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噶哈巫

翻攝自 NHK《人間動物園》

「拿走的,永遠放不回去嗎?」那些博物館難以言說的歷史

NHK 於 2009 年播出一系列反省日本殖民思維的紀錄片,其中一集描述到日本殖民政府於 1910 年帶了一群排灣族人去倫敦英日博覽會展演其生活方式,並以「人間動物園」這個殖民地研究/文化研究中對此展示方式的描述詞當作影片標題,但到了台灣,這個詞卻像脫離時空脈絡似的,被理解成(當代)日本人認為「原住民是動物」,而有了跨海訟訴。

Collage_Fotor

妖怪文學正流行,背後卻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定位的焦慮——專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吶,你知道有人死了,什麼部分最麻煩嗎?是屍體喔。因為在現代社會,屍體很難處理。不過,如果屍體被吃了,那不就太方便了嗎…..?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我們正在苦惱今年要選誰呢。」(〈金魅〉,《唯妖論》)

據說 60 歲以上的老人家,會知道以前有祭拜「金魅」(註1)的習俗,但早在日治時期逐漸沒落,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聽過「金魅」了 ——「金魅」是吃人的妖怪,奉養「金魅」的人家也會遭到報應,不過,金魅卻是源自一個慣老闆壓榨底層勞工的悲慘故事。

DSC_0067-720x340

30年前被判死刑的原住民語憑族人努力仍活著,未來卻還能撐幾年?

  今(2017)年 4 月 13 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立法,中研院齊莉莎博士提及噶哈巫語還有 12 位族人會講族語,需要即刻搶救,再次讓平埔族群語言受到重視。4 月 22 日晚上原民台「部落大小聲」節目討論《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語發法」)立法議題,也因而特別邀請了研究噶哈巫語的研究生,同時也是噶哈巫語師資培訓班的講師林鴻瑞上節目談論噶哈巫語。

IMG_4248 copy

語言消失族群也滅亡?藍立委謬論遭外國學者打臉:請尊重沒身份卻仍努力傳族語的原住民

  昨日(4/13)上午立法院舉辦了一場會議,主要目的是審查各版本的《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草案》,整天的議程中,絕大部分的委員都對草案表示支持。在這樣一片和諧的氣氛中,還不時會聽到一些令人莞爾的言論,宛如整個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不理解的縮影,卻透過部分立委的嘴裡說出,例如: 「請問夷將主委,您在這個 16 族 42 方言當中,會說幾種?」

dsc_0067

921災後第17個過年:讓部落「碰碰」織布聲繼續響起吧!

噶哈巫語稱「過年」為 Azem,其內容包含「收穫祭」、「祖靈祭」、「狩獵祭」、「成年禮」等重要儀式;不同於漢人習俗,噶哈巫族 Azem 相關活動有 muapok inusat(釀製年酒)、mubuiak tupalis yamadu(製作祭祖阿拉粿)、maazazuah(走標/賽跑競技奪標旗)、mahalit(牽田/族人圍火歌跳舞)、tia kumuxay alaw(捉大魚) 、matuway Aiyan(唱 Aiyan 古調),以紀念祖先、祈禱平安,凝聚族人感情,過年前後長達一個月之久。

img_4057

平埔語言都沒了?──921地震,竟震出這群語言都還活得好好的原住民族

一般人常以為平埔族群的語言都已消失,其實不然;除了聯合國關注的巴宰語,以及正努力復甦的西拉雅及道卡斯等族語外,還有一個族群的語言不但安在,甚至有語言學家評論他們的族語,竟然比部分目前 16 族原住民族的語言使用狀況還要健康 ── 他們是現居南投埔里的噶哈巫族。

13876549_867240290074090_4604800841064592530_n

是不是平埔原住民該看DNA還是手臂那條線?3分鐘懶人包出爐,讓我們立刻尋根去!

  台灣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在早期即居住著多元族群的原住民族,除了官方目前認定的 16 族外,仍有許多原住民族群居住在台灣,或許教科書上沒有教,但這些族群卻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然而,對自己根源有興趣的民眾,常常不知道從何找起,可能就錯失放棄了探究自己文化脈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