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讀者投書/世界只剩12人會說的台灣瀕危南島語,鬼打牆的官方政策怎救得了?

Credit: Bauke Dai'i
Credit: Bauke Dai'i

 

編按:噶哈巫語是台灣十數族未正名原住民族(亦為俗稱的平埔族群)中,極少數尚有母語使用者的語言。據中研院語言學家齊莉莎指出,目前尚有 12 位能流利使用噶哈巫語之族人。國外語言學資訊平台《Ethnologue》也將噶哈巫語列為「瀕危語言」(Nearly extinct),但在台灣卻遲遲無法被政府以瀕危語言的態度搶救。

 

還記得曾經向原民會詢問,是否瀕危語言的搶救能夠加入噶哈巫族?

但得到的卻仍是「標準答案」——「因為噶哈巫族非官方認定的原住民族,礙於經費限制,我們無法納入噶哈巫族。

 

同為瀕危語言,噶哈巫語無政府同等搶救投入

每當被詢問到關於平埔族群語言復振相關事務,原民會總是很標準地回答「我們投入多少資源給平埔族群進行語言復振」;然而這些投入,對於瀕危的語言搶救真的有任何幫助嗎?

我們想做的,不是為了考試加分,而是想向大眾證明:噶哈巫族真的可以,噶哈巫語真的可以!也曾經詢問官方,為何巴宰族及噶哈巫族已經具有跟官方原住民一樣,有教育部頒訂的九階教材(編按1),卻仍無法去考取族語認證,無法擁有族語教師,無法到國小去培育我們的下一代?

可想而知,又是前面那些標準答案。

 

我們想做的,不是為了考試加分,而是想向大眾證明:噶哈巫族真的可以,噶哈巫語真的可以!

 

每種語言都很美,拯救噶哈巫政府應能做到

套一句 Kawlo Iyun(高潞.以用)委員臉書上的一段話:「每一種語言都很美,因為語言不只是語言,更承載了文化的內涵。尊重各語言發展,事實上就是尊重文化主體性的第一步。」

也很感謝時代力量所提出的《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版本草案,在第 2 條的立法說明中指出,「『原住民族』係指既存於臺灣之傳統民族,尚包括各「平埔族群」,不以《原住民族基本法》第 2 條所列舉民族以及經行政院核定之民族為限。如同中研院齊莉莎研究員所述,應盡速保存非官定的原住民族,如噶哈巫的語言及文化。」

 

其實,噶哈巫語現在需要做的,原民會絕對有辦法做,至少應從即刻開始,將噶哈巫語視成瀕危語言,即刻進行搶救;將噶哈巫語列入族語認證的項目中,並補足推動計畫的相關配套需求。

若真能如此,噶哈巫語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最後也必須感謝中研院齊莉莎(Elizabeth Zeitoun)研究員,因為您的仗義發言,讓噶哈巫語的存在能被國會中的立法委員們所知道與認識。

噶哈巫語最急迫需要的,是獲得原民會如同其他台灣瀕危南島語言一樣同等對待。圖攝於 2013 年大湳部落噶哈巫族年祭(Credit: Bauke Dai’i)

 

編按

  1. 2005 年瓦歷斯.貝林任職原民會主委時,曾為噶哈巫語編列國民中小學九階族語教材。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Bauke Dai’i (潘正浩),南投埔里大湳部落噶哈巫族人。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