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平埔族群,台灣平原原來的主人

早期的教育長期忽視對本土文化的認識,讓我們對於原本就生活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族十分陌生。

其實早在漢人尚未進入台灣之前,台灣的平原地區早已分布許多平埔原住民的聚落,田中也不例外,在漢人尚未進入田中平原開墾前,早有大武郡社與東螺社(編按1)在此定居。當時許多平埔原住民是以母系社會為主(編按2),婚姻上是男入贅於女,家產由女子繼承。

在信仰上,原住民多崇尚萬物有靈的自然崇拜,捕鹿維生,以天地為蒼穹,與大自然和平共處,千百年來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然而自從西方的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帶著船堅炮利進入台灣後,帶來了金錢至上的資本主義與國家體制,強迫原住民改變生活方式,不僅掠奪及土地與賴以生存的自然資源,甚至以「不服管教」為名義進行各種迫害。

之後進入台灣的鄭氏王朝清朝與日本帝國對原住民族依然採取武力征伐與民族同化的手段。400 多年來,漢人大量從大陸閩粵移民至台灣開墾,不斷用各種手段從平埔原住民手中取得土地,造成部落土地大量流失,生計日益困乏,加上強勢的漢人文化輸入,遂將原住民的文化與歷史給淹沒在時代的洪流中。

 

《熟番歌》道盡清朝漢人對原住民的壓迫

人畏生番猛如虎,人欺熟番賤如土;強者畏之弱者欺,無乃人心太不古!清朝時期,中部地區的平埔原住民因受到漢人以及官府的壓迫而舉兵反抗,最後直到清廷自大陸派來大量的軍隊,平埔原住民才寡不敵眾而慘遭殺戮式的報復。平埔人慘遭滅族式的鎮壓後,有一清朝官員來台協助調查事情發生的原委,才知道這個震驚朝廷的反清事件其實是「官逼民反」而衍生的。

清朝通判柯元培後來為此事件寫下了生動的文章《熟番歌》,讓後人對當時原住民所遭受不平等的待遇有進一步的了解:

人畏生番猛如虎,人欺熟番賤如土;強者畏之弱者欺,無乃人心太不古!熟番歸化勤躬耕,山田一甲唐人爭,唐人爭去餓且死,翻悔不如從前生。竊聞城中有父母,走向堂前崩厥首,啁啾鳥語無人通,言不分明畫以手。訴未終,官若聾,仰視堂上有怒容。堂上怒呼將杖具,杖畢垂頭聽官諭:

『嗟爾番!汝何言?爾與唐人吾子孫,讓耕讓畔胡弗遵?』

吁嗟乎!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為民父(母)者慮其後。

漢人認為「熟番」愚直可欺,而認為「生番」兇猛,令人生畏。「唐人」指的就是漢人移民。作者感嘆世風日下,漢人見「熟番」可欺,常常奪取他們的土地,使他們失去生活的憑藉而痛苦萬分。

作者在《熟番歌》中描述一位「熟番」的土地被華人奪走,聽說縣城中有號稱「人民父母」的縣官(身負行政與司法責任的地方知縣),於是到縣衙門叩頭想請縣官作主。不料,原住民說的話這位縣官根本聽不懂,縣官越聽越生氣,不等他說完就將他打了一頓,並命令他把田讓一些給「一樣是同胞」的漢人耕種。

《熟番歌》表現了清代前期漢人對原住民的態度,及原住民土地被漢人侵占的情形。另一個問題是「熟番」歸入政府管轄,官員對語言文化不同的族群沒有足夠的了解,更別說做出符合公平正義的判決。作者希望日後當父母官的要有所警惕,這其實不也是給現在的我們一個很好的提醒嗎?

 

編按

  1. 大武郡社屬於阿立昆族或巴布薩族,東螺社屬於巴布薩族。
  2. 部分平埔族群,如道卡斯族、巴宰族等,並未有明顯證據顯示為母系社會。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許育勝,修平科技大學觀光與遊憩管理系講師,同時為田中鎮中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二社田社區大學「田中觀光資源導覽」課程講師。

為了讓大家重新認識曾經生長在這片土地的平埔原住民,許育勝的「多爸米倉教室」邀請「玉米娃娃工作室」周玲玟老師參考傳統服飾,結合創意與美感,以玉米葉設計出富有在地特色的卓乃娃娃,並將手作卓乃娃娃融入小旅行,除了讓旅人認識台灣這片土地上的平埔族群,也更體認在漢人祖先「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同時,其實對原來就生長於此的平埔原住民是一連串的威脅與壓迫,期待每個人都能學習尊重與對待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各種族群。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