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魯凱

Credit: YELLOW Mao | 黃毛 / CC BY-NC-ND 2.0

聽青年的聲音:當土地都被柏油路覆蓋了,怎能怪台灣大眾對原住民土地議題冷感?

  5 月 2 日早上 9 點,警察突襲凱道進行清場行動,把現場擺放的石頭創作,從距離人行道三步路的展示空間,清理退縮到人行道上,並用「禁止停車」的鐵架將整個抗爭區塊包圍起來。除了擺在地上的石頭,還有竹編圍牆、被掛起來藝術品等等,一併要被警察帶走。 「我大概 10 點多和其他原民青年趕到,就跟他(警察)說憑什麼這些你們說要拿,就要拿走了。」達魯馬克青年會成員葉王靖(Lralralraonga Ciamalre)回想起,當時場面很緊張,幾近失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從達魯瑪克部落帶來的石頭拿回來,接下來繼續搶救其他石頭。

Credit: 高永遠/CC BY-NC-ND 2.0

原住民族何時迷上了大一統?

  當代台灣原住民族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政治性整合工程,最顯著的便是民族議會的籌劃與成立,這意味著原住民族政治主流意識正在朝向族群整合的部署邁進 —— 當然,最主要也是因為中央政策與預算的挹注才能如此積極的推展下去;再者,還是由孰悉公部門業務邏輯的原住民族第四級產業勞動者為核心骨幹承辦這些事務。

Collage_Fotor

妖怪文學正流行,背後卻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定位的焦慮——專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吶,你知道有人死了,什麼部分最麻煩嗎?是屍體喔。因為在現代社會,屍體很難處理。不過,如果屍體被吃了,那不就太方便了嗎…..?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我們正在苦惱今年要選誰呢。」(〈金魅〉,《唯妖論》)

據說 60 歲以上的老人家,會知道以前有祭拜「金魅」(註1)的習俗,但早在日治時期逐漸沒落,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聽過「金魅」了 ——「金魅」是吃人的妖怪,奉養「金魅」的人家也會遭到報應,不過,金魅卻是源自一個慣老闆壓榨底層勞工的悲慘故事。

screen-shot-2016-12-10-at-2-42-03-pm

活動快報/生命的問候──「Sabau!好茶」王有邦紀實影像攝影展

  「凌晨,獨自騎著金勇 125 機車,從高雄仁武經過屏東大橋、長治瑪家文化園區、檢查哨,再經過曲折的碎石子坡道,循著南隘寮溪谷流水聲前進…… 當見到新好茶最高處長老教會紅色十字架的閃耀燈光,便到了我另一個家的大門。」(王有邦)

15356763_10211395773109337_8689229925777892956_n-1

魯凱一家四口30年的愚公移山:我們想在部落種回一片森林

  「你看那邊,那邊整個都是馬拉巴栗(馬拉巴栗俗稱發財樹,是外來種,會排斥原生種),我們接下來就是要在那邊種回原生種的樹,慢慢取代掉他們,把原生種森林種回來。」 神山部落裡,魯凱族的 Sula 大哥用拿著菸的手,指著對面山頭告訴我,那裡還有好幾處光禿禿的土石流,都是 5、60 年前伐木廠商一手砍伐後,幾次颱風之後造成的。

Credit: Jill Robidoux, CC licensed

在先人面前,我們都還只是孩子

  「我在這裡這麼多年了…… 我第一次看到這條路上有火。」 火在木頭上開心地跳著舞,大家都靜靜地聽著,不敢打斷耆老的話語: 「我想告訴你們,這塊土地的故事…… 孩子們啊,你知道嗎?在距今大概 200 年前,我們魯凱族,從排灣族的手上,贏得了這塊土地,這塊你們腳底下的土地。」

14054465_644571722365780_2437874327049602944_o

收雨鞋也能是考試項目?「部落學力」費時兩年打造,要用主流語言打破主流思維!

  6 月是畢業的季節,屏東縣瑪家鄉三和村的美園部落,從部落托育班畢業的孩子們,擁有一場別開生面的成長紀念禮 ── 部落學力測驗。 測驗那天,作為關主的我們一大早到了自然農園,掛上看板、升起柴火、溫習流程,心裡有點難以置信,談了很久的「部落學力」終於成真了。

Lrigulaw

《Lrikulau》魯凱語繪本:從被遺忘的雲豹童話看見好茶部落嚴謹文化下的可愛與浪漫!

  屏東縣霧台鄉好茶部落(Kochapongane)魯凱族人 Pacake(杜寒菘)多年來投入文化藝術工作,推廣好茶部落的文化。過去 2、3 年的文化推廣經驗使 Pacake 了解,許多人並不知道好茶部落是雲豹的故鄉,也不知道好茶人是雲豹的傳人,更漸漸忘了琉璃珠的存在。 為了分享魯凱族群的文化,Pacake 與夥伴的雙豬工作室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透過長期舉辦的故事巡迴講座,希望能持續將這些關於族群文化的故事(種子),深植在每個小小朋友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