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Headlines

Credit: Celso FLORES (CC BY 2.0)

從節慶歷史回頭看:何謂美國的「自由」與「平等」?|令人顫慄的感恩節真實故事(三)

五月花號 17 世紀來到美洲大陸後,幾年過去,新大陸是人間天堂的訊息傳遍西方,愈來愈多人想前往新大陸。1629-1630 年,清教徒(Puritans)開始成群坐船到美洲大陸,每次都有幾千人一起抵達,慢慢的 4 萬-5 萬人一起過來;到了 1776 年,75%的美國人口都有清教徒的根。當這群清教徒來到新大陸,他們注意到所有的土地都沒有圍欄,以為所有的地都是公共的……

Credit: 賴 鵬智 (CC BY-NC-ND 2.0)

請仔細聆聽每個名字,因為它們都是台灣的聲音

  跟大家分享一些多元「姓」觀念。 前陣子跟同事聊到某銀行把我名字拼錯了這件事,同事除了替我感到不平,也很有耐心聽我分享關於我姓名的緣由:中華民國國民身分證上「姓」和「名」這個概念對許多原住民族群來說是不適用的,因為各族群都有不同脈絡的「命名」與稱謂方式。

img_0897_fotor

學者:原民土地政策急轉彎,是整個台灣社會對原住民族的擔憂和恐懼

  「在臺灣原住民族先於政府的存在,原住民族部落傳統領域是數十幾年來部落族人最為關注的議題,同時也是政府落實轉型正義的第一步,然而從今天行政單位的出席狀況來看,顯然政府並不把這個議題當一回事,對此我們提出嚴厲的譴責。」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Kawlo Iyun)與無黨團結聯盟立委高金素梅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公聽會結束前,向行政院與原民會提出譴責聲明。

screen-shot-2017-01-08-at-17-51-53

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熟族,我是活在當代的台灣原住民⎪沒有名字的人

初見到俊偉,他有著讓人無法逼視的面貌。俊偉自己也說,常常被認為是阿拉伯地區的外國人。

臉是人類最容易辨識的器官,雖然人臉與膚色、種族一樣,其實是連續的、光譜的,我們無法確切的界定一條界線用來劃分人群。用臉孔來分辨族群,是最簡單,但不那麼絕對的一種方式。

1451518_660525673967849_747265153_n

平埔族群是不是原住民族?──從一位人類學者的觀點

沿著 9 號省道,我迎著飄零的雨滴南下,傍晚的秋風為街景穿上蕭瑟大衣,所幸,富里的天空還看的見那若隱若現的銀色月輪。

今晚,農曆 9 月 15 日,東里村的「夜祭」即將吟唱著祖先的歌謠,在那棟侍奉著阿立祖的公廨前,子孫們披著那純白的傳統服一起舞動,在尪姨和長輩的指導下,手指交扣跳著的牽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