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原住民

尼加拉瓜的 Rama 人(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 CC licensed)

如果災難只是人類的詞彙──颱風後,一座熱帶雨林的毀滅與重生⎪尼東紀行

  我們剛到 Coyote 家的那個晚上,他躺在吊床上,享受著家裡僅有的一盞黃燈,聽見我們的呼喚聲,轉過頭來用他低沈的嗓音招呼我們。他的家跟這個城裡大多數的房子一樣,屋頂漏水殘破不堪,一個星期前的 Otto 颱風毫不留情地蹂躪了這個地區,每棟房子都像在風雨中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滴水發抖。 整座城在連日不斷的雨裡像座荒廢的遺跡。

截自「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第一次委員會議」

總統府首次原轉會召開,小英肯認:原民傳統領域先國家存在的事實,國家有責帶主流社會理解!

  總統府昨天(3/20)召開第一次「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稱「原轉會」),由召集人蔡英文總統親自主持,由副召集人 Walis Perin(瓦歷斯.貝林,賽德克族)及浦忠成(鄒族)偕同執行。本次會議歷時三小時,主要在釐清「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意義與概念之餘,三位平埔族群代表也表達了平埔族群目前對於平埔正名的共識。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Screen Shot 2017-03-13 at 23.56.55

面對痛苦,才能開始療癒的藝術──‘Āina Aloha,夏威夷一場文化創傷與藝術治療的對話⎪原民醫師大會專題

提到醫療,一般人立刻想到的大都是近代主流的西方醫療模式,而且多半是針對生理上的醫療,比較少人會注意到心理的、特別是比較非主流的治療模式,不過近年來國內外都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留意心靈上的創傷是需要被療癒的,並嘗試各種不同的的治療模式,例如園藝治療、繪畫治療等更偏向藝術性的活動。

那麼,當原住民族與藝術治療相遇時,又會產生甚麼樣的火花呢?

港口國小學童所描繪的大港口事件(Credit: Mata Taiwan)

台灣百年前的一場鴻門宴,讓我們不再犯錯了

  139 年前 Cepo’(大港口)屠殺的傷心地,還留在花蓮 Cepo’ 靜浦國小校園內。這裡是 100 多位 Dafdaf(納納社)青年被清國政府設局害死的地方、也是近代阿美族各社部落四散逃亡遷徙的起點。 那裡沒有大型開發建設,改變不大,附近的人也都知道發生在這裡的歷史。明確的地點、地景還存在,即使一代人死去、一代人出生,故事也會好好的傳下去。Cepo’ 就是族群記憶的存檔點。

Credit: Camilo Rueda López / CC BY-ND 2.0

大公司的洗髮精和牙膏比較「永續」?── 一場菜籃裡的人權大戰⎪達邦樹

棕油的用處極為廣泛,無論是冰淇淋、巧克力、洗髮水還是牙膏,棕油的身影隨處可見,對棕油的需求也因而非常龐大。大多數的公司都會告訴消費者,他們用的棕油是「永續的」(sustainable)── 意味著棕油對環境無害,從事棕油生產的工人也應享受公平的待遇。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凱道上的圓舞,不是我們等了半年的答案──記鐵花村巴奈庫穗演唱之後

  在部落生活,我們很簡單的就可以感到幸福感的存在,隨意在部落的角落或站在神話傳說的礁岩上,用手觸摸徐徐吹來那太平洋的風,哼著這美麗的旋律。閉上眼睛,拂過臉頰的風強勁時又溫柔時,送來的海草清香味,還有蘆葦特有走風的聲音,隨時隨緣享受這一刻,也就滿足了,也就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