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Author: 部落好朋友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港口國小學童所描繪的大港口事件(Credit: Mata Taiwan)

台灣百年前的一場鴻門宴,讓我們不再犯錯了

  139 年前 Cepo’(大港口)屠殺的傷心地,還留在花蓮 Cepo’ 靜浦國小校園內。這裡是 100 多位 Dafdaf(納納社)青年被清國政府設局害死的地方、也是近代阿美族各社部落四散逃亡遷徙的起點。 那裡沒有大型開發建設,改變不大,附近的人也都知道發生在這裡的歷史。明確的地點、地景還存在,即使一代人死去、一代人出生,故事也會好好的傳下去。Cepo’ 就是族群記憶的存檔點。

Credit: Oceti Sakowin Camp / CC BY-NC 2.0

「不只原諒白人,也要原諒打過你的父母」因達科他輸油管而再度集結的人們

  很動人的報導,文長但值得細讀。   美國北達科他州去(2016)年春天延燒至冬天的輸油管事件,走過性命抗爭、生態衝擊、部落文化保存、新聞工作者採訪遭阻撓等沸沸揚揚後,各種爭議在 12 月 4 日政府的承諾中暫歇。 抗爭背後,原來這片 Standing Rock 蘇族(Sioux)部落的土地,曾有一段原住民關於自殺、扶持與成長的故事。

16112986_1401530073191671_3925619702952832173_o (1)

台灣下個消失的天際線──南投Sbayan「遊樂區化」,造福了誰?

  日前有機會看到由南投縣仁愛鄉公所申請補助,縣原民局向上級單位提報的《105 年度「原住民族部落永續發展造景計畫」泰雅族發源地聖石周邊造景計畫》,提報的時間是 105 年 12 月,也就是才在上個月提出的一個新計畫案;仔細閱讀之後,心中有若干憂慮與不解,因為本人並非泰雅族人,姑且以「一個他者的觀點」陳述一下心中的塊壘。

img_7155

若平安夜前的逮捕,是上天給一位布農「獵王」的使命

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裡的長老,也是非常厲害的獵人,族人們甚至給他「獵王」的稱號。
被稱呼為獵王,不只是因為數量,也不是因為他毫無節制地打獵,而是因為他總能準確地找到獵物出沒的地點、時間,就像是 Diqanin(天、天神)直接在他耳朵旁邊告訴他的一樣。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licensed

土地還給原住民是要讓漢人去跳海嗎?七張圖回答原民土地的五大哉問!

原民會今(2016)年所公佈《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之最新草案排除「私有土地」,決策過程也缺乏部落參與,引起原民團體不滿,認為此舉曲解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內涵,更擔憂將使原民土地破碎化。

為此,原住民族青年陣線製作此懶人包,釐清一般民眾對原民土地議題的五大疑問。

img_6519

他不重,他是我們的獵人

今早翻開報紙,「王光祿非常上訴案,最高法院上午開庭,創下司法史上為非常上訴開庭首例。」
這個為年邁母親狩獵遭判刑 3 年的獵人說,原住民男人本來就要擁有獵槍;他說,如果法官讓他說話,他會告訴法官,每個原住民男人一定要有槍,沒有槍會被取笑,也不是真正的原住民;他說,獵人應該有權利使用比較好的獵槍,才不會因槍枝走火受傷,很多獵人都因為槍枝走火,變成瞎子。他說;將來身體好了,他還是會回到山上,原住民就是要爬山。
讀這些,總是讓我的心裡深深難過。我身邊好多這樣的悲劇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