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故事

Credit: 安比小姐 / BY ND 2.0

巴奈・庫穗:土地遊戲最終沒有人是局外人,只期盼島嶼天光也能照到原住民

「我們也不知道會在凱道待多久,因為牽涉這麼龐大的『暴利』,他們顯然不會這麼輕易把它(指《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退回去……。」
時間將近 9 點,演說進入尾聲。巴奈神情無奈地皺眉,直說政府如果沒有履行其團隊所要求的政策訴求,將會「無限期」延續凱道上的抗爭行動,直到政府作出「回應」。

Credit: Harlen EverSong / CC BY-NC-ND 2.0

為太魯閣婉拒遠東建築獎決選!孫德鴻:徐旭東自詡環保傳教士,為何佔政策便宜續挖太魯閣20年?

  驚聞舊作入圍第 9 屆遠東建築獎決選,心中百感交集,我想起那座剛剛送人的獎牌,也想起獎牌蒙塵的過程。 2003 年我獲得第 4 屆遠東建築獎的傑出獎,當時事務所已無業務,獲獎雖然沒有讓事務所立刻起死回生,但也好歹讓我過上一小段好日子,獎金完稅後剩下的幾十萬,夠我吃點好東西,也夠我我買上一台大電視。

Credit: Chia-Chun Chung

「為了不被歧視而說漢語」阿美族金鐘主持人阿洛:我曾覺得說母語是可恥的事

  週六午後,提早半小時來到活動現場,隨工作人員指示將椅子圍成一大圈,一邊聽阿美族歌手 Ado’ Kaliting Pacidal(阿洛.卡力亭.巴奇辣)跟樂團排練。 「Oh oh hay yan! Oh oh hay yan!」看 Ado’ 身體自由擺動輕鬆地哼著歌,可以預期 Ado 將在接下來這 3 小時,讓觀眾感受到同樣的心情。

Credit: 杜盈萱

讀者投書/誰是新世代的「台灣原住民」

  我一直記著那一幕: 那女孩淚眼汪汪,難過地跟大家表白,關於她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她無法認同自己的身分,她迷失了自己是誰。 「當我跟大家介紹自己是原住民時,好多個人都會問我,你皮膚那麼白,根本不像是原住民耶?」說完後,她又是哭得傷心了。   當時候,我只是無法理解, 那女孩,怎麼就流淚了?

尼加拉瓜的 Rama 人(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 CC licensed)

如果災難只是人類的詞彙──颱風後,一座熱帶雨林的毀滅與重生⎪尼東紀行

  我們剛到 Coyote 家的那個晚上,他躺在吊床上,享受著家裡僅有的一盞黃燈,聽見我們的呼喚聲,轉過頭來用他低沈的嗓音招呼我們。他的家跟這個城裡大多數的房子一樣,屋頂漏水殘破不堪,一個星期前的 Otto 颱風毫不留情地蹂躪了這個地區,每棟房子都像在風雨中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滴水發抖。 整座城在連日不斷的雨裡像座荒廢的遺跡。

截自「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第一次委員會議」

總統府首次原轉會召開,小英肯認:原民傳統領域先國家存在的事實,國家有責帶主流社會理解!

  總統府昨天(3/20)召開第一次「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稱「原轉會」),由召集人蔡英文總統親自主持,由副召集人 Walis Perin(瓦歷斯.貝林,賽德克族)及浦忠成(鄒族)偕同執行。本次會議歷時三小時,主要在釐清「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意義與概念之餘,三位平埔族群代表也表達了平埔族群目前對於平埔正名的共識。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