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野生動物保育法

Credit: pixabay / CC0

他們的態度決定原住民持槍狩獵權:司法者應回應主流社會擔憂,還是該回到部落文化脈絡?

不論我們樂不樂見,我們可能都得承認,除了法律本身以外,檢察官或法官對案件及其牽涉法律的判斷解釋皆可能是左右案件結果的關鍵,這也正是為何司法人員是否具備性別或文化敏感度是如此重要的議題。

近年來,原住民狩獵與當代法律之間的爭議案件不斷發生,而同樣是原住民持槍狩獵的案件,也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判決結果,端看檢察官及法官如何詮釋案件內容與法律解釋之間的交集。

Credit: Peter McBaggins, CC licensed

裴家騏:我認識的原住民,沒有穿山甲狩獵文化

這兩天沸沸揚揚的「花蓮穿山甲烏龍事件」(我的原住民朋友的用詞),有些想法跟大家分享。── 我認識的原住民族裡,不曾見過將穿山甲視為日常狩獵對象的,也不曾看過以穿山甲為「祭品」的傳統祭儀。也就是說,台灣原住民族各族應該都沒有穿山甲的使用文化或慣習。

13010031_10154909687558975_1641027111_o

野生動物保育大修法關鍵其實是這件事!…… 但部落準備好了嗎?

  昨日(4/14)《野生動物保育法》(下稱「野保法」)的結果,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我非常沮喪,現在說不出任何話。」當問到修法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下一步將會採取什麼行動時,陳玉敏主任如此回應。訪談時,都可以感受到電話另一頭空氣的凝結。 「把狩獵權當做(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指標,我們不同意。」

5/13 MATA部落週報》兩週出現40隻眼鏡蛇疑遭不當放生?苗栗原鄉毒蛇出沒引族人恐慌

先承認小編第一時間看到這則新聞,也是馬上想到某些團體亂放生……

過去數週以來,苗栗縣泰安鄉的士林與象鼻部落接連發現大批眼鏡蛇出沒,族人甚至在 2 週以內就看到 40 條!引起當地部落朋友的恐慌,表示以前沒都沒有這麼多的眼鏡蛇。而消息傳出後,苗栗農業處也說該處發現到的眼鏡蛇是黑腹的,屬於臺灣東部的蛇種,很有可能是被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