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culture

Screen Shot 2017-05-23 at 22.16.23

這些照片若讓你感到不安,那它們正是讓我們理解社會的「去熟悉化眼鏡」

  攝影師 Chris Buck 5 月在《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為特別企劃「讓我們來談談種族 !」(Let’s Talk About Race)發佈一系列影像,翻轉人們在看待種族與族群議題的既定印象。 在系列第一張,白人女性在為一群亞裔女性做腳底按摩和修腳指甲,而同時間,亞裔女性則開心地談笑著 ; 第二張,是一位白人小女孩盯著一整架黑人洋娃娃 ; 最後一張,則是一名拉丁裔女性在奢華的公寓裡端坐著,一邊抱著小狗一邊講電話,在白人女僕為她倒茶時,她似乎不太留意她的存在。

鄒族服飾在遊行前排,幾乎佔據整張照片的版面,引起鄒族人的強烈不滿。後排雖不明顯,據判斷應是阿美族的服飾。

美國法輪功穿阿里山鄒族服飾上街引眾怒,四大原因讓族人抗議「沒禮貌」!

  法輪功成員在美國時間 5 月 12 日齊聚紐約市,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25 年,部分成員穿著鄒族服飾,手持「法輪大法在台灣阿里山」布條遊行,法輪功《明慧網》最初報導甚至全文將「鄒族」誤植為「周族」;待影像傳回臺灣,引發許多鄒族人強烈不滿,要求法輪功必須公開道歉。 雖然法輪功在 15 日早上發佈道歉啟事,並表明已從相關媒體網站上撤下所有相關報導,但部分族人認為法輪功的道歉缺乏誠意,只是把「冒犯」輕描淡寫地帶過,未能認知到錯誤。

泰國清萊的山民孩童。(Credit: Richard Yu / CC BY-NC 2.0)

世界看不見的一群「泰國人」

泰國的邊境由高山森林組成,在那邊居住著被泰國官方稱為高山民族的人民,創造了「山民」這樣的觀念體系,且政府常常以解決「山民問題」作為治理的用語,形成對他們的負面身分標籤,這樣的想法被植入泰國人民的心中,形成刻板印象。

shaman-performance-qa-20170511-4

跨越中央山脈就像來到另一個世界——當神秘的部落女巫遇上人類學家

在排灣族的巫文化中,有一個成為女巫師(puringau 或 marada)必需有的「物」,引起我很大的研究興趣,那就是稱為 zaqu 的「巫珠」,有的排灣地區發音為 za’u。

巫珠是神靈的代表,也具有與神靈溝通的功能。巫珠的外形很像無患子樹果實的果核,但對於女巫師而言,這不是無患子果實的果核,而是神靈界的創造者或巫祖賜予自己具備成巫資格的認證,絕非巫師自己在樹叢撿來的。

Credit: 及良 及影 / CC BY-NC-ND 2.0

就算在城市掙扎,也不讓孩子忘記部落的長相——那些剛來到都市的原住民媽媽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壓力。 1970 年代以後,許多原住民父母來到都會區尋找工作機會,由於教育程度較低,往往從事的是低職位與低收入的耗體力的工作,也不時會受到產業結構變遷、工廠外移的影響,被外籍移工取代。而這些父母因為工作忙碌,回到家中更需要休息與睡眠,就算想關心孩子的課業與生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Credit: pixabay / CC0

他們的態度決定原住民持槍狩獵權:司法者應回應主流社會擔憂,還是該回到部落文化脈絡?

不論我們樂不樂見,我們可能都得承認,除了法律本身以外,檢察官或法官對案件及其牽涉法律的判斷解釋皆可能是左右案件結果的關鍵,這也正是為何司法人員是否具備性別或文化敏感度是如此重要的議題。

近年來,原住民狩獵與當代法律之間的爭議案件不斷發生,而同樣是原住民持槍狩獵的案件,也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判決結果,端看檢察官及法官如何詮釋案件內容與法律解釋之間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