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故事

本圖為示意圖,攝於司馬庫斯部落小學。

原民學生休退學率高主因是程度差?大錯特錯!教育部最新報告告訴我們的原民教育現況

《原住民族教育法》(下稱《原教法》)立法以來已逾18年,雖有助於有心從事原住民族教育工作的族人或工作者因法制化逐步累積成果,然而在一些重要的教育指標如在學率、休學率等,仍可見到原民學生與一般學生的顯著差距。教育部 6 月 1 日公佈最新的「105 學年原住民族教育概況分析」,以下將透過統計數據報告來認識當前原民教育的四個重要事實。

Credit: 鄭空空

從出生被騙到70歲,邵族祭司血淚控訴:不搶走原住民的土地,政府就會垮台嗎?

我是邵族的先生媽,我來這邊跟你們說,以前我們的土地很大,祭拜的時候公媽籃可以放的地方很寬闊,現在公媽籃直接放在門口的馬路,直接放在地上。

現在我們排公媽籃,很多人會罵我們「死番仔放這個做什麼?」他們不知道公媽籃是什麼?不知道公媽籃要做什麼?他們不知道,這要怎麼介紹?公媽籃放下去就不能講話,也不能站起來,我們要怎麼向他們介紹?

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為了他們4萬年的存在,社群平台Twitter把這個表情符號送給澳洲原住民!

  在澳洲「1967 年廢除歧視公投」50 周年紀念(5 月 27 日)之際,超過 250 名澳洲原住民聚集在聖地 —— 烏魯魯巨岩(Uluru),就「憲法承認原住民地位」一事,罕見地為澳洲原住民族自己召開為期 3 天的大型會議。 同時間,Twitter(推特)默默新增了一個新的表情符號(emoji)—— 是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當 Twitter 用戶使用以下主題標籤(#IndigenousAu、#ReconciliationWeek 或 #1967Referendum)時,就可使看到該旗幟的表情符號。

Credit: HYLA 2009 / CC licensed

「這堂課,天黑請閉眼」:一場從殺手遊戲開始的歷史課

  臺灣的歷史就是族群互動的故事,而每一個族群都會有自己說故事的方式和角度,所以,臺灣的歷史與故事很複雜,但也很豐富。   這週上課,我請出了 Bauqi Angaw(潘朝成)導演以李仁記阿嬤為主角所拍攝的《吉貝耍與平埔阿嬤》、劉還月老師的〈巫的傳說──西拉雅族尪姨李仁記〉,以及臺灣吧的《清潮來襲──那個原住民被稱為番的時代》,為這學期課綱的歷史印記作前導。同學們對於三句不離髒話、神聖而堅強、有什麼問題到她手裡通通都能解決的仁記阿嬤印象深刻,劉還月老師的文章正好又能補足其脈絡,先讓大家認識西拉雅族的存在,以及在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裡隱藏了身分的西拉雅蹤跡(習慣、用語等)。

古荷蘭語和西拉雅語並列的《馬太福音》,約寫於 1650 年。(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CC0)

歷史上的今天(5/26):台灣第一所學校成立,還早了台南孔廟整整 29 年!

  說到台灣第一座學校,許多人可能會學到建於 1665 年(明鄭永曆 19 年),原為承天府寧南坊,目前位於台南市中西區的台南孔子廟,又被稱為「全台首學」⋯⋯ 但事實上,根據文獻記載,早在 1636 年 5 月 26 日,也就是 381 年前的今天,荷蘭人就已經在西拉雅族的新港社開辦了第一所學校(註1),並且以羅馬拼音教授西拉雅語及西方宗教教育,整整早了台南孔廟 29 年!

翻攝自 NHK《人間動物園》

「拿走的,永遠放不回去嗎?」那些博物館難以言說的歷史

NHK 於 2009 年播出一系列反省日本殖民思維的紀錄片,其中一集描述到日本殖民政府於 1910 年帶了一群排灣族人去倫敦英日博覽會展演其生活方式,並以「人間動物園」這個殖民地研究/文化研究中對此展示方式的描述詞當作影片標題,但到了台灣,這個詞卻像脫離時空脈絡似的,被理解成(當代)日本人認為「原住民是動物」,而有了跨海訟訴。

Credit: Vanessa Lai

就算山林被留下來,凱道上的你們還是那麼窮啊!

  我的家人們在凱道上已經住了 77 天了(編按1)。   巴奈姐姐跟姊夫還有馬躍 , 他們從內本鹿山上下來後 , 原裝備直接下在凱道。最初我以為只要幾天甚至一兩個禮拜,他們就可以回台東的 。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隨著置物架的搭建、流動廁所的進駐 —— 那傘原來是三月初拿來遮那大雨用的,現在換遮中午熾熱的陽光,77 天了。

Screen Shot 2017-05-23 at 22.16.23

這些照片若讓你感到不安,那它們正是讓我們理解社會的「去熟悉化眼鏡」

  攝影師 Chris Buck 5 月在《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為特別企劃「讓我們來談談種族 !」(Let’s Talk About Race)發佈一系列影像,翻轉人們在看待種族與族群議題的既定印象。 在系列第一張,白人女性在為一群亞裔女性做腳底按摩和修腳指甲,而同時間,亞裔女性則開心地談笑著 ; 第二張,是一位白人小女孩盯著一整架黑人洋娃娃 ; 最後一張,則是一名拉丁裔女性在奢華的公寓裡端坐著,一邊抱著小狗一邊講電話,在白人女僕為她倒茶時,她似乎不太留意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