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排灣

19024485

各種差異,是台灣人得以一起分享的美好——從布拉瑞揚舞團感受到的尖尖滿滿力量

  單從 BDC(布拉瑞揚舞團,Bulareyaung Dance Company)舞作名稱《無,或就以沉醉為名》來看,就連這名稱的決定,都這麼不當一回事。用白話擺明了講,就是:「啊唷來看我們自在奔放跟著一起開心,幹嘛還要起名字啦。就來看一定會有感覺啊,感覺到最尖尖滿滿的時候,啊就沉醉了這樣可以吧。」 連英文也是這樣,”Stay that Way”,用東部熟悉的語法來翻譯,就是「按照你」,不是嗎?很會的一種,絕對。

IMG_8297

排灣族琉璃珠為何越老越珍貴?從這些珠子的渡海來台史,解開排灣族的身世起源!

台灣的原住民各族皆有琉璃珠的蹤跡,但以排灣族、魯凱族及卑南族的珠子較具特色。而在這三個原住民族群中,因為排灣族的琉璃珠保存得最為完整,故也最有名氣。作為族群三寶之一,排灣族的琉璃珠不僅色彩斑斕,且每個圖珠皆有其特別的象徵與神秘的力量,代表著排灣族人的信仰。

翻攝自 NHK《人間動物園》

「拿走的,永遠放不回去嗎?」那些博物館難以言說的歷史

NHK 於 2009 年播出一系列反省日本殖民思維的紀錄片,其中一集描述到日本殖民政府於 1910 年帶了一群排灣族人去倫敦英日博覽會展演其生活方式,並以「人間動物園」這個殖民地研究/文化研究中對此展示方式的描述詞當作影片標題,但到了台灣,這個詞卻像脫離時空脈絡似的,被理解成(當代)日本人認為「原住民是動物」,而有了跨海訟訴。

Credit: 及良 及影 / CC BY-NC-ND 2.0

就算在城市掙扎,也不讓孩子忘記部落的長相——那些剛來到都市的原住民媽媽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壓力。 1970 年代以後,許多原住民父母來到都會區尋找工作機會,由於教育程度較低,往往從事的是低職位與低收入的耗體力的工作,也不時會受到產業結構變遷、工廠外移的影響,被外籍移工取代。而這些父母因為工作忙碌,回到家中更需要休息與睡眠,就算想關心孩子的課業與生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MMSA_Checking_Blood_Pressure

醫療不該與文化敏感度脫鉤!更好的原民醫療服務,該從醫學教育扎根⎪原民醫師大會專題

「太平洋地區原住民醫師大會」是太平洋地區最重要的原住民醫師團體,每 2 年由各會員國輪流舉辦的國際醫療衛生會議,讓來自美國、夏威夷、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及台灣的原住民醫療從業人員與專家學者有機會共同討論原住民族的健康議題。本屆大會由紐西蘭毛利醫學從業者協會於 2016 年底主辦,《Mata・Taiwan》也全程採訪,從種族歧視、倡議、照護/自我照護/同儕支持、去殖民化及未來轉型等五大主題紀錄此次會議。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

高士神社(Credit: 翻攝蔡正元臉書)

蔡正元指民進黨蓋日本神社慘遭部落打臉:不實言論傷害部落請公開道歉!

  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 1 月 29 日於臉書發文,質疑民進黨為何在 1874 年牡丹社事件發生地 ── 高士部落興建日本神社,似想彰顯日本人侵略牡丹社的事蹟。蔡正元訊息公開發布後,近日因而有民眾專程赴部落興師問罪,「極不友善的態度已對族人造成恐慌與壓力。」

通往牡丹的道路旁排灣勇士畫像,彷彿訴說他們當年的驍勇善戰。(Credit: Mata Taiwan)

遊客中心、停車場…蓋這些除了便民,原來對部落旅遊還有更重要意義!

  一提到屏東縣牡丹鄉,人們馬上浮現腦海的,大概就是當年撼動日清兩國政局的牡丹社事件吧! 1871 年,一艘來自琉球宮古島向那霸納貢的船在回航中,不幸遭逢颱風,漂流到台灣東南部的八瑤灣(現今的九棚灣)。船上倖存的 66 人登陸後,卻又遇上高士佛社(現今高士部落)的排灣族人。54 人慘遭獵首,其餘 12 人輾轉逃回琉球。

img_4987-2-1

「下次記得留錢給孩子吃飯」四個南迴返鄉青年,四個不同方式述說留在部落的美好

  在八八風災以後漫長的重建工作中,除了建築與馬路的修復,更重要的問題是如何重建原住民的文化與經濟。 在依賴政府補助的經濟重建以後,推動在地的產業發展,將考驗部落的人際網絡自主協商、取得共識的過程,並經由培力挖掘地方特色,從生產技術、產品行銷到通路推廣等,逐漸開展部落新生成的想像。

14885879_997769723679614_988581522_n

我的驚訝竟是曾祖母的不驚訝:同性戀原本就是自然,何來所謂開放?

  當代不斷沸沸揚揚討論同志議題的同時,反觀原住民族自我內部的同志議題鮮少被提起,今天來分享一個小故事。   母親開始接觸同志議題的新聞以及家中所碰到的事情後,母親在背著我的情況,偷偷詢問當時意識還很清楚的曾祖母(註1),過去是否有同性別在一起的情況,曾祖母的回答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