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culture

IMG_8297

排灣族琉璃珠為何越老越珍貴?從這些珠子的渡海來台史,解開排灣族的身世起源!

台灣的原住民各族皆有琉璃珠的蹤跡,但以排灣族、魯凱族及卑南族的珠子較具特色。而在這三個原住民族群中,因為排灣族的琉璃珠保存得最為完整,故也最有名氣。作為族群三寶之一,排灣族的琉璃珠不僅色彩斑斕,且每個圖珠皆有其特別的象徵與神秘的力量,代表著排灣族人的信仰。

Credit: 鄭空空

從出生被騙到70歲,邵族祭司血淚控訴:不搶走原住民的土地,政府就會垮台嗎?

我是邵族的先生媽,我來這邊跟你們說,以前我們的土地很大,祭拜的時候公媽籃可以放的地方很寬闊,現在公媽籃直接放在門口的馬路,直接放在地上。

現在我們排公媽籃,很多人會罵我們「死番仔放這個做什麼?」他們不知道公媽籃是什麼?不知道公媽籃要做什麼?他們不知道,這要怎麼介紹?公媽籃放下去就不能講話,也不能站起來,我們要怎麼向他們介紹?

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為了他們4萬年的存在,社群平台Twitter把這個表情符號送給澳洲原住民!

  在澳洲「1967 年廢除歧視公投」50 周年紀念(5 月 27 日)之際,超過 250 名澳洲原住民聚集在聖地 —— 烏魯魯巨岩(Uluru),就「憲法承認原住民地位」一事,罕見地為澳洲原住民族自己召開為期 3 天的大型會議。 同時間,Twitter(推特)默默新增了一個新的表情符號(emoji)—— 是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當 Twitter 用戶使用以下主題標籤(#IndigenousAu、#ReconciliationWeek 或 #1967Referendum)時,就可使看到該旗幟的表情符號。

Credit: HYLA 2009 / CC licensed

「這堂課,天黑請閉眼」:一場從殺手遊戲開始的歷史課

  臺灣的歷史就是族群互動的故事,而每一個族群都會有自己說故事的方式和角度,所以,臺灣的歷史與故事很複雜,但也很豐富。   這週上課,我請出了 Bauqi Angaw(潘朝成)導演以李仁記阿嬤為主角所拍攝的《吉貝耍與平埔阿嬤》、劉還月老師的〈巫的傳說──西拉雅族尪姨李仁記〉,以及臺灣吧的《清潮來襲──那個原住民被稱為番的時代》,為這學期課綱的歷史印記作前導。同學們對於三句不離髒話、神聖而堅強、有什麼問題到她手裡通通都能解決的仁記阿嬤印象深刻,劉還月老師的文章正好又能補足其脈絡,先讓大家認識西拉雅族的存在,以及在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裡隱藏了身分的西拉雅蹤跡(習慣、用語等)。

古荷蘭語和西拉雅語並列的《馬太福音》,約寫於 1650 年。(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CC0)

歷史上的今天(5/26):台灣第一所學校成立,還早了台南孔廟整整 29 年!

  說到台灣第一座學校,許多人可能會學到建於 1665 年(明鄭永曆 19 年),原為承天府寧南坊,目前位於台南市中西區的台南孔子廟,又被稱為「全台首學」⋯⋯ 但事實上,根據文獻記載,早在 1636 年 5 月 26 日,也就是 381 年前的今天,荷蘭人就已經在西拉雅族的新港社開辦了第一所學校(註1),並且以羅馬拼音教授西拉雅語及西方宗教教育,整整早了台南孔廟 29 年!

Screen Shot 2017-05-23 at 22.16.23

這些照片若讓你感到不安,那它們正是讓我們理解社會的「去熟悉化眼鏡」

  攝影師 Chris Buck 5 月在《歐普拉雜誌》(O, the Oprah Magazine)為特別企劃「讓我們來談談種族 !」(Let’s Talk About Race)發佈一系列影像,翻轉人們在看待種族與族群議題的既定印象。 在系列第一張,白人女性在為一群亞裔女性做腳底按摩和修腳指甲,而同時間,亞裔女性則開心地談笑著 ; 第二張,是一位白人小女孩盯著一整架黑人洋娃娃 ; 最後一張,則是一名拉丁裔女性在奢華的公寓裡端坐著,一邊抱著小狗一邊講電話,在白人女僕為她倒茶時,她似乎不太留意她的存在。

鄒族服飾在遊行前排,幾乎佔據整張照片的版面,引起鄒族人的強烈不滿。後排雖不明顯,據判斷應是阿美族的服飾。

美國法輪功穿阿里山鄒族服飾上街引眾怒,四大原因讓族人抗議「沒禮貌」!

  法輪功成員在美國時間 5 月 12 日齊聚紐約市,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25 年,部分成員穿著鄒族服飾,手持「法輪大法在台灣阿里山」布條遊行,法輪功《明慧網》最初報導甚至全文將「鄒族」誤植為「周族」;待影像傳回臺灣,引發許多鄒族人強烈不滿,要求法輪功必須公開道歉。 雖然法輪功在 15 日早上發佈道歉啟事,並表明已從相關媒體網站上撤下所有相關報導,但部分族人認為法輪功的道歉缺乏誠意,只是把「冒犯」輕描淡寫地帶過,未能認知到錯誤。

泰國清萊的山民孩童。(Credit: Richard Yu / CC BY-NC 2.0)

世界看不見的一群「泰國人」

泰國的邊境由高山森林組成,在那邊居住著被泰國官方稱為高山民族的人民,創造了「山民」這樣的觀念體系,且政府常常以解決「山民問題」作為治理的用語,形成對他們的負面身分標籤,這樣的想法被植入泰國人民的心中,形成刻板印象。

shaman-performance-qa-20170511-4

跨越中央山脈就像來到另一個世界——當神秘的部落女巫遇上人類學家

在排灣族的巫文化中,有一個成為女巫師(puringau 或 marada)必需有的「物」,引起我很大的研究興趣,那就是稱為 zaqu 的「巫珠」,有的排灣地區發音為 za’u。

巫珠是神靈的代表,也具有與神靈溝通的功能。巫珠的外形很像無患子樹果實的果核,但對於女巫師而言,這不是無患子果實的果核,而是神靈界的創造者或巫祖賜予自己具備成巫資格的認證,絕非巫師自己在樹叢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