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八八風災

img_4987-2-1

「下次記得留錢給孩子吃飯」四個南迴返鄉青年,四個不同方式述說留在部落的美好

  在八八風災以後漫長的重建工作中,除了建築與馬路的修復,更重要的問題是如何重建原住民的文化與經濟。 在依賴政府補助的經濟重建以後,推動在地的產業發展,將考驗部落的人際網絡自主協商、取得共識的過程,並經由培力挖掘地方特色,從生產技術、產品行銷到通路推廣等,逐漸開展部落新生成的想像。

IMG_1097

我「刺」故我在,讓刺繡成為部落新全民運動!──風災帶走小林村至親,但人還活著就不能讓文化斷根

  高舉黑色棉胚布透著日光,布下一雙雙眼睛,謹慎地瞇起,屏氣凝神地將針穿過布的孔洞中。幾分鐘後,「不能呼吸啦!」、「糟糕,又要重來!」現場的慘叫聲此起彼落。大武壠族學員正在練習大武壠族工藝師孫業琪教導的「數紗繡種」,此針法是根據布的孔洞的間隔,最細緻可以繡到布的一經緯線。 孫業琪來自臺南六重溪大武壠聚落,現居桃園。在部落青年徐大駿的邀請下,每次都從桃園自己開車到高雄日光小林社區教課,他希望可以讓學員學習大武壠傳統的走針技法。

小林村大武壠族傳統服飾

活動快報》陳菊,我們也是原住民!小林村大武壠歌舞文化節籲早日正名

  高雄小林村大武壠族人走過八八風災,積極發展部落文化產業,今年 4/16 將自主舉辦第二屆大武壠歌舞文化節,屆時邀請太魯閣族歌手東冬侯溫及各原住民族一同來同歡演出,除了向世人展現臺灣多元文化之美,更呼籲高雄市長陳菊能早日肯認大武壠族為市定原住民。

Exif_JPEG_PICTURE

記憶也是身外之物,只要活著就有無限可能 ──《古查布鞍遷村一年》

  時間流。讓人不知覺流淌其間,部落裡的時間只分日出月落……。 而我總是得去,至少一、兩週一次,通常待到晚上一天來回。初始只有認識尤阿瑪、尤伊娜、巴里、巴查克,行色匆匆的李代表和他姊姊,想找到在軍營請吃小米粥的伊娜,想必很困難。 找到邱爸家的位置,不知道他還記得我嗎?

Paiwan-470x260

那年風災撤村,我爺爺躲在三樓怎樣就是不肯下來

其實 100 年前的漢人,也不是現在的樣貌,他們也有自己原本生存的方式。我們都在現代化的浪潮裡,走在同一條路上。

但若每個人都認為「我不認識母語也沒關係,文化消失沒關係,只要我能餵飽自己就好了」,那大家豈不都是複製人嗎?都是生存機器,在更大的社會機器裡,用相同的模式運轉,壞掉你一個也無所謂。

沒有名字的人》1622 年,當荷蘭船「金獅子號」登上小琉球,遇見島上烏鬼……

「有意識的使人遺忘過去,比種族屠殺更令人憤怒。」他這麼形容尋找自我認同心情。

會如此說,是認為種族屠殺的嚴重性足以引起社會的關注並加以譴責。相較於此,對族群集體記憶認同的忽視,卻不曾被討論,甚至遺忘。

想起訪調的經驗裡,從耆老的話語之間,道出了解自己族群歷史脈絡及文化內涵的人越來越少,老人家隨著年紀,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力感,步履蹣跚的穿梭在荊棘白髮之間。

10156140_290603471105678_366383521483333954_n

月光山下的小林夢:希望能和族人一起種木耳,一起找回小林的精神!

2009 年 8 月 8 日莫拉克風災無情奪走小林村人的家園,風災過後小林村人因為援建單位的不同一分為三,其中計有 66 戶搬遷至慈濟大愛園區旁的小愛小林社區重建家園。由於社區附近沒有土地可以耕作、偏僻鄉野也缺乏工作機會,因此社區失業人口多,也有幾戶為了謀生只好在城市與永久屋之間來來去去,無法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