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東華爆原民社工師資風波!學生嘆:校園宛如小型社會,原民權利剝奪血淋淋出現

Credit: Frank Chen / CC BY-ND 2.0
Credit: Frank Chen / CC BY-ND 2.0

 

國立東華大學是國內大專院校中,唯一設有原住民族社會工作相關學程的學校,其民族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學程(下稱「民族社工學程」)隸屬於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下稱「民發系」)下。但 5 月 24 日卻傳出校方在民發系師生不知情的情況下,計畫移調民族社工學程 2 位專任教師至人文社會科學學院的社會學系,讓原本師資就已不足的民族社工學程剩下一位專任教師,引發系上學生發表聲明抗議。

 

據東華原民院街頭陣線成員林伸翰表示,自該校原民院民族社工學程 2007 年成立以來,因長期師資不足及招生員額不足等問題,一直無法獨立成系。如今它系所也面臨同樣問題,但校方非但不是加聘師資,反而是打算從民發系的原民院民族社工學程轉調 2 位專任教師至社會系。

對此民發系所主任表示毫不知情,而校方也澄清此計畫只是「借名字調過去」,調派過去的專任教師仍可支援原民社工學程的課程;但學生質疑,專任教師若要到其他系所開課,都必須經過院及系課程委員會同意,無法說支援就支援,仍會嚴重影響原民社工學程學生教學權益。

 

文化脈絡不同,原民社工不應直接套用西方框架

林伸翰解釋,原民社工學程除了一般社工相關課程外,尚需修習人類學等幫助學生了解各族群脈絡的專業課程,以符合台灣各原鄉社會工作服務的特殊需要。

他舉蘭嶼達悟族為例,過往年邁長輩較期待由自己的小孩照顧,因此當地日托方案的成效不佳。如果是一般社工,可能就覺得問題是因為宣傳不週,但如果有了族群文化相關專業訓練,就會去了解是否是因文化傳統不成所造成。

又例如為了協助申請中低收入戶補助,承辦人員可能會要求族人將不動產過繼給弟兄姐妹或他人,但如果瞭解原住民族對於土地的依賴,就可以從更多角度來思考這件事;另外若遇到族人酗酒,照顧小孩不周,社工常覺得應該把家長送去戒酒,又或者家長必須下田工作,小孩缺乏照顧,社工常直接想到兒保或高風險家庭。但上述情形,若有更多文化或族群議題敏感度,就會去思考這些現象背後所關聯的社會結構性問題,而不是直接以西方社會制定的社工框架去思考

 

東華學生籲校方重視原民文化主體性

學校宛如一個小型社會,今天大社會原住民族權利被剝奪的現象,血淋淋地出現在國立東華大學。為此,東華原民院街頭陣線於 5 月 24 日提出 3 大聲明:

一、拒絕程序不正義:

此次決策過程的程序不正義(例如未徵詢系/所/院以及教師本人的意願,也未正式於各級會議中通過決議等),是讓眾人最為譁然之處。

二、原住民族主體意識的重要性:

將民族社會工作置於原住民民族學院框架下有其意義與必要性,有別於當前其他學校的社會工作,原民院的民族社會工作更加強調原住民族的主體性,在既有的社工專業之外,更在乎文化敏感度、對多元族群歷史背景的理解以及看見源自西方的社會工作專業訓練如何與原住民族社會產生衝突。

三、民族社會工作學士學位學程需要獨立成系:

由於長期面臨資源不足的情況,民族社工學程一直無法獨立成系,甚至不被考選部視為真正的社工專業學系,導致學生在報考社工師、求職、申請專業替代役時均遭遇困難。唯有讓民族社會工作獨立成系,並盡快補足始終缺乏的師資,才能回應民族社工專業發展需求。

 

最後原民院在昨日(5/26)院會議時表示將拒絕此項提案,不會有老師借調,也不會有課程整合案。而東華大學校長趙涵㨗也在會議中說明,此計畫會有三級三審制,若原民院不同意,學校也沒有權力要求;只是卻也提到如果原民院不願意協助(此計畫),那麼民族社工學程以後「就要自己努力、自己想辦法」,讓在場師生質疑是變相威脅,也擔心原本 5 月 31 日校教評案恐生變,影響一位原本將招聘入原民社工學程的新教師。

林伸翰遺憾地說,每當需要宣傳東華大學的特色時,就會特別把原民院拿出來提,但平常不管是教師資源的分配或調配,都一再發生憾事,「原民院的主體性在東華大學是非常低的」。

「學校宛如一個小型社會,今天大社會原住民族權利被剝奪的現象,血淋淋地出現在國立東華大學。」

東華大學學生認為,原民社工專業對於原鄉社工有其必要性,師資不應被剝奪。(Credit: 莊傑 / CC BY-SA 4.0)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