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蔡政府原民政策髮夾彎?520 前夕小英幕僚親自回應!

Credit: Lralralraonga Ciamalre
Credit: Lralralraonga Ciamalre

 

蔡英文總統在 2016 年大選的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是最早公佈,也是最完整的論述,九大具體主張包含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回復傳統領域權、核廢料遷出原住民族土地)、實現原住民族健康權,以及肯認平埔族群之歷史地位等;並在三個月後,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提出八項具體承諾。

只是截至目前各項最初所承諾的各項原民政策,不是執行進度緩慢,就是違背先前公開承諾,也遭輿論質疑是「髮夾彎」!

 

施政成效落差大,原民團體質疑消費原住民

據《Mata.Taiwan》訪問瞭解,自去(2016)年 8 月道歉至今的施政成效,給人感受的落差,背後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點:

  1. 原住民選票少,容易被邊緣化
  2. 經濟發展主義當道,受資方或既有利益結構的壓力
  3. 質疑蔡英文是在消費原住民、執政黨缺乏實現政策的意圖

 

曾擔任蔡英文原民政策顧問的施正鋒,嚴詞批評政府「口蜜腹劍」,像是去年 8 月承諾過要針對蘭嶼核廢料的問題提出「真相調查報告」,至今進度緩慢,引發族人強烈不滿,施正鋒認為蔡英文其實是在用調查迴避回答具體遷出時程。

在總統向原住民道歉後的第一個行動是,選定都蘭作為原住民族自治區首個試辦的部落。施正鋒指出,蔡英文會選在都蘭,其實是考量到台東縣長選舉,並沒有仔細評估可行性,因為「都蘭有多少開發案是有很複雜的(因素)」。

淡江蘭陽校區政經系主任包正豪則批評,民進黨先給予原住民虛幻的大餅,然後再狠狠地拋棄,「這種根本是始亂終棄」,「但民進黨並沒有任何羞愧,道歉可以做,因為可以贏得名聲。其他涉及原漢實質政治經濟利益分配的,一定犧牲原住民,不過就是 2.3% 的選票而已,誰在乎呢!」

前原民台台長 Mayaw Biho,曾參選平地原住民立委,現在在凱道為捍衛傳統領域完整性抗爭。他感慨原住民族政策寫得很好,去年總統針對 400 年來的不公義向原住民族的道歉,也講得很好,給大家期待很高,卻與執行成效有巨大落差。他強調,轉型正義沒有調查,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沒有正義,也無法得到原諒。 而原住民轉型正義至今連第一步的「調查」都沒有做到位。

以在凱道上已進行逾 80 天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爭議為例之分析(製圖/白蛇)

 

蔡幕僚:最終目標沒改變,「髮夾彎」批評有失公允

去年 8 月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提及的八項承諾,究竟後來怎麼樣了?《Mata.Taiwan》透過以下表格整理逐一檢視,並專訪到民進黨政府參與原民政策事務的幕僚,直接回應目前存在的爭議或質疑:

蔡英文總統八大承諾政策進度相關爭議或質疑總統幕僚說法
一、總統府將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稱「原轉會」)12 月 1 日 18 位各族代表推舉完成,並在 3 月 20 日召開第一次會議批評欠缺法律授權,沒有調查權,無法獨立編列預算運作,恐讓原轉會空轉。1. 雖沒有法源,但希望先實現新夥伴關係的象徵政治,以總統高度與各族代表直接面對面的協商平台。
2. 從推派代表到對內有意識的凝聚部落意見,可以看到部分族群逐步累積自治實踐的經驗。
3. 目前原民會配合最積極,比如為原轉會編列一年將近三百萬的經費,各族代表在會議之間有經費去召開內部會議,向族人蒐集或蒐集意見。
4. 不排除未來轉型成為獨立運作的委員會,現階段先慢慢累積相關社會條件,讓部會與大眾都能更明白原轉會的定位。
二、要求行政院定期召開「原住民族基本法推動會」自 2005 年通過後總共只開過 3 次會,過去不被行政院重視,去年 8 月修訂改成每 4 個月要開一次。質疑會議徒具形式。1. 目前已經開到第 5 次會議,會議全程影像有公開,未來將會持續召開。
2. 下階段目標會是原民會結合推動會議裡原住民族委員,從形式上的討論,進一步加強與政府各部會的實質對話。
三、成立具有文化敏感度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為解決原民律師稀缺、漢人律師缺乏文化抗辯訓練的問題,去年 12 月,東華大學成立「原住民法律專班」,也委託法扶基金會辦理,預計在花東地區設置「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單位。預計 5 月底與司法院與法扶基金會確認進度,8 月底前應可完成在花蓮據點的「原住民族法律服務中心」。
四、針對核廢料儲存在蘭嶼的相關決策經過,提出真相調查報告「行政院蘭嶼核廢料貯存場設置真相調查小組」已開過 3 次會。

據幕僚側面了解的調查結果顯示,已經調出各部會相關的檔案,目前並沒有找到行政單位曾經告知達悟族人的證據。
第三次開會時台電代表對族人說「因另覓永久性貯存場址需要時間,蘭嶼核廢料遷址是 N+9 年」,Mayaw Biho 批評,蘭嶼核廢料議題真相調查進度緩慢,且核廢料遷離蘭嶼的進度更遙遙無期。1. 總統在去年道歉時承諾的是會去調查決策過程,而非立刻要遷出,因為我們也很清楚遷出涉及的複雜因素,須擬定中長期的方案。
2. 達悟族人期望儘快遷出核廢料的訴求非常有正當性,但為了化解與台電各說各話的問題,有必要先調查清楚,釐清 1980 年代放置核廢料的決策過程,是否有知會達悟族人取得同意。
3. 政府有責任要解決蘭嶼核廢料問題,預計 6 月將公開說明調查結果,這份報告也是為了強化並證實政府有責任做出賠償,為後續遷離核廢料的進度施壓。
五、在 2016 年 9 月 30 日之前,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身分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因颱風延期至當年 10 月召開會議,修訂《原住民身分法》,認定平埔族群為「平埔原住民」,將在各地開座談會,逐步盤定相關權利回復。與會者的身份代表性被質疑 ; 未採納過去平埔高峰會的共識決議,遭批評此種額外劃分的身份認定,將無法受到憲法保障。1. 儘管存在不同立場的聲音,目前行政院採行「平埔原住民」的身份認定,是源自今年 1 月完成行政院跨部會協商的「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定調以「平埔原住民」為平埔復名方向。
2. 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這種二元劃分應打破,但短期內先以階段性的作法,來實現平埔族群身份與權利的回復。
3. 為何是另外劃分「平埔原住民」概念?由於當前山原與平原的權利不一致,政府是考量到資源分配要花在刀口上,客觀盤點需求後再做權利回復,這是「積極性的差別待遇」,若身份直接認定成平地原住民就沒辦法做到這件事 。
六、2016 年 11 月 1 日,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2017 年 2 月 14 日原民會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1. 傳統領域應完整劃設,不該排除私有地,質疑原民會是在為財團開路。
2. 蔡英文曾在原轉會第一次會議公開表示傳統領域是自然主權,「是完整的空間範圍,而不是所有權的概念」。施政與說法產生落差?
1. 雖《原基法》授權原民會制定《劃設辦法》,但送交至行政院被改成排除私有地,行政院的立場是認為《原基法》21 條的諮商同意權,涉及限制憲法保障的財產權,比如使用土地蓋旅館的受益權就會受到限制。
2. 其實有受到區域立委、鄉長的反彈壓力,他們雖然支持傳統領域劃設,但對於私有土地納入有疑慮,而部分小地主也擔憂受到行使同意權影響。這也顯示出,社會大眾對於諮商同意權尚未真正理解,需要加強溝通。
3. 蔡英文總統在 3 月 20 日原轉會的立場,是承認傳統領域完整性,但分階段進行劃設。未來原轉會下的土地小組持續進行相關討論。
七、加快腳步,將原住民族最重視的《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請立法院審議《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初審通過 ; 原轉會第一次會議上,原民會提出「原住民族自治法推動報告」。批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與、《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遲遲未有進度。1. 由於《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下稱「土海法」)涉及非常多利益衝突,暫時不會端出來,要等「劃設辦法」在累積更多社會對話之後,基於共識之上提出土海法的版本。
2. 至於《原住民族自治法》期望真正落實法制程序,而非像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是直接找幾位學者參與提案送去立法院。目前的作法是政府把方向拋出來,各族蒐集意見後帶來原轉會討論。
八、以後每一年的 8 月 1 日,行政院都會向全國人民報告原住民族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的執行進度屆時一定會召開。

不能再用以前民進黨起家與原運站在一起時的標準來看待,因為現在要面對的是社會大眾的誤解與期待。「不能再用以前民進黨起家與原運站在一起時的標準來看待,因為現在要面對的是社會大眾的誤解與期待。」參與原民政策事務的幕僚坦言,「髮夾彎」的批評有失公允,他強調每個承諾其實都有進度,最終的目標也沒有改變過,「過去沒有一位總統像蔡英文一樣每個項目試著做,然而我們卻遭到最激烈的抗議,」蔡英文被抗議批評是騙子,要求下台。

對照上任的最初幾個月,蔡英文自二月起開始完全沒有造訪部落的行程,就是因為民進黨內部逐漸產生很大的反彈情緒,有愈來愈多人對原民議題敬而遠之。

至於凱道上原民的抗爭,政府被質疑冷漠不回應,他回說其實一直有多方角色去對話,「但沒辦法正面回應現在他們的訴求」,一個是退回《劃設辦法》,一個是要求原民會主委下台。因為缺乏協商空間,導致對話破局。

但他也同意,目前的公共政策溝通、行政效率有再強化的空間,「目標如果是 100 分,起點應該是在 2、30 分,我們會朝 60 分、80 分逐漸邁進」,政府與抗爭的原民目標都是一致的,只是手段上的差別,而他將會全力避免施政進度太緩慢的問題。

 

部落族人:政府施政確有改善空間

鄒族庫巴特富野社文化發展協會執行秘書湯文賢受訪表示,自己和部落的族人一樣感覺不到太大的改變,且作為推動公共事務的族人,覺得政府的執行效率比較慢。鄒族已經在去年針對兩大社特富野和達邦,展開傳統領域調查,在部落會議逐步溝通、凝聚共識。

湯文賢說,部落族人都認為土地應全部劃進去,且鄒族已經有一套自主管理山林的方式,是以禁忌而來,搭配法律規範的部落公約。他希望原民會動作不要太慢,「讓已經沒有爭議的土地先逐一公佈,原民會應該盡快核可」 。

 

很感謝,也都有感受到蔡英文政府的誠意,但還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做正確的事,不要做草率的決定。另外針對幕僚對於平埔政策的回應,台灣拍瀑拉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麗盆(巴布拉族)強調,在政府最初的劃分裡,平埔族群原本就是住在平地的原住民,他們固然支持打破平原、山原及平埔原住民三者的概念,因為大家原本都是屬於台灣的原住民族。但以政治現實來看,這是民進黨政府短期不會做到的事。為了有最基本的憲法保障,平埔族群現階段自然必須要求放在平地原住民底下,否則貿然復名,平埔族群將會變成二等原住民。

張麗盆說,族人並非不了解國家對於資源分配的考量,「我們和阿美族等族人,都是一家人,也不願意對既有原住民族造成太大的衝擊」,因此許多專家學者也都提出解套方式,例如訂定五年為期的日落與日出條款,「例如在這五年內,不去參加 2018 平地原住民立委選舉,也有五年時間讓政府去盤點資源分配,讓民進黨去修憲。」

「無論如何,在目前執政黨對整個平埔族群回復身份的法律、架構,還沒有非常清楚與成熟的做法的時候,我們還是很感謝也都有感受到蔡英文政府(對平埔復名)的誠意,但還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做正確的事,不要做草率的決定。」

蔡英文總統幕僚認為,政府與抗爭的原民目標都是一致的,只是手段上的差別,未來將會全力避免施政進度太緩慢的問題。(Credit: 總統府)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採訪編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