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若平安夜前的逮捕,是上天給一位布農「獵王」的使命

img_7155

 

他是 Tama Kauhuz(石明吉),一位 71 歲的布農族老獵人,在平安夜前夕因為狩獵被抓了。

 

Tama Kauhuz 來自南投縣仁愛鄉中正村的卡度部落,是 Laslas 家族中深受敬重的長者;Laslas 是磨石的意思,因此在國民政府要求他們取漢姓的時候,選了「石」。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裡的長老,也是非常厲害的獵人,族人們甚至給他「獵王」的稱號

被稱呼為獵王,不只是因為數量,也不是因為他毫無節制地打獵,而是因為他總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出沒的地點、時間,就像是 Diqanin(天、天神)直接在他耳朵旁邊告訴他的一樣。

 

Tama Kauhuz,來自卡度部落的獵神

被稱呼為獵王……,是因為他總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出沒的地點、時間,就像是 Diqanin 直接在他耳朵旁邊告訴他的一樣。他從 10 幾歲就開始打獵,60 年來,用狩獵養活了 13 名子女,孫子輩也有 28 個那麼多。Tama Kauhuz 除了獵人,更是非常技術高超的獵槍製作者,除了自己使用的獵槍外,部落裡許多獵人的獵槍也是出自 Tama Kauhuz 之手,族人們也常常需要把獵槍拿給 Tama Kauhuz 校準調整 ── 不需要現代化的工具或校準儀器,而是憑著經驗及雙手,為部落裡的獵人一一量身打造最重要的狩獵工具。

Tama Kauhuz 也是以身作則的文化傳承者。他的大兒子從 10 幾歲開始跟在 Tama Kauhuz 身邊學習狩獵的技術以及禁忌。當我們問起現在兒子是不是還跟著 Tama Kauhuz 一起打獵,他笑著說,現在兒子都嫌他走得慢了,自己也成為了一位優秀的布農族獵人。

我們再好奇地追問 Tama Kauhuz 教導過多少年輕人?他說很多啊,數不清了,超過 30 個吧!一旁的大女兒忍不住補充說,不只吧,連隔壁信義鄉的布農族年輕人要上山打獵,都特地請 Tama Kauhuz 帶領及教導呢。

 

聖誕節前夕,被警察扣押的分享

布農族的長輩說,如果你不會分享,那很難被稱為布農族人。在 Tama Kauhuz 的生活裡,聖誕節前夕是重要的狩獵時節,每年這個時候他便要上山為平安夜教會的愛餐張羅獵物、與部落分享。

聖誕節是不是布農族的「傳統」文化?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外來宗教融合進部落的生活、成為部落的共同信仰,而文化不就是來自於生活的積累嗎?更不要說,關於「分享」這件事情,一直以來都是布農族文化非常重要的核心。曾聽過布農族的長輩說,如果你不會分享,那很難被稱為布農族人。

於是年復一年,這樣的分享,一直在 Tama Kauhuz 生命當中實踐著,直到今(2016)年 12 月 23 日,警察在山上逮捕他。

年復一年於聖誕節前夕的狩獵分享,一直在 Tama Kauhuz 生命當中實踐著,直到 2016 年底警察在山上逮捕他。(圖片/原住民族青年陣線)

 

違反偵查原則的偵訊「沒做錯,怎可能認罪?」

我們不禁背脊發涼,有多少的原住民面對司法的時候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誘導認罪、做出不實筆錄,又有多少獵人在被國家司法系統全盤否定後眼神失去光芒?警察將他帶回警局,並喜孜孜地發出新聞稿宣揚「破案績效」、在臉書上公布 Tama Kauhuz 的照片(那微微的馬賽克還真是不難讓人認出 Tama Kauhuz 呢!);另外更違反偵查不公開、無罪推定的原則,整篇新聞稿像是寫警匪劇情片劇本一般,荒謬。

他們沒收了 Diqanin 賜給 Tama Kauhuz 的山羊,在偵訊的過程中未清楚告知申請法扶律師陪偵的權利,以致於 Tama Kauhuz 因為認為負擔不起律師的費用而放棄陪偵。當我們問起 Tama Kauhuz 說,新聞裡面寫說你直接認罪了,是真的嗎?他回說「怎麼可能,我只是說,被你們抓到,我認了,但我從來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又追問說,那你有確認筆錄嗎?有留底嗎?沒有,都沒有。

說到這裡我們不禁背脊發涼,有多少的原住民面對司法的時候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誘導認罪、做出不實筆錄,又有多少獵人在被國家司法系統全盤否定後眼神失去光芒?

我們又問 Tama Kauhuz,你知道長鬃山羊是保育類嗎?他說,沒有這樣分的,但是透過打獵的過程,你會知道他多不多、可不可以打,不會趕盡殺絕。有些人追求的科學量化,不好意思,你去數給我看,你要怎麼數算野生動物的精確數量?反而是長久以來和山林共存的獵人,更懂得永續是什麼意思、怎麼維持人與環境的平衡。

 

其實還有好多好多的細節,因為這個社會還不願意學習理解,所以我也不打算打出來,你們的靈魂承受不起這樣智慧的重量。只是今年的聖誕節,卡度部落的族人,少了老獵人分享的獵物,以後呢?

如果繼續下去,還有獵人認識山、認識山上的動物、認識 Diqanin 嗎?而剝奪這一切人與土地連結的,正是號稱自己是這土地上合法統治的中華民國。

有多少的原住民面對司法的時候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誘導認罪、做出不實筆錄,又有多少獵人在被國家司法系統全盤否定後眼神失去光芒?(圖片/Mata Taiwan)

 

野動修法非開放全面獵殺,願成社會教育契機

明明是國家法律的霸凌,為什麼是一個個尊貴的獵人要承擔這些消耗和折磨呢?最後我們再次提醒 Tama Kauhuz,關於司法權益的部分還是必須要謹慎面對,但講完這些話我的內心又陷入一種矛盾 ── 明明是國家法律的霸凌,為什麼是一個個尊貴的獵人要承擔這些消耗和折磨呢?

星期五(12/30)中午立法院要協商《野生動物保育法》的修法了,這次修法重點是除罪、回歸合理規範、尊重部落主體,拜託不要再亂放話說是要全面開放獵殺了,原住民的狩獵,跟你的腦補想像,完全不一樣。

 

傍晚,部落轉涼,Tama Kauhuz 溫暖地笑著,要我們不要擔心,或許這是上帝的安排吧。一旁的 Tina(媽媽)把桌上的水果一一裝進袋子,要我們帶回去吃,Tama Kauhuz 自己種的原生種香蕉、來自靜觀的甜柿、還有柳丁和一把零食,布農族的分享。

或許是吧,上帝安排像你、像 Tama Talum 這樣真正的獵人被警察抓,其實是想給這個社會更多教育,讓我們一次一次從這些長輩受到的不公平對待中學習、並且看見布農族人的樣子,屬於土地的樣子。謝謝,辛苦了。

(本文作者為 Savungaz Valincinan,原標題為 ⟨拜訪老獵人的下午⟩,獲原住民族青年陣線授權轉載。)

願 Tama Talum 這樣真正的獵人被警察逮捕,將給這個社會更多教育,讓我們真正看見布農族人的樣子,屬於土地的樣子。 (圖片/Mata Taiwan)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一群原青和關心原住民族議題的青年組成,包含各大專院校的原住民、關心原住民議題的學生,讓我們聚集起來為原住民族發聲!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