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噶瑪蘭

5/13 MATA部落週報》兩週出現40隻眼鏡蛇疑遭不當放生?苗栗原鄉毒蛇出沒引族人恐慌

先承認小編第一時間看到這則新聞,也是馬上想到某些團體亂放生……

過去數週以來,苗栗縣泰安鄉的士林與象鼻部落接連發現大批眼鏡蛇出沒,族人甚至在 2 週以內就看到 40 條!引起當地部落朋友的恐慌,表示以前沒都沒有這麼多的眼鏡蛇。而消息傳出後,苗栗農業處也說該處發現到的眼鏡蛇是黑腹的,屬於臺灣東部的蛇種,很有可能是被放生。

讓房仲喊「要種田去別地方種!」宜蘭人是否想重蹈噶瑪蘭人百年前歷史悲劇?

200 多年後的今天,我看到了另一個版本的故事在這塊土地發生了…….

大量的外地人入侵宜蘭,每到假日交通大打結,到處都是人潮,農田卻插滿了「出售」的標語,2015 年 3 月 23 日,仲介業者集結 300 人,以「農民」的樣態集結在縣議會「反農舍審查辦法」,3 位「守護宜蘭工作坊」的志工無懼的站在群眾前,表達守護農地價值的堅持,卻被仲介業的成員高喊「要種田去別地方種!」

16260393284_0ff3a77e9b_o

「小孩子有耳無嘴?」…… 其實那叫歷史創傷!

1947 年的二二八事件,曾被國民黨以國家機器,封印人民的記憶數十年,也影響了老一輩的台灣人教導孩子「有耳無嘴」及「千萬不要碰政治」這類的防身守則,於是對 1947 年後出生的台灣人,是缺席也被消息的歷史。More…

曾被消音,雖然解嚴後開始可聽到它的聲響,但多數台灣人的這段歷史記憶仍是慘白的,因為我們知道的還是太少;可是這麼嚴重的事件,並不會因執政當局刻意的禁錮,而減低對後代台灣人的影響,因為它化為不同的形式,來顯現二二八造成台灣人長時間與多面向受傷的歷史創傷病灶,而這些傷口不是血紅的,而是幽暗難辨的,更是社會的、心理的、情緒的、政治的。

DSC09959

從平埔「漢化」的平反到原住民族正名:我們該如何看待甦醒後的族群意識?

20 年前(1994 年)的 8 月 1 日,總統令修正公布第三次憲法增修條文,將「山胞」這個自戰後便沿用多年之名稱正名為「原住民」,回應了原住民運動十年來的訴求:將「原住民」一詞入憲。其後並於 1997 年第四次修憲時確立其「民族」屬性,進一步改成擁有「集體權」概念的「原住民族」稱呼。為了紀念這段原住民族自我認同及抗爭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