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排灣

13669397_10208774679238429_123635974094088101_o

相信,是我們 8/1 到總統府的理由

  今(2016)年 8 月 1 日,原住民族日,理應是一個值得開心慶祝的日子,因為這塊島嶼的主人 ── 原住民族終於等到了殖民政權史無前例的道歉儀式。   7 月 31 日下午,數個部落青年組織的成員於台東鐵道藝術村,在烈日下揮汗整理剛謝幕的公益活動「為土地唱歌、為尊嚴而跑」。為了傳遞原住民族對台灣的重要性,一群原住民與一群漢人努力了許久,希望如此軟性的訴求能受到主流社會的看見。

14949342172_b18e8fc320_h

蔡總統道歉的重量取決於每個台灣人的態度:一起讓台灣成為世界最棒的華人與南島國家!

  許多人一想到臺東,第一個概念不是偏鄉、就是資源不足,哪有可能辦什麼大型活動,但明明這裏就是南島文化最豐富的原鄉啊。然而不只是臺東、整個臺灣明明就是南島原鄉,這樣的活動卻這麼少,而這個社會普遍對臺灣、對臺灣原住民又是無知無感來得居多。

Screen-Shot-2015-08-22-at-11.18.16-PM

一樣開玩笑,小S與「本屆金曲獎最好笑」的Boxing不同在哪?

  幾家歡樂幾家愁的金曲盛事於上周六(6/25)午夜前畫下句點,身為音樂重度使用者,我自然不會錯過這場 party,即使宅在家也要準時從星光大道開始收看電視直播。 沒錯,比起有競爭、有輸贏的頒獎典禮,我始終更傾向將金曲獎視為音樂人難得齊聚一堂、互相交流的party,畢竟音樂這種東西,其實本來就不該有優劣高低之分,入不入圍、得不得獎,說穿了都無法完全評價一個音樂人的創作,不過每年觀看一年一度的金曲獎頒獎典禮,或多或少可以嗅出當屆評審的喜好、消費市場對不同音樂的接受度,以及整個頒獎典禮所呈現的內容氛圍與大社會之間的相互連動關係是什麼。

IMG_8440_Fotor

每個人都可以是文化種子,用自己方式回部落深耕──我見證了一場首席女巫冊封儀式

  踏足實在的土地,與相距悠久的文化認識,我在土坂遇見傳承的美麗。(編按1)   6 月 9 日早晨,我位於大竹村工作地部落老家,這時是 7 點半,由於外公要前去中壢復診,便載他去坐火車,緊接著前來的便是土坂部落的優秀青年 Tjaiwan Giling(偉鴻哥哥)。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