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網友投稿

活動快報/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座談會

活動快報/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座談會

  去年 8 月 1 日蔡英文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的道歉言猶在耳,但原住民族委員會於今年 2 月 14 日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範圍定義為僅限於公有土地,引起原住民族社會強烈的抗議,指陳此辦法不僅違背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的原則、逾越了原住民族基本法的授權,並將為財團在原鄉地區的開發大開方便之門。本基金會為促成更多的公共對話,特整理此次爭議所涉之關鍵議題舉辦座談,敬邀各界先進與會參與討論,並共同思考後續落實原住民族土地權之策略。

17097281_400647763635064_2602030971770897545_o

活動快報/「人權星期三」從餐桌到街頭:從飲食看原住民族文化與權利的特殊性

  為什麼原住民可以加分?為什麼原住民的權利要特別保障?為什麼政府對原住民這麼好,有這麼多福利,原住民還要一直上街抗議? 也許這是許多人的疑問,我們希望可以從最日常的小事,與大家分享幾百年來,原住民族的生活是如何因為外來政權和強勢文化,產生劇烈的變動。 當米食取代了小米,當餐桌上的食物可以簡單地從超市買到,生活便利了,祭儀卻消失了,土地也失去了,中間的關聯又是什麼?讓我們從飲食,與大家分享到底為什麼我們要一再地走上街頭。

Screen Shot 2017-03-09 at 16.55.54

活動快報/2017TIFA 泰武古謠傳唱與佳興部落《太陽的女兒》

  在排灣族創世神話中,他們是太陽的後裔,部族頭目由長嗣繼承,或男或女,他們是「太陽之子」和「太陽的女兒」。 結合排灣古調歌謠、影像與裝置,泰武古謠傳唱藝術總監查馬克‧法拉屋樂與劇場導演魏瑛娟、電影導演陳宏一及裝置藝術家王德瑜首度合作,以「太陽的女兒」–佳興部落女頭目的生命故事為本,融合典雅優美的古調歌謠、創世神話文學文本及影像敘事,呈現獨一無二的排灣族生命精神與文化儀式。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凱道上的圓舞,不是我們等了半年的答案──記鐵花村巴奈庫穗演唱之後

  在部落生活,我們很簡單的就可以感到幸福感的存在,隨意在部落的角落或站在神話傳說的礁岩上,用手觸摸徐徐吹來那太平洋的風,哼著這美麗的旋律。閉上眼睛,拂過臉頰的風強勁時又溫柔時,送來的海草清香味,還有蘆葦特有走風的聲音,隨時隨緣享受這一刻,也就滿足了,也就安慰了。

22471281481_98e19e48f9_b

南島傳說的矮黑人,是如何演變為台灣鄉野流傳的魔神仔?

  近幾年來,臺灣掀起了一陣妖怪的旋風,學者、作家對於臺灣妖怪的討論和創作在這 3、4 年間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不僅出版了幾本甫上市就被新臺幣下架的妖怪書籍,而妖怪靈異話題一直以來也不乏電視媒體的強力放送。目前,正處於重新找回臺灣妖怪的脈絡歷史的大藍海時代。(註1)

Credit: 吳逸驊

「某些過去,台灣人是真的忘記,還是害怕想起來?」從一件鄒族白色恐怖冤案挑戰國家轉型正義

  以戒嚴時期的政治肅殺氛圍為背景,台灣恐怖冒險遊戲《返校 Detention》於 2017 年 1 月 13 日正式發布,短短數天就深獲國內外許多玩家好評,甚至創下 20 萬美元的銷售佳績。遊戲中,多項本土元素交織成恐怖氛圍,台灣人熟知的軍營、鬼故事、民間習俗,以及白色恐怖時期令人心惶惶的告密、黑名單,都在玩家的解密過程中鋪展開來。 在線上遊戲平台 Steam 上瞬間爆紅的遊戲,卻也引來網友的感慨:「恐怖的是,這些被屠殺迫害堆積而成的屍山,是真的籠罩過這個島嶼的濃重黑霧,卻不被記得啊。 」(註1)

28073654873_916b9cfd04_k

新原民身分法區隔族群權利,恐如打小英政見與聯合國審查結論一大巴掌!

  「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 「讓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蔡英文總統連續在選前 2015 年、選後 2016 年的原住民族日公開承諾,為了回應過去殖民者來到西部平原而首當其衝的平埔族群,彌補過去荷蘭、鄭成功乃至清朝等殖民政權對他們所做的屠殺和經濟剝削,將回復平埔族群應有的權利和地位,成為過去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對平埔復名做出具體回應的元首,鼓勵了許多族人!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