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culture

尼加拉瓜的 Rama 人(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 CC licensed)

如果災難只是人類的詞彙──颱風後,一座熱帶雨林的毀滅與重生⎪尼東紀行

  我們剛到 Coyote 家的那個晚上,他躺在吊床上,享受著家裡僅有的一盞黃燈,聽見我們的呼喚聲,轉過頭來用他低沈的嗓音招呼我們。他的家跟這個城裡大多數的房子一樣,屋頂漏水殘破不堪,一個星期前的 Otto 颱風毫不留情地蹂躪了這個地區,每棟房子都像在風雨中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滴水發抖。 整座城在連日不斷的雨裡像座荒廢的遺跡。

因受西部平原其他族群壓迫而輾轉移居花東縱谷的平埔原住民。

勿忘清朝《熟番歌》的提醒──「生番殺人漢人誘,熟番翻被唐人醜」

  卓乃潭(位於彰化縣田中鎮)是一個流傳於居民口中的古地名,早在清朝乾隆年間古書上即已出現,地名的由來與當地原住民有密切的關係:相傳早年一位姓蕭的漢人來台開墾時,入贅給原居於大武郡社的原住民卓乃;卓乃家族以一口大潭作為嫁妝,因此後人遂以「卓乃潭」稱呼。 然而歷經數百年的開墾,原來的水潭已化為無數縱橫的阡陌,原住民的歷史文化,也逐漸為後世人所遺忘。

Screen Shot 2017-03-13 at 23.56.55

面對痛苦,才能開始療癒的藝術──‘Āina Aloha,夏威夷一場文化創傷與藝術治療的對話⎪原民醫師大會專題

提到醫療,一般人立刻想到的大都是近代主流的西方醫療模式,而且多半是針對生理上的醫療,比較少人會注意到心理的、特別是比較非主流的治療模式,不過近年來國內外都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留意心靈上的創傷是需要被療癒的,並嘗試各種不同的的治療模式,例如園藝治療、繪畫治療等更偏向藝術性的活動。

那麼,當原住民族與藝術治療相遇時,又會產生甚麼樣的火花呢?

港口國小學童所描繪的大港口事件(Credit: Mata Taiwan)

台灣百年前的一場鴻門宴,讓我們不再犯錯了

  139 年前 Cepo’(大港口)屠殺的傷心地,還留在花蓮 Cepo’ 靜浦國小校園內。這裡是 100 多位 Dafdaf(納納社)青年被清國政府設局害死的地方、也是近代阿美族各社部落四散逃亡遷徙的起點。 那裡沒有大型開發建設,改變不大,附近的人也都知道發生在這裡的歷史。明確的地點、地景還存在,即使一代人死去、一代人出生,故事也會好好的傳下去。Cepo’ 就是族群記憶的存檔點。

22471281481_98e19e48f9_b

南島傳說的矮黑人,是如何演變為台灣鄉野流傳的魔神仔?

  近幾年來,臺灣掀起了一陣妖怪的旋風,學者、作家對於臺灣妖怪的討論和創作在這 3、4 年間達到一個新的高峰,不僅出版了幾本甫上市就被新臺幣下架的妖怪書籍,而妖怪靈異話題一直以來也不乏電視媒體的強力放送。目前,正處於重新找回臺灣妖怪的脈絡歷史的大藍海時代。(註1)

Credit: 吳逸驊

「某些過去,台灣人是真的忘記,還是害怕想起來?」從一件鄒族白色恐怖冤案挑戰國家轉型正義

  以戒嚴時期的政治肅殺氛圍為背景,台灣恐怖冒險遊戲《返校 Detention》於 2017 年 1 月 13 日正式發布,短短數天就深獲國內外許多玩家好評,甚至創下 20 萬美元的銷售佳績。遊戲中,多項本土元素交織成恐怖氛圍,台灣人熟知的軍營、鬼故事、民間習俗,以及白色恐怖時期令人心惶惶的告密、黑名單,都在玩家的解密過程中鋪展開來。 在線上遊戲平台 Steam 上瞬間爆紅的遊戲,卻也引來網友的感慨:「恐怖的是,這些被屠殺迫害堆積而成的屍山,是真的籠罩過這個島嶼的濃重黑霧,卻不被記得啊。 」(註1)

MMSA_Checking_Blood_Pressure

醫療不該與文化敏感度脫鉤!更好的原民醫療服務,該從醫學教育扎根⎪原民醫師大會專題

「太平洋地區原住民醫師大會」是太平洋地區最重要的原住民醫師團體,每 2 年由各會員國輪流舉辦的國際醫療衛生會議,讓來自美國、夏威夷、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及台灣的原住民醫療從業人員與專家學者有機會共同討論原住民族的健康議題。本屆大會由紐西蘭毛利醫學從業者協會於 2016 年底主辦,《Mata・Taiwan》也全程採訪,從種族歧視、倡議、照護/自我照護/同儕支持、去殖民化及未來轉型等五大主題紀錄此次會議。

Credit: Aleksandr Zykov / CC BY-SA 2.0

坐捷運就可採集到瀕危語言:無數語言在這大城市找到新生命,卻也在此嚥下最後一口氣

  關於人類語言的起源,《舊約聖經》曾有一段故事是這麼解釋: 傳說中,原本世界所有族群都只說一種語言。只是當大洪水之後,人類決定修建一座高聳通天的巨塔,避免世上的人再次分散,而這件事卻觸怒了耶和華。耶和華這樣說:「看哪,他們都是一樣的人,說著同一種語言,如今他們既然能做起這事,以後他們想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