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從出生被騙到70歲,邵族祭司血淚控訴:不搶走原住民的土地,政府就會垮台嗎?

Credit: 鄭空空
Credit: 鄭空空

編按:因抗議現行《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草案》(下稱「劃設辦法」)定義排除私有土地,恐讓部落從此無法爭取被私有財團侵佔的土地,邵族人於 6 月 1 日再次加入凱道抗議族人的行列,2 位祭司、2 位耆老與青年遠自日月潭而來,赴凱道痛訴土地流失歷史。相關新聞整理請見「凱道抗議100天

 

從出生被騙到 70 歲,請把土地還給邵族

縣長都說土地給他們,以後就可以做生意,原住民大家都有飯吃。結果沒有。土地都被他們賣掉 ,土地都給漢人做生意⋯⋯至寶祭司(邵族祭司):

我是邵族的先生媽,我來這邊跟你們說,以前我們的土地很大,祭拜的時候公媽籃可以放的地方很寬闊,現在公媽籃直接放在門口的馬路,直接放在地上。

邵族真的很可憐,政府看不起邵族,(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邵族的土地要還我們。現在我們排公媽籃(編按1),很多人會罵我們「死番仔放這個做什麼?」他們不知道公媽籃是什麼?不知道公媽籃要做什麼?他們不知道,這要怎麼介紹?公媽籃放下去就不能講話,也不能站起來,我們要怎麼向他們介紹?

 

拜託政府,我們的地還給我們,讓我們有寬闊的地方,可以放公媽籃來祭拜,謝謝大家。

 

久美阿嬤

久美阿嬤(邵族長老):

我在邵族的 Barwbaw 出生,我們的土地本來都是我們的。是前南投縣長林洋港、吳敦義拿圖來跟我們說「以後要幫你們建設,你們以後都可以做生意賺錢。」我們都被騙了,縣長都說土地給他們,以後就可以做生意,原住民大家都有飯吃。

結果沒有。土地都被他們賣掉 ,土地都給漢人做生意,這樣我們有沒有很可憐?

我在邵族出生到現在 70 多歲了,都被騙,被政府騙。這樣應該嗎?拜託把我們的地還我們,以前拿走的地還我們,就好了。

 

育秀阿嬤(邵族長老):

原本我們的土地很大,政府來了,結果只剩下屋簷滴水範圍內的土地。對我們說要幫我們建設,要幫我們把房子弄好,連廁所都要鋪地毯,這樣騙我們,說成這樣來騙我們。

我們本來就是山頂人,人家這樣講我們就相信了,讓他們去弄。結果變成沒有地方住,連廁所也沒有,所以來台北抗議,要還我們土地。可是都遙遙無期,都沒有人給我們回消息。

我的丈夫因為這樣去世了。被欺騙的時候,他的身體就這樣一天一天生病,到最後就去世了。這期間,我們一直向政府抗議,都沒有消息,是為什麼?

 

我們現在還住在組合屋裡面,鐵皮屋裡面,熱天的時候好熱,冷天的時候也好冷!政府啊!幫忙一下好嗎?我們的土地,我們的就是我們的,還給我們。我們不要比較多,也不要拿別人的,就是我們的就好了,還給我們。

可憐我們這些邵族,拜託你們媒體幫我們寫進去,可憐我們邵族,多謝你們。

 

官員領百姓薪水,不該欺負老百姓

賢美祭司(邵族祭司):

我的感覺是,政府不拿邵族的土地,是會垮掉嗎?一定要用我們邵族的土地,我們原住民的土地,你們才有辦法生活?你們自己不會努力嗎?

我們不是要求什麼。難怪我們台灣會窮,我認為很公道。大家沒有錢買房子,而有房子的我們,政府卻把我們的土地沒收,不給我們,是什麼道理?

我們的土地還我們,我自己來搭帳篷嘛!妳不用幫忙什麼,土地還我,我自己搭帳篷過生活,總是可以吧!為什麼要這樣?我們常常來抗議,真的很辛苦,政府卻幫忙財團經營原住民的土地,讓我們越來越窮。難道你們都沒有看到政府在欺負什麼人?欺負原住民!你們一點都沒有感覺嗎?

一直欺騙原住民,這樣對嗎?你不用來幫忙,土地還我們就好,我們自己搭帳篷、搭什麼,自己來生活嘛!但不是,政府聯絡財團,把我們的土地都拿光光,實在很可憐。

 

我們來這邊多少次了,從我的阿公、阿祖都來過這邊抗議,他們都去世了,你們有滿足了嗎?我們都死給你們看,我們原住民都死給你們看,政府有滿足嗎?

真可惡啊你們,是什麼道理?你們在想什麼?自己的土地不幫忙,幫忙那些外國人、財團,這樣才高興嗎?

我們選舉是要選什麼?要選你們保護我們,結果相反,欺負我們!

 

我們常常來這裡真的很累。我們東西都放著,工作都沒有做,跑來這邊。我們已經老了,我們不是鐵人。你們自己想看看,政府官員你們想看看,你們領什麼人的薪水?還對我們百姓這樣,很過分。

希望你們趕快處理,不然直接把我們滅掉好了,這樣比較阿莎力一點。

Credit: 鄭空空

 

現行劃設辦法,邵族人如同滅亡

Malihan(陳忠駿,邵族青年):

我們幾代就住在這邊,你這樣欺負我們消滅我們,你是真的要幫助原本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還是要把他們折磨到死?

我今天非常愧疚,原住民的運動,還需要耆老上來。蔡英文總統妳幾歲了?我奶奶都上來了!妳幾歲啊?妳聽不到⋯⋯

 

我把邵族的獨木舟搬上來了,偷偷摸摸搬上來了,怕你們的制度、警察、所謂的規範,阻擋我們。

 

我們被你們阻擋多少年了,日月潭的土地、水域,我們都沒有了。這些耆老現在住在組合屋,1999 年地震,族人沒有地方可以住,請求、抗議、捍衛自己的農耕地,蓋了自己的組合屋,屋齡 2 年,我們卻住了 18 年!繳了最貴的電費,2 個月 8、9 千塊,他們可以做多少錢啊?他們有薪水嗎?

妳有照顧到邵族人嗎?我們沒有要什麼東西,就讓我們好好活下去,這一點點都做不到嗎?妳這個《劃設辦法》下去,邵族人滅亡了,妳達到目的了,妳要這麼殘忍嗎?

 

邵族青年 Malihan

我們幾乎都是抗議上來台北,不是來台北遊玩。昨天他們去屏東的文化園區,10 年前邵族人在那邊蓋了家屋,昨天他們特地下去勘查,邵族的家屋不見了,連文化園區都要欺負我們?

如果要這樣,我們就在總統府自焚,直接消滅就好了,不要在這裡作秀!

 

妳有本事就來日月潭看看,所謂觀光的經濟效益,我們已經快要沒有魚,我們的祭典都在馬路上進行,我們的文化還要受人家指指點點,我們的孩子選擇了不屬於邵族的文化、邵族的語言、邵族的祭典。

全台灣剩 700 多個(邵族)人,日月潭(只剩)200 多個人,蔡英文你知道嗎?就因為我們是少數的 2%,妳可以看不見聽不見。

我真的很痛!我還要請耆老上來,請祭司上來,我還要請頭目上來。我們人真的很少,奶奶她們已經說話了,蔡英文總統請妳出來聽,好嗎?我們最卑微的請求,七大姓氏的石頭,請妳回應好嗎?

 

土地開發問題不分族群,原民會不應製造原漢對立

鄭空空(文化工作者):

我作為一位漢人,我要從發展主義的角度來談。邵族是全台灣最特殊的土地被剝奪的案例。早在民國 62 年,他們的水田就被政府徵收了,早在民國 72 年,他們的土地就被「市地重劃」了。

在山裡頭的一個角落,為什麼需要「市地重劃」?「市地重劃」的概念是什麼?表示這裡的土地會漲價,我要讓它翻倍增值,所以才要「市地重劃」,但是一個山裡面的小村子,那個時候民國 72 年,為什麼要做「市地重劃」?

「市地重劃」為了確認族人使用範圍,要求族人為自己的土地繳 15 年租金 —— 原來的家屋,族人必須花錢承購。此外,家屋、祭場、菜園有部分被劃為「抵費地」,族人必須自己出錢買回來,沒錢承購就被標售出去。結果許多族人的土地都被標售出去,家屋、祭場都被拆掉了。

 

這種「市地重劃」,到現在的農村都還少見,民國 72 年有哪一個農村被「市地重劃」了?

就我知道最早被市地重劃的農村,都是在 1999 年的 921 地震之後,魚池鄉的一個村子才在做「市地重劃」,為什麼邵族要面臨這樣的苦難?

 

但是這些事情是只有邵族才會遇到嗎?整個發展主義的過程中,小農、或者大埔的張藥房也是同樣的命運。只是邵族比他們早了幾十年。這些是全台灣接下來都要面對的命運。

現在這個《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我要控告原民會在製造原住民及住在傳統領域裡小農間的原漢對立。小農是接下來的犧牲者,財團大可以把小農的私有地一個一個買下來,再做大型開發。這樣的《劃設辦法》一畫下來,以後誰來管制?如果不相信我說私有地被一個一個收起來搞開發的話,前幾天朱天衣有來,她住在馬武督山區,大家可以去查查看馬武督山區,統一企業搞了多少地?開了什麼度假村?這些不是我隨便亂講的。

 

邵族的向山 BOT,政府在護航財團,政府連公有地都管不了,憑什麼管私有地(註1)

 

大家不要以為這是原住民在搶財產。時間已經這麼久了,很多原住民跟漢人是親戚、是朋友、是鄰居。《原基法》是在保護傳統領域上所有的小農,不是只保護原住民而已。

我覺得夷將.拔路兒其心可議,是刻意這樣搞,搞成原漢對立,讓原住民缺乏支持,讓大家認為這是只有原住民遇到的議題⋯⋯ 錯了,非原民的小農同樣在面對這個問題 —— 山頭的大面積開發,誰受害?這種洪水從山頭一路往下沖,八八風災時候,旗山都是漢人聚落,被淹掉的狀況一點都不比山上部落少,因為從上面就已經大面積破壞了。

 

所以我呼籲,傳統領域的小農一起加進來,捍衛原住民傳統領域的不打折,要團結起來 —— 我們對抗的是「不當開發」、「財團炒作」,以及政府操作的「原漢對立」。

政府的存在應該是解決問題,不是製造事端。

(本文原標題為〈0601邵族土地血淚記者會〉,獲「Mayaw Biho 臉書」授權轉載。)

Credit: 鄭空空

 

附註

  1. 指當前《劃設辦法草案》等同取消私有地的原住民知情同意權。

 

編按

  1. 公媽籃:邵語為 ulalaluwan,俗稱公媽籃或祖靈籃,內盛祖先遺留下來的衣飾,以代表祖靈之存在,是邵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也是族人各種祭祀的中心。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