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profile

screen-shot-2017-01-08-at-17-51-53

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熟族,我是活在當代的台灣原住民⎪沒有名字的人

初見到俊偉,他有著讓人無法逼視的面貌。俊偉自己也說,常常被認為是阿拉伯地區的外國人。

臉是人類最容易辨識的器官,雖然人臉與膚色、種族一樣,其實是連續的、光譜的,我們無法確切的界定一條界線用來劃分人群。用臉孔來分辨族群,是最簡單,但不那麼絕對的一種方式。

%e3%80%8c%e9%a6%ac%e5%8d%a1%e9%81%93%e5%9c%a8%e5%93%aa%e8%a3%a1%ef%bc%9f%e3%80%8d%e2%94%80%e2%94%80%e6%b2%bf%e5%b1%b170%e5%85%ac%e9%87%8c%e7%9a%84%e6%96%87%e5%8c%96%e5%be%a9%e6%8c%af_2-3_%e6%94%9d

20年前,耆老學架網站面對母體身分;20年後,誰來接手?──屏東沿山70公里的文化復甦,馬卡道在哪裡?

  屏東縣萬巒鄉位於南台灣北大武山腳下,鄉境內座落東邊的是排灣部落、西側是客家村、東南邊則是閩南村。近山鄰近的加匏朗、赤山、萬金等村在 1935 年日本時代國勢調查中,人口統計有近 2000 位熟蕃。60 歲的潘謙銘住在以聖誕季聞名的萬金天主教堂附近,是操著一口流利閩南話的虔誠天主教徒。 35 歲以前,有人因他深邃的臉孔問:「是原住民嗎?」他回答:「媽媽那邊有荷蘭血統。」

1801339984_95f1a140e9_o

追憶楊南郡:始於「登山」,卻從未拘泥於「登山」的台灣古道先驅

  編按:臺灣國寶級古道踏查先驅楊南郡先生(西拉雅族)於 2016 年 8 月 27 日凌晨病逝,享年 85 歲。藉由知名作家劉克襄此文,讓我們追憶楊先生一生對古道踏查理念的開創與堅持。   「終於,在層層山稜之上,露出了一點白色的山尖,是關山啊!牛車繼續顛簸前行,露出的部分更白更大了,在深綠色的山稜與藍天的交界處,那積雪的關山連峰,輝映著陽光,正如一串金剛石那樣地閃爍著。

Ein_formosan-2

是這外國人讓臺灣南島語言的重要被世界看見──奉獻臺灣50年的「臺灣語言學之父」小川尚義

  台灣這塊土地上,有著許多語言 ── 目前現存的南島語系各語言約有 20 多種,並有漢語系屬的閩南語、客家話、華語及一些變種。此外,在台灣的歷史上,也有許多目前已滅絕的平埔原住民族語言(編按1),荷蘭語、西班牙語、日語也曾活在這塊土地上。 不過,語言學家是怎麼知道哪裡有什麼語言呢?

IMG_1097

我「刺」故我在,讓刺繡成為部落新全民運動!──風災帶走小林村至親,但人還活著就不能讓文化斷根

  高舉黑色棉胚布透著日光,布下一雙雙眼睛,謹慎地瞇起,屏氣凝神地將針穿過布的孔洞中。幾分鐘後,「不能呼吸啦!」、「糟糕,又要重來!」現場的慘叫聲此起彼落。大武壠族學員正在練習大武壠族工藝師孫業琪教導的「數紗繡種」,此針法是根據布的孔洞的間隔,最細緻可以繡到布的一經緯線。 孫業琪來自臺南六重溪大武壠聚落,現居桃園。在部落青年徐大駿的邀請下,每次都從桃園自己開車到高雄日光小林社區教課,他希望可以讓學員學習大武壠傳統的走針技法。

Screen Shot 2016-05-22 at 11.23.02 PM

喊還我土地,也更要好好利用身旁土地──舒米如妮復育海稻米,重現耆老回憶的「黃金海岸」榮景!

  生長在擁有原生美景的東海岸港口部落的舒米如妮(Sumi Dongi),在參與相關土地議題後,面對「還我土地」的口號,看到的卻是部落年老者沒有心力耕種、青年出走部落,留下部落一片片荒廢的土地,這對她來說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實。 同時,當被人們形容為「台灣最後一片淨土」的東海岸,迎來了觀光的人潮,也帶來了無法想像的商業破壞,甚至在「淨土」上紛紛豎立著「售」字的看板。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Screen Shot 2016-04-27 at 11.44.48 PM

想起921地震後這群老人上街頭:若被承認是原住民,這輩子就夠了 ── 沒有名字的人

  沒有名字的人/14 號,Kaisanan Ahuan(王商益)   記得第一次為了尋找關於道卡斯的故事,心血來潮走訪苗栗後龍,在附近閒晃一段時間之後,走進一間廟宇。 廟宇規格不大,但是感覺得出來歷史悠久,老人家三三兩兩坐在一起聊天,想必是在地居民集會之處。一眼撇見老人家身上衣服的字眼 ── 道卡斯牽田祭 ,心裡悸動著我來對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