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網友投稿

19024485

各種差異,是台灣人得以一起分享的美好——從布拉瑞揚舞團感受到的尖尖滿滿力量

  單從 BDC(布拉瑞揚舞團,Bulareyaung Dance Company)舞作名稱《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來看,就連這名稱的決定,都這麼不當一回事。用白話擺明了講,就是:「啊唷來看我們自在奔放跟著一起開心,幹嘛還要起名字啦。就來看一定會有感覺啊,感覺到最尖尖滿滿的時候,啊就沉醉了這樣可以吧。」 連英文也是這樣,”Stay that Way”,用東部熟悉的語法來翻譯,就是「按照你」,不是嗎?很會的一種,絕對。

Credit: HYLA 2009 / CC licensed

「這堂課,天黑請閉眼」:一場從殺手遊戲開始的歷史課

  臺灣的歷史就是族群互動的故事,而每一個族群都會有自己說故事的方式和角度,所以,臺灣的歷史與故事很複雜,但也很豐富。   這週上課,我請出了 Bauqi Angaw(潘朝成)導演以李仁記阿嬤為主角所拍攝的《吉貝耍與平埔阿嬤》、劉還月老師的〈巫的傳說──西拉雅族尪姨李仁記〉,以及臺灣吧的《清潮來襲──那個原住民被稱為番的時代》,為這學期課綱的歷史印記作前導。同學們對於三句不離髒話、神聖而堅強、有什麼問題到她手裡通通都能解決的仁記阿嬤印象深刻,劉還月老師的文章正好又能補足其脈絡,先讓大家認識西拉雅族的存在,以及在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裡隱藏了身分的西拉雅蹤跡(習慣、用語等)。

Credit: Vanessa Lai

就算山林被留下來,凱道上的你們還是那麼窮啊!

  我的家人們在凱道上已經住了 77 天了(編按1)。   巴奈姐姐跟姊夫還有馬躍 , 他們從內本鹿山上下來後 , 原裝備直接下在凱道。最初我以為只要幾天甚至一兩個禮拜,他們就可以回台東的 。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隨著置物架的搭建、流動廁所的進駐 —— 那傘原來是三月初拿來遮那大雨用的,現在換遮中午熾熱的陽光,77 天了。

原民學生於凱道上彩繪石頭。(Credit: 一心)

凱道抗議第65天:當土地不再,我們還剩什麼能驕傲?⎪暨大原青在說話

  在上凱道前,我對巴奈有過微微印象,聽過她靈魂般的聲音,知道每次發生任何侵害原住民族的事情時,她是如何很有韌性地護著原住民權益。 但那天,當巴奈與我們進行聊天般的對話,並且要我們以腳步感受土地的氣息時,那早已不是像粉絲看到偶像的心情了;巴奈就像自己部落裡熟悉的部落媽媽閒話家常,但當她微笑地看我們的時候,是可以感覺得到她對於現在原住民的處境,還有原住民下一代的盼望,是很有感觸的。

DSC_0067-720x340

30年前被判死刑的原住民語憑族人努力仍活著,未來卻還能撐幾年?

  今(2017)年 4 月 13 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立法,中研院齊莉莎博士提及噶哈巫語還有 12 位族人會講族語,需要即刻搶救,再次讓平埔族群語言受到重視。4 月 22 日晚上原民台「部落大小聲」節目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語發法」)立法議題,也因而特別邀請了研究噶哈巫語的研究生,同時也是噶哈巫語師資培訓班的講師林鴻瑞上節目談論噶哈巫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