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故事

28073654873_916b9cfd04_k

新原民身分法區隔族群權利,恐如打小英政見與聯合國審查結論一大巴掌!

  「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 「讓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蔡英文總統連續在選前 2015 年、選後 2016 年的原住民族日公開承諾,為了回應過去殖民者來到西部平原而首當其衝的平埔族群,彌補過去荷蘭、鄭成功乃至清朝等殖民政權對他們所做的屠殺和經濟剝削,將回復平埔族群應有的權利和地位,成為過去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對平埔復名做出具體回應的元首,鼓勵了許多族人!

記者會照片1

「私人土地幹嘛要原住民同意?」還我土地爭議網友各種不懂,道理原來是這樣!

原民會 14 日公告的《劃設辦法》仍限於公有土地,正式排除了私有土地,導致當天場外原住民團體砲聲隆隆,抗議原民會即將撕裂原民土地!當日陳瑩、高潞.以用及鄭天財等朝野原民立委都公開表示反對,而泰雅族的泰雅爾族民族議會也因「民族主體被分割矮化之虞」,公開聲明暫不參加傳統領域劃設小組籌備會議。

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的發布引起許多爭議,卻也讓非原住民朋友不解:原住民在吵什麼?私有土地的使用為何要經過原住民同意?

更擔心:土地如果都還給原住民,那其他人不都要跳海?

Credit: Oceti Sakowin Camp / CC BY-NC 2.0

「不只原諒白人,也要原諒打過你的父母」因達科他輸油管而再度集結的人們

  很動人的報導,文長但值得細讀。   美國北達科他州去(2016)年春天延燒至冬天的輸油管事件,走過性命抗爭、生態衝擊、部落文化保存、新聞工作者採訪遭阻撓等沸沸揚揚後,各種爭議在 12 月 4 日政府的承諾中暫歇。 抗爭背後,原來這片 Standing Rock 蘇族(Sioux)部落的土地,曾有一段原住民關於自殺、扶持與成長的故事。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

高士神社(Credit: 翻攝蔡正元臉書)

蔡正元指民進黨蓋日本神社慘遭部落打臉:不實言論傷害部落請公開道歉!

  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 1 月 29 日於臉書發文,質疑民進黨為何在 1874 年牡丹社事件發生地 ── 高士部落興建日本神社,似想彰顯日本人侵略牡丹社的事蹟。蔡正元訊息公開發布後,近日因而有民眾專程赴部落興師問罪,「極不友善的態度已對族人造成恐慌與壓力。」

通往牡丹的道路旁排灣勇士畫像,彷彿訴說他們當年的驍勇善戰。(Credit: Mata Taiwan)

遊客中心、停車場…蓋這些除了便民,原來對部落旅遊還有更重要意義!

  一提到屏東縣牡丹鄉,人們馬上浮現腦海的,大概就是當年撼動日清兩國政局的牡丹社事件吧! 1871 年,一艘來自琉球宮古島向那霸納貢的船在回航中,不幸遭逢颱風,漂流到台灣東南部的八瑤灣(現今的九棚灣)。船上倖存的 66 人登陸後,卻又遇上高士佛社(現今高士部落)的排灣族人。54 人慘遭獵首,其餘 12 人輾轉逃回琉球。

1662 年,尼德蘭人投降於鄭氏軍隊。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s

原來早在17世紀,鄭成功就幫台灣上了史上第一堂解殖歷史課

  1662 年 2 月,當尼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荷語縮寫 VOC,下稱「東印度公司」)在福爾摩沙的末任總督柯雅特的船隻駛出已被「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鄭森(即鄭成功)(編按1)佔領的台窩灣港,習慣了近 38 年尼德蘭文化(註1)的原住民,還不知道他們即將面臨第二次的文化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