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183 Search results

For the term "信仰".
IMG_2984

一位原住民醉漢留下的最後訊息:把這裡的事告訴其他人!⎪尼東紀行

幾個婦人在幾米外的岸邊擣衣,更遠處佇立著許多高大的,當地人稱為 Panya 的闊葉巨木 —— 據說在傳統信仰裡,Panya 備受尊敬,因為它們是死者靈魂的庇護所。它們的身上掛著各種其他的爬藤植物直立在水邊,形成一道不見盡頭綠色圍欄,靜靜地守著河的兩岸。四下有一股全然的寧靜安詳。

終於到了這個地方,我以為我會很興奮,但是沒有。

Collage_Fotor

妖怪文學正流行,背後卻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定位的焦慮——專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吶,你知道有人死了,什麼部分最麻煩嗎?是屍體喔。因為在現代社會,屍體很難處理。不過,如果屍體被吃了,那不就太方便了嗎…..?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我們正在苦惱今年要選誰呢。」(〈金魅〉,《唯妖論》)

據說 60 歲以上的老人家,會知道以前有祭拜「金魅」(註1)的習俗,但早在日治時期逐漸沒落,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聽過「金魅」了 ——「金魅」是吃人的妖怪,奉養「金魅」的人家也會遭到報應,不過,金魅卻是源自一個慣老闆壓榨底層勞工的悲慘故事。

舞獅的原住民。鳥居龍藏攝於 1896-1900 年間

與舞獅文化相遇的原住民們

今日位於北投區豐年里一帶,舊稱為「番仔厝」(註1);其中,番仔厝保德宮的「番仔獅」(又稱「番仔厝獅」),是北投地區廟陣舞獅文化中值得一提的獅舞,這個名稱除了是長久以來地方上用來區別與其他廟陣獅團的辨識用語之外,實際上還涉及到區域內族群文化的差異性,與民俗祭儀發展的的特殊歷史脈絡。

Credit: Willy Tseng / CC BY-NC-ND

酒駕新聞從不標明「平地人」,「原住民」卻等於愛喝酒的道理何在?⎪暨大原青在說話

  許多⼈認為原住民都很會喝酒,覺得原住民的酒量都很好,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像是本⼈兩杯倒,⼤絕招一杯醉,但是我是原住民喔,這樣我是不是沒有達到當原住民的標準? 難道我可以說閩南⼈講話都很有江湖味嗎?講話很溫柔的就不是閩南⼈? 客家⼈勤儉持家,那我可以說會亂花錢的客家人就不是客家人嗎?   不要因為一部分的人,就定義了一整個族群。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Credit: 安比小姐 / BY ND 2.0

巴奈・庫穗:土地遊戲最終沒有人是局外人,只期盼島嶼天光也能照到原住民

「我們也不知道會在凱道待多久,因為牽涉這麼龐大的『暴利』,他們顯然不會這麼輕易把它(指《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退回去……。」
時間將近 9 點,演說進入尾聲。巴奈神情無奈地皺眉,直說政府如果沒有履行其團隊所要求的政策訴求,將會「無限期」延續凱道上的抗爭行動,直到政府作出「回應」。

尼加拉瓜的 Rama 人(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 CC licensed)

如果災難只是人類的詞彙──颱風後,一座熱帶雨林的毀滅與重生⎪尼東紀行

  我們剛到 Coyote 家的那個晚上,他躺在吊床上,享受著家裡僅有的一盞黃燈,聽見我們的呼喚聲,轉過頭來用他低沈的嗓音招呼我們。他的家跟這個城裡大多數的房子一樣,屋頂漏水殘破不堪,一個星期前的 Otto 颱風毫不留情地蹂躪了這個地區,每棟房子都像在風雨中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滴水發抖。 整座城在連日不斷的雨裡像座荒廢的遺跡。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22471281481_98e19e48f9_b

南島傳說的矮黑人,是如何演變為台灣鄉野流傳的魔神仔?

  近幾年來,臺灣掀起了一陣妖怪的旋風,學者、作家對於臺灣妖怪的討論和創作在這 3、4 年間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不僅出版了幾本甫上市就被新臺幣下架的妖怪書籍,而妖怪靈異話題一直以來也不乏電視媒體的強力放送。目前,正處於重新找回臺灣妖怪的脈絡歷史的大藍海時代。(註1)

通往牡丹的道路旁排灣勇士畫像,彷彿訴說他們當年的驍勇善戰。(Credit: Mata Taiwan)

遊客中心、停車場…蓋這些除了便民,原來對部落旅遊還有更重要意義!

  一提到屏東縣牡丹鄉,人們馬上浮現腦海的,大概就是當年撼動日清兩國政局的牡丹社事件吧! 1871 年,一艘來自琉球宮古島向那霸納貢的船在回航中,不幸遭逢颱風,漂流到台灣東南部的八瑤灣(現今的九棚灣)。船上倖存的 66 人登陸後,卻又遇上高士佛社(現今高士部落)的排灣族人。54 人慘遭獵首,其餘 12 人輾轉逃回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