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govern

翻攝自 NHK《人間動物園》

「拿走的,永遠放不回去嗎?」那些博物館難以言說的歷史

NHK 於 2009 年播出一系列反省日本殖民思維的紀錄片,其中一集描述到日本殖民政府於 1910 年帶了一群排灣族人去倫敦英日博覽會展演其生活方式,並以「人間動物園」這個殖民地研究/文化研究中對此展示方式的描述詞當作影片標題,但到了台灣,這個詞卻像脫離時空脈絡似的,被理解成(當代)日本人認為「原住民是動物」,而有了跨海訟訴。

Credit: Vanessa Lai

就算山林被留下來,凱道上的你們還是那麼窮啊!

  我的家人們在凱道上已經住了 77 天了(編按1)。   巴奈姐姐跟姊夫還有馬躍 , 他們從內本鹿山上下來後 , 原裝備直接下在凱道。最初我以為只要幾天甚至一兩個禮拜,他們就可以回台東的 。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隨著置物架的搭建、流動廁所的進駐 —— 那傘原來是三月初拿來遮那大雨用的,現在換遮中午熾熱的陽光,77 天了。

Credit: Lralralraonga Ciamalre

蔡政府原民政策髮夾彎?520 前夕小英幕僚親自回應!

  蔡英文總統在 2016 年大選的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是最早公佈,也是最完整的論述,九大具體主張包含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回復傳統領域權、核廢料遷出原住民族土地)、實現原住民族健康權,以及肯認平埔族群之歷史地位等;並在三個月後,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提出八項具體承諾。 只是截至目前各項最初所承諾的各項原民政策,不是執行進度緩慢,就是違背先前公開承諾,也遭輿論質疑是「髮夾彎」!

Credit: YELLOW Mao | 黃毛 / CC BY-NC-ND 2.0

聽青年的聲音:當土地都被柏油路覆蓋了,怎能怪台灣大眾對原住民土地議題冷感?

  5 月 2 日早上 9 點,警察突襲凱道進行清場行動,把現場擺放的石頭創作,從距離人行道三步路的展示空間,清理退縮到人行道上,並用「禁止停車」的鐵架將整個抗爭區塊包圍起來。除了擺在地上的石頭,還有竹編圍牆、被掛起來藝術品等等,一併要被警察帶走。 「我大概 10 點多和其他原民青年趕到,就跟他(警察)說憑什麼這些你們說要拿,就要拿走了。」達魯馬克青年會成員葉王靖(Lralralraonga Ciamalre)回想起,當時場面很緊張,幾近失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從達魯瑪克部落帶來的石頭拿回來,接下來繼續搶救其他石頭。

大尾2正式海報_群星賀歲版

矛盾的社會:我們嘲弄原住民說話「呼嘎蝦嘎」,卻又同時期待他們學好族語?

社會對於族語的態度,很大程度也反映在透過綜藝文化作品加以嘲弄、戲謔的方式處理,這背後是一種針對族群負面而不自覺的偏見;也就是社會學家高夫曼(Erving Goffman)所指的第三種污名 —— 對種族、國族與宗教的族類污名(tribal stigma),經由血統或體質傳遞到家庭的成員,而讓社會上的人們察覺到這種突兀的特質,並產生厭惡或排斥的感覺。

Credit: takunawan / CC BY-SA 3.0

語發法過三讀/以後「國語」可不止北京話了,今起原住民族語言確立為國家語言!(2017.5.26更新)

繼今(2017)年 5 月 10 日初審後,《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語發法」)今日(5/26)通過立院三讀,原住民族語言正式成為國家語言!

未來不但原住民族地區的政府機關、學校、公營機構的公文得以族語書寫,大眾運輸工具應增加族語廣播,族語能力也將成為公務人員優先聘用的條件之一!

Credit: Vanessa Lai

凱道抗議75天/Palafang!原住民歌手接力歌舞找朋友,卻仍找不到蔡英文表態(2017.5.8更新)

自《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公佈以來,由於私有土地被排除於劃設辦法之外,數十日以來已引起族人、原民團體與部落議會等的不滿。在 3 月 20 日召開的第一次「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上,全體委員都同意傳統領域是完整的歷史事實。儘管蔡英文總統在原轉會中明確表示⋯⋯

Credit: pixabay / CC0

他們的態度決定原住民持槍狩獵權:司法者應回應主流社會擔憂,還是該回到部落文化脈絡?

不論我們樂不樂見,我們可能都得承認,除了法律本身以外,檢察官或法官對案件及其牽涉法律的判斷解釋皆可能是左右案件結果的關鍵,這也正是為何司法人員是否具備性別或文化敏感度是如此重要的議題。

近年來,原住民狩獵與當代法律之間的爭議案件不斷發生,而同樣是原住民持槍狩獵的案件,也可能有各種不同的判決結果,端看檢察官及法官如何詮釋案件內容與法律解釋之間的交集。

DSC06732

「沒有人是局外人」——凱道上的游擊石頭花園,傳達你我都相關的台灣土地之事

在上個星期發生許多令人心情沉悶的事件,尼泊爾山難、女孩的性侵故事,帶著一絲想要藉著音樂來讓頭腦放空的心情。
沒想到巴奈一開場的兩首歌,就鏗鏘有力的控訴著不公義、生命中的痛苦,一句句吶喊都沈重的打入腦海。接著,她開始講述他們自今(2017)年 2 月 23 日開始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爭的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