奇緣》男主角)領航的船,就已經來過這個地方。史密斯受僱於英國普來茅斯公司(Plymouth Company of England),之前已成功建立了英國在新大陸第一個英屬城鎮 ── 詹姆士鎮。他們到帕圖薩族的領土後,開始與該族有接觸,並重新替這塊帕圖薩族的領地命名為「普來茅斯」,用以紀念他們的公司。

接下來幾年,約翰 · 史密斯的下屬湯瑪斯 · 杭特(Thomas Hunt)── 一位眾所周知的奴隸販子也抵達了帕圖薩族的領土,開始大規模地綁架原住民,強押他們回去歐洲當奴隸。當時,一個美洲原住民奴隸可賣到 220 先令,這個做法詳細地記錄在歷史文件中(A Declaration of the State of the Colony and Affairs in Virginia by Edward Waterhouse)。

在普來茅斯/帕圖薩這個地點的原住民,若不是被綁走當奴隸,就是死於天花;因此當天路客們乘著五月花號抵達普來茅斯時,這裡並不完全像原始森林,反而像座曾經有人居住的公園。

16 世紀清教徒初上岸所建的聚落,由後人於麻省普來茅斯所重建。(圖片/Wikipedia,CC Licensed)

 

五月花號登場,風雪交加的 11 月美洲大陸

回到天路客的故事,1620 年,102 個包含大人和兒童的天路客在英國搭乘五月花號(Mayflower)前往北美;11 月,遇上冬天暴風雪,把他們吹離了原訂在維吉尼亞的目的地,先抵達科德角(Cape Cod),這是美洲原住民帕圖薩族(Patuxet)曾經的領地。如上文所提,1617 年時整個部落就因天花幾乎滅族了,這群天路客在這片地上盡快地拿取剩下的玉米、豆子等食物。

一直到 12 月,五月花號的移民才在麻省普利茅斯(Plymouth Rock)安定下來。然而旅途困頓,爆發了壞死病和各種流行病,食物又不夠,很多人餓死,許多人支撐不下來。過了一個冬天後,只有 53 個人活了下來‧。

1621 年 3 月,2 位說英文的美洲原住民 ── Samoset 和 Squanto 前來幫助這群可憐的天路客,教導他們如何在美洲大陸生活,如何種農作物等技能。當時倖存下來的 53 名天路客住在髒亂不堪的房子,沒有食物,這 2 位原住民的出現,絕對是非常大的幫助。

 

Squanto,改變英國清教徒命運的原住民

他教導他們如何種玉米、哪裡可以捕魚、以及如何種植其他的作物,還帶他們到未知的領地尋找可以換取利潤的東西,一直到 Squanto 過世為止。Squanto 原本是帕圖薩族的原住民,在 1605 年被俘帶回英國做奴隸,在那裡,他被強迫學習英文,然後,英國人把他送回美洲大陸,當其他要去略奪他的土地的英國人的嚮導;後來他又被上面提到的湯姆斯 · 杭特抓到,在 1619 年賣到西班牙,又再被輾轉賣到英國,替殖民公司的大老闆 Sir Ferdinando Gorges 工作了幾年。最後大老闆又派 Squanto 當湯瑪斯 · 迪瑪(Thomas Dermer)的翻譯,再次返回美洲大陸,幫助他在新英格蘭的殖民事業。

等 Squanto 回到美洲家鄉時,終於發現他的族人們都因病而死。

Squanto 是帕圖薩族最後一名倖存者,他短暫地離開了迪瑪,去尋找他的族人,迪瑪因此被其他部落抓住、囚禁。後來當 Squanto 發現自己的主管被抓而趕去救他時,在與該部族戰鬥的時候逃跑了。但跑沒多久,就被萬帕諾格族(Wampanoag)抓住。

因為 Squanto 與英國人緊密的關係,使萬帕諾格族當時對他產生許多疑慮,讓萬帕諾格族的首領 Massosoit 親自面見了他;Squanto 對首領表示:「若你願意相信我的話,我會幫助你和英國人建立友好的關係,幫助你們變得更強大。」於是,首領答應了。

 

Samoset 是萬帕諾格族人,他靠著與天路客們接觸,學到一些破英文。當 Samoset 告知首領天路客們死亡慘重的事情後,首領就決定派他們兩位 ── 主要是 Squanto ── 去幫助天路客,要他為萬帕諾格族建立好關係。很快地,在 Squanto 的穿針引線下,天路客與萬帕諾格族簽訂了這樣的契約:

「如果有任何部族對萬帕諾格族的首領有威脅或宣戰,天路客就要幫助萬帕諾格族,反之亦然。」(這讓我聯想到清廷治理台灣原住民的策略,也是聯番治番。)

 

Squanto 雖然經歷了一切不幸,這些不幸又都是殖民者造成的,但他卻還是繼續幫助這些殖民者,他是頭殼壞去嗎?

我想,他一定也有自己矛盾的地方,一方面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看到西方如此的強大;一方面,自己的族人滅族,又必須委屈求全聽其他部落首領的話,到底要幫誰呢?拍成電影應該不錯看。事實是,如果當時沒有 Squanto 的幫忙,這些天路客早就死光光了,今日的美國歷史也會改寫。

當時管理普來茅斯的威廉 · 布來德福總督(William Bradford)說,Squanto 繼續幫助倖存的天路客,當他們的翻譯,是上帝在預料之外送給他們特別的工具;他教導他們如何種玉米、哪裡可以捕魚、以及如何種植其他的作物,還帶他們到未知的領地尋找可以換取利潤的東西,一直到 Squanto 過世為止。」

Squanto(圖片/Wikipedia,CC Licensed)

 

一頓非正式的感恩大餐

這頓持續三天的大餐是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們和平地在一起相處,在一起吃大餐。到了1621 年秋天,天路客的生活品質已經大幅改善,他們決定要辦一場盛大的慶祝大餐來慶祝這一年的收穫,這是世界上許多不同文化在收穫季節共通的慶典;如台灣某些原住民族的豐年祭,當時美洲原住民族部落在一年有 6 次不同的「感恩節」大餐,都是來慶祝收穫。

天路客酒酣耳熟之際,有人朝天開了一槍,引來鄰近的萬帕諾格族約 90 多人前來查看狀況。一般流傳的故事是,天路客邀請當地原住民加入他們的慶祝大餐;然而實際上的故事應該是:萬帕諾格族人趕忙來查看狀況,接著,天路客才邀他們加入

這場慶祝大餐持續了三天,且萬帕諾格族提供了大部份的食物。

 

這場慶祝大餐從來都沒被叫做「感恩節」(Thanksgiving),這也不是什麼美麗友誼的開始,也沒有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 事實是,這樣的慶祝大餐再也沒有發生過第二次!這頓持續三天的大餐是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們和平地在一起相處,在一起吃大餐。而且,這件歷史事件在歷史文件上,只有二份文件有記載,總共短短的三小段文字,可見這並不是件重要的大事。

更重要的是,這根本不是真正「第一次感恩節」的來源;「第一次感恩節」的真正來源是非常血腥的地獄場景,也就是接下來 400 年美國原住民悲慘命運的開始。

由畫家 Jennie A. Brownscombe 所繪的《第一個在普來茅斯的感恩節》。(圖片/Wikipedia,CC Licensed)

 

作者後記

感恩節也叫做國家哀悼日(The National Day of Mourning),哀悼什麼?是美國原住民的哀悼日,哀悼他們祖先慘烈的犧性。

1970 年,當時在麻省有個盛大的天路客登陸 350 年慶祝大會,在大會上,一位萬帕諾格遺族的後代發現了如此的演說:

今天,對你們來說,是個歡慶的日子,回頭看白人登陸普來茅斯的第一天;但是,對我來說,這不是個歡慶的日子 ── 我帶著沉重的心回顧著發生在我祖先身上的事,當天路客們登陸,我們萬帕諾格族張開手臂歡迎他們,萬萬沒想到,這會是我們滅族的開始。

登陸後的 50 年間,萬帕諾格族再也不是一個完整的部落,我們和鄰近的原住民鄰居部落們慢慢遭新移民屠殺,不然就是死於傳染病。

請讓我們永遠記得,原住民和白人一樣,都是人。

雖然,我們原本的生活方式已經不在,我們萬帕諾格族仍行走在麻省的土地上;過去發生過的事,無法改變,但是,今天,我們應該共同創造一個更好的美國,讓美國原住民和大自然再一次受到重視。」

向清教徒提供援助的萬帕諾格族人 Samoset。(圖片/Wikipedia,CC Licensed)

 

附註

  1. 萬帕諾格族(Wampanoag)是帕圖薩族的鄰居,帕圖薩族滅族後,萬帕諾格就住在他們的領地上。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Mira~米拉,《靈性世界》部落格版主,薩滿療癒工作者,在一次參與北美印地安女性火儀式的機緣之下,一腳踏入了薩滿的靈性世界;除了靈性成長與療癒之外,對各種宗教、思潮、歷史、古文明探索的主題也充滿熱情,喜歡用不同的角度來探索人事物,無法滿足於教育體制裡提供的標準答案,熱衷在框框外找尋不同的解釋與答案 ── 相信世界如此廣大,有許多無法解釋的事物等著人們去發現。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