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魯凱

14603505772_50134c022e_k

莫拉克摧毀家園,卻也讓「家」成為我們抵抗的力量——好茶部落轉變中的「宜居生活」(下)

根據《莫拉克風災重建條例》,屏東縣政府與台糖洽談將「瑪家農場」移撥,規劃「禮納里」提供大社、瑪家及好茶安置,於 2010 年完成「禮納里」空間、建築配置。然而禮納里的空間、建築配置,卻忽視大社、瑪家為排灣族,好茶為魯凱族,及族群之間長久以來歷史、文化發展上的差異性。

魯凱族舊好茶石板屋

為什麼我們對「家」的想像不同了?——好茶部落轉變中的「宜居生活」(上)

  2012 年 2 月 25 日,好茶村居民控訴中央與地方官員失職,讓霧台鄉新好茶美麗家園與文化,任由莫拉克颱風蹂躪、滅村,請求國家賠償 1 億元。自然風災看似釀成好茶社群物理家園毀壞的因子,然而實則促成好茶社群重新看待自身文化認同的媒介,同時突顯官方長久以來視原住民文化均質化的政策導向,導致原住民社群符碼可以任意地挪用與拆解。

Credit: YELLOW Mao | 黃毛 / CC BY-NC-ND 2.0

聽青年的聲音:當土地都被柏油路覆蓋了,怎能怪台灣大眾對原住民土地議題冷感?

  5 月 2 日早上 9 點,警察突襲凱道進行清場行動,把現場擺放的石頭創作,從距離人行道三步路的展示空間,清理退縮到人行道上,並用「禁止停車」的鐵架將整個抗爭區塊包圍起來。除了擺在地上的石頭,還有竹編圍牆、被掛起來藝術品等等,一併要被警察帶走。 「我大概 10 點多和其他原民青年趕到,就跟他(警察)說憑什麼這些你們說要拿,就要拿走了。」達魯馬克青年會成員葉王靖(Lralralraonga Ciamalre)回想起,當時場面很緊張,幾近失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從達魯瑪克部落帶來的石頭拿回來,接下來繼續搶救其他石頭。

Credit: 高永遠/CC BY-NC-ND 2.0

原住民族何時迷上了大一統?

  當代台灣原住民族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政治性整合工程,最顯著的便是民族議會的籌劃與成立,這意味著原住民族政治主流意識正在朝向族群整合的部署邁進 —— 當然,最主要也是因為中央政策與預算的挹注才能如此積極的推展下去;再者,還是由孰悉公部門業務邏輯的原住民族第四級產業勞動者為核心骨幹承辦這些事務。

Collage_Fotor

妖怪文學正流行,背後卻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定位的焦慮——專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吶,你知道有人死了,什麼部分最麻煩嗎?是屍體喔。因為在現代社會,屍體很難處理。不過,如果屍體被吃了,那不就太方便了嗎…..?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我們正在苦惱今年要選誰呢。」(〈金魅〉,《唯妖論》)

據說 60 歲以上的老人家,會知道以前有祭拜「金魅」(註1)的習俗,但早在日治時期逐漸沒落,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聽過「金魅」了 ——「金魅」是吃人的妖怪,奉養「金魅」的人家也會遭到報應,不過,金魅卻是源自一個慣老闆壓榨底層勞工的悲慘故事。

15356763_10211395773109337_8689229925777892956_n-1

魯凱一家四口30年的愚公移山:我們想在部落種回一片森林

  「你看那邊,那邊整個都是馬拉巴栗(馬拉巴栗俗稱發財樹,是外來種,會排斥原生種),我們接下來就是要在那邊種回原生種的樹,慢慢取代掉他們,把原生種森林種回來。」 神山部落裡,魯凱族的 Sula 大哥用拿著菸的手,指著對面山頭告訴我,那裡還有好幾處光禿禿的土石流,都是 5、60 年前伐木廠商一手砍伐後,幾次颱風之後造成的。

Credit: Jill Robidoux, CC licensed

在先人面前,我們都還只是孩子

  「我在這裡這麼多年了…… 我第一次看到這條路上有火。」 火在木頭上開心地跳著舞,大家都靜靜地聽著,不敢打斷耆老的話語: 「我想告訴你們,這塊土地的故事…… 孩子們啊,你知道嗎?在距今大概 200 年前,我們魯凱族,從排灣族的手上,贏得了這塊土地,這塊你們腳底下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