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讀者投書

28073654873_916b9cfd04_k

新原民身分法區隔族群權利,恐如打小英政見與聯合國審查結論一大巴掌!

  「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 「讓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蔡英文總統連續在選前 2015 年、選後 2016 年的原住民族日公開承諾,為了回應過去殖民者來到西部平原而首當其衝的平埔族群,彌補過去荷蘭、鄭成功乃至清朝等殖民政權對他們所做的屠殺和經濟剝削,將回復平埔族群應有的權利和地位,成為過去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對平埔復名做出具體回應的元首,鼓勵了許多族人!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

1662 年,尼德蘭人投降於鄭氏軍隊。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s

原來早在17世紀,鄭成功就幫台灣上了史上第一堂解殖歷史課

  1662 年 2 月,當尼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荷語縮寫 VOC,下稱「東印度公司」)在福爾摩沙的末任總督柯雅特的船隻駛出已被「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鄭森(即鄭成功)(編按1)佔領的台窩灣港,習慣了近 38 年尼德蘭文化(註1)的原住民,還不知道他們即將面臨第二次的文化衝擊。

%e5%b1%b1%e5%b7%9d%e7%90%89%e7%92%83%e5%90%8a%e6%a9%8b%e9%82%80%e8%ab%8b%e5%8d%a10105-%e5%8d%b0

新聞稿/大眾觀光與小眾旅遊各自瓶頸如何解?屏縣琉璃吊橋接駁盼支持在地部落旅遊

  屏東縣政府培訓山川琉璃吊橋解說人員,與林務局長期陪伴的台 24 線生態旅遊部落將攜手,於 106 年 1 月 5 日在三地門鄉文化館舉行解說服務人員授證典禮。 本次縣政府將進行授證的第二期解說人員共有 24 名,林務局授證台 24 線生態旅遊解說人員 11 名。除了解說接駁人員授證,為整體服務團隊注入新血,也將推出山川琉璃吊橋團隊串聯台 24 線、屏 185 線、屏 37 線、禮納里等原鄉部落合作的遊程。

dsc_0067

921災後第17個過年:讓部落「碰碰」織布聲繼續響起吧!

噶哈巫語稱「過年」為 Azem,其內容包含「收穫祭」、「祖靈祭」、「狩獵祭」、「成年禮」等重要儀式;不同於漢人習俗,噶哈巫族 Azem 相關活動有 muapok inusat(釀製年酒)、mubuiak tupalis yamadu(製作祭祖阿拉粿)、maazazuah(走標/賽跑競技奪標旗)、mahalit(牽田/族人圍火歌跳舞)、tia kumuxay alaw(捉大魚) 、matuway Aiyan(唱 Aiyan 古調),以紀念祖先、祈禱平安,凝聚族人感情,過年前後長達一個月之久。

15288519_551951101666976_5256813259670655862_o

為何部落將心比心的「愛」,在反婚姻平權中蕩然無存?

  12 月 3 日,在北、中、南三地,召集一群反對修改民法 972,即「婚姻平權法案」的團體出來表達他/她們的訴求。人手一張「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標語(註1)。 在台北場的抗議活動中,凱達格蘭大道的舞台上,出現了熟悉的服飾,那是阿美族的阿姨們在舞台上跳舞的身影。

%e9%a0%92%e8%b4%88%e6%84%9f%e8%ac%9d%e7%8b%80

新聞稿/布農護山、卡族護溪──那瑪夏水資源小尖兵,搭起旗山溪生態保育橋樑

  那瑪夏區的兩大原住民族群,一個是布農族,一個是卡那卡那富族(第 16 族)。前者守護山林;後者守護溪流。 對布農族,狩獵和耕作是遵循植物的生長及月亮的圓缺來進行,其作息與自然環境息息相關,每項祭儀背後都有其對族人的約束,僅取得供養生息的基本需求,不對環境造成額外的負擔。

img_4057

平埔語言都沒了?──921地震,竟震出這群語言都還活得好好的原住民族

一般人常以為平埔族群的語言都已消失,其實不然;除了聯合國關注的巴宰語,以及正努力復甦的西拉雅及道卡斯等族語外,還有一個族群的語言不但安在,甚至有語言學家評論他們的族語,竟然比部分目前 16 族原住民族的語言使用狀況還要健康 ── 他們是現居南投埔里的噶哈巫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