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Author: 讀者投書

DSC_0067-720x340

30年前被判死刑的原住民語憑族人努力仍活著,未來卻還能撐幾年?

  今(2017)年 4 月 13 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立法,中研院齊莉莎博士提及噶哈巫語還有 12 位族人會講族語,需要即刻搶救,再次讓平埔族群語言受到重視。4 月 22 日晚上原民台「部落大小聲」節目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語發法」)立法議題,也因而特別邀請了研究噶哈巫語的研究生,同時也是噶哈巫語師資培訓班的講師林鴻瑞上節目談論噶哈巫語。

舞獅的原住民。鳥居龍藏攝於 1896-1900 年間

與舞獅文化相遇的原住民們

今日位於北投區豐年里一帶,舊稱為「番仔厝」(註1);其中,番仔厝保德宮的「番仔獅」(又稱「番仔厝獅」),是北投地區廟陣舞獅文化中值得一提的獅舞,這個名稱除了是長久以來地方上用來區別與其他廟陣獅團的辨識用語之外,實際上還涉及到區域內族群文化的差異性,與民俗祭儀發展的的特殊歷史脈絡。

Credit: Willy Tseng / CC BY-NC-ND

酒駕新聞從不標明「平地人」,「原住民」卻等於愛喝酒的道理何在?⎪暨大原青在說話

  許多⼈認為原住民都很會喝酒,覺得原住民的酒量都很好,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像是本⼈兩杯倒,⼤絕招一杯醉,但是我是原住民喔,這樣我是不是沒有達到當原住民的標準? 難道我可以說閩南⼈講話都很有江湖味嗎?講話很溫柔的就不是閩南⼈? 客家⼈勤儉持家,那我可以說會亂花錢的客家人就不是客家人嗎?   不要因為一部分的人,就定義了一整個族群。

Credit: 安比小姐 / BY ND 2.0

巴奈・庫穗:土地遊戲最終沒有人是局外人,只期盼島嶼天光也能照到原住民

「我們也不知道會在凱道待多久,因為牽涉這麼龐大的『暴利』,他們顯然不會這麼輕易把它(指《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退回去……。」
時間將近 9 點,演說進入尾聲。巴奈神情無奈地皺眉,直說政府如果沒有履行其團隊所要求的政策訴求,將會「無限期」延續凱道上的抗爭行動,直到政府作出「回應」。

Credit: 杜盈萱

讀者投書/誰是新世代的「台灣原住民」

  我一直記著那一幕: 那女孩淚眼汪汪,難過地跟大家表白,關於她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無法認同自己的身分,她迷失了自己是誰。 「當我跟大家介紹自己是原住民時,好多個人都會問我,你皮膚那麼白,根本不像是原住民耶?」說完後,她又是哭得傷心了。   當時候,我只是無法理解, 那女孩,怎麼就流淚了?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凱道上的圓舞,不是我們等了半年的答案──記鐵花村巴奈庫穗演唱之後

  在部落生活,我們很簡單的就可以感到幸福感的存在,隨意在部落的角落或站在神話傳說的礁岩上,用手觸摸徐徐吹來那太平洋的風,哼著這美麗的旋律。閉上眼睛,拂過臉頰的風強勁時又溫柔時,送來的海草清香味,還有蘆葦特有走風的聲音,隨時隨緣享受這一刻,也就滿足了,也就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