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為了他們4萬年的存在,社群平台Twitter把這個表情符號送給澳洲原住民!

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在澳洲「1967 年廢除歧視公投」50 周年紀念(5 月 27 日)之際,超過 250 名澳洲原住民聚集在聖地 —— 烏魯魯巨岩(Uluru),就「憲法承認原住民地位」一事,罕見地為澳洲原住民族自己召開為期 3 天的大型會議。

同時間,Twitter(推特)默默新增了一個新的表情符號(emoji)—— 是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當 Twitter 用戶使用以下主題標籤(#IndigenousAu、#ReconciliationWeek 或 #1967Referendum)時,就可使看到該旗幟的表情符號。

只是這件事似乎請設計師把旗幟設計成表情符號即可,但實際上卻沒那麼簡單。

Twitter 將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新增為表情符號。

 

為了原民的過去與未來,旗幟變Twitter表情符號

澳洲原住民旗是由原住民族運動者哈羅德.托馬斯(Harold Thomas)設計的旗幟,由紅、黑兩色,中心是黃色圓形而組成,在 1971 年 7 月 12 日全國原住民族日當天,首次飛揚在南澳阿德萊德的維多利亞廣場上;到了 1972 年,澳洲原住民旗開始成為澳洲原住民帳篷使館駐坎培拉的官方標誌。

另一面托雷斯海峽島民旗,則是由 Bernard Namok 設計,是五角星和白色傳統頭飾,搭配藍、綠和黑色的背景,在 1992 年被托雷斯海峽社區委員會所委託的昆士蘭法定機構 —— 托雷斯海峽島嶼協調委員會舉行的設計大賽中獲選。

 

澳洲原住民旗最初是為了澳洲原住民族爭取土地權而設計,後來漸漸成為代表澳洲原住民的象徵。托馬斯仍擁有設計的智慧財產權,他在 2010 年曾經因為拒絕讓 Google 在其主頁上使用旗幟的再製版本,而與 Google 產生了爭執。

這次 Twitter 花了數月的時間,與托馬斯反覆討論之後,托馬斯終於同意把旗幟授權給 Twitter 作為新的表情符號,也讓符號得以在修憲公投 50 周年時公開亮相。據《紐約時報》報導,托馬斯在受訪時表示,「該旗幟既象徵著原住民的未來、也代表著他們的過去,原住民在澳洲的出現可追溯到 4 萬多年前」。

Twitter 的公共政策和政府主管卡拉.海斯利(Kara Hinesley)也在一份聲明說道

「Twitter 是一個談話的地方,所有的故事都可以展開。在與我們的合作夥伴交談之後,人們顯然希望有個社群讓原住民與托雷斯海峽島民的旗幟在這個平台上具有代表性,我們希望支持這一點。」

揮舞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的遊行民眾。(Credit: Benjamin / CC BY-NC-SA 2.0)

 

平均壽命少10歲,澳洲原民仍面臨生存困境

Twitter 新增了島民旗的表情符號,讓使用者都能透過社群平台表達聲音、爭取訴求認可,對於澳洲原住民意義重大,既象徵性認可了原住民在歷史上的地位,也讓 Twitter 用戶在紀念修憲公投 50 周年時,更有機會注意到來自澳洲原住民的聲音。

由於相比美國、加拿大跟紐西蘭,澳洲是唯一「從未與當地原住民簽署條約」的大英國協國家,在缺乏和談、原民未被憲法承認的問題下,造成移居澳洲的白人移民與原住民的互信基礎薄弱 —— 別忘了,當初澳洲政府曾經以極端的同化政策,將原民孩童強行帶往白人家庭照顧,造成「被偷走的一代」導致文化斷層的悲劇。

澳洲的修憲必須透過公投來達成,儘管在 1967 年的公投修憲中,澳洲原民的參政權(議會席次)與投票權獲得保障,並啟動原民人口普查,但至今澳洲憲法第 25 章,卻仍允許國家權力以種族因素,褫奪公民的投票權。

時至 2017 年,澳洲原住民仍處於生存困境,許多人口指標像是識字率、平均壽命和嬰兒死亡率,仍遠遠落後於基本健康標準,與非原民的平均壽命相比,就足足少了 10 歲

 

日前烏魯魯會議討論結果,決定拒絕非原民領導人長期討論的憲法承認,因為儘管憲法承認原住民的地位是一件象徵性的認可,卻沒有為原住民的生活條件帶來實際的改善,這些澳洲大陸原來的主人因而將轉而要求將憲法改革賦權給原住民族,在一份名為「來自國家之心的聲明」(the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 of the Nation)的文件裡宣布: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一直保有主權, 他們將以憲法的形式向議會尋求承認。

除此之外,這些原住民也將要求設立一個 Makarrata 委員會,監督國會簽署的協議,並向國會提出立法的建議。

澳洲原住民於「1967 年廢除歧視公投」50 周年紀念,於烏魯魯巨岩舉行一場為期三天的大型會議,檢討原民權利入憲。(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採訪編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