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profile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Screen Shot 2016-04-27 at 11.44.48 PM

想起921地震後這群老人上街頭:若被承認是原住民,這輩子就夠了 ── 沒有名字的人

  沒有名字的人/14 號,Kaisanan Ahuan(王商益)   記得第一次為了尋找關於道卡斯的故事,心血來潮走訪苗栗後龍,在附近閒晃一段時間之後,走進一間廟宇。 廟宇規格不大,但是感覺得出來歷史悠久,老人家三三兩兩坐在一起聊天,想必是在地居民集會之處。一眼撇見老人家身上衣服的字眼 ── 道卡斯牽田祭 ,心裡悸動著我來對地方了。

他們因二二八受刑後,爺爺被判無期徒刑:高一生逝世週年,一位鄒族學生回憶「被」消失的原住民故事

  這幾年來,臺灣彷彿陷入一種尋回自身歷史的集體焦慮,開始尋找一些名字、事件來記憶,像是 228 事件中的陳澄波、湯德章,白色恐怖中的四六事件、丁窈窕等,越來越多讓人開始認識。 但在這麼多的「毋通袂記」中,原住民族的身影卻像是在多元族群中被稀釋與隱沒了。

Exif_JPEG_PICTURE

記憶也是身外之物,只要活著就有無限可能 ──《古查布鞍遷村一年》

  時間流。讓人不知覺流淌其間,部落裡的時間只分日出月落……。 而我總是得去,至少一、兩週一次,通常待到晚上一天來回。初始只有認識尤阿瑪、尤伊娜、巴里、巴查克,行色匆匆的李代表和他姊姊,想找到在軍營請吃小米粥的伊娜,想必很困難。 找到邱爸家的位置,不知道他還記得我嗎?

Screen Shot 2016-02-24 at 9.45.31 PM

沒有名字的人》平埔不是為了福利資源才想回復原住民身分,但不能因此剝奪我們應有的權利

  沒有名字的人/12 號,Uki Bauki(潘昱帆)   一部是述說 2015 年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得主 ── Boxing 樂團從成軍到被發掘、發片的過程:《太陽之子alaq na adau》;另一部則紀錄了台東知本卡大地布部落(註1)的巴拉冠(註2)裡頭,如何訓練年輕人成為保衛部落的男人,以及部落如何抵擋政府試圖強行遷移祖先墓地的故事:《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

2a23d14c7c6b1141652d5983602f744d

米都回家了,人怎會不想回家呢?消失40年的台灣原生香米復育之路

  一年一栽的銀珠香米(tbula),早年是泰雅族人在新年時節、婦女產後、女兒回家或客人來訪時才會烹煮的作物,獨特濃郁的芋香,加上部落又位處山谷之間,故有「一家炊米,香聞全村」的口傳記事。 然而,因為地方發展等種種因素,銀珠香米已消失 40 多年,是連國家種原中心都未能及時收錄、未經任何改良的台灣原生稻種。它的滋味只留在了老一輩的回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