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190 Search results

For the term "信仰".
Credit: 小 薛 / CC BY-NC-ND 2.0

三大理由告訴你:我們為何不該參加「聯合豐年節」?

  2017 年 7 月 4 日,《洄瀾網》與花蓮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在 YouTube 釋出 「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 MV」與「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教學」兩支影片。 在看似健康操的舞蹈動作之下,包裝了許多阿美族或原住民文化符碼,更從歌詞、舞蹈、服裝、MV的背景與編排等,看見滿滿的殖民者觀點,令筆者不禁感到一陣暈眩。

Credit: Qun Tsai / CC BY-NC-ND 2.0

近萬名國中生作文「傳統習俗」抱鴨蛋!部落青年:文化傳承重點在認同,而非血緣

  今(2017)年國中會考作文題目是「在這樣的傳統習俗裡,我看見⋯⋯」,是歷年會考作文題目之中首次以「傳統習俗」—— 這個年輕人可能不太深入了解的經驗來書寫,結果僅有 2,561 人(佔 1.05%)拿 6 級分滿分,抱蛋人數卻高達 7,485人(佔 3.07%)。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Screen Shot 2017-06-09 at 23.21.17

「別因為吃了漢堡,就忘了吃山肉的味道」內本鹿布農人一甲子的尋根踏水回家路

「祖先們不要害怕,我們搭直升機回來看你們了,我們不是日本人要攻擊你們!」終於回到家,眾人聚集在日治時期的蕃童教育所 ——「壽」,老人家對著日本神社唱著國歌(日本國歌),圍著火堆,聊著記憶中的點滴往事。除了到壽駐在所,耆老們也回到各自出生的老家。有些行動較不方便的老人家已無法步行到自己的老家,只能遙望或感受家的味道。

IMG_8297

排灣族琉璃珠為何越老越珍貴?從這些珠子的渡海來台史,解開排灣族的身世起源!

台灣的原住民各族皆有琉璃珠的蹤跡,但以排灣族、魯凱族及卑南族的珠子較具特色。而在這三個原住民族群中,因為排灣族的琉璃珠保存得最為完整,故也最有名氣。作為族群三寶之一,排灣族的琉璃珠不僅色彩斑斕,且每個圖珠皆有其特別的象徵與神秘的力量,代表著排灣族人的信仰。

Credit: HYLA 2009 / CC licensed

「這堂課,天黑請閉眼」:一場從殺手遊戲開始的歷史課

  臺灣的歷史就是族群互動的故事,而每一個族群都會有自己說故事的方式和角度,所以,臺灣的歷史與故事很複雜,但也很豐富。   這週上課,我請出了 Bauqi Angaw(潘朝成)導演以李仁記阿嬤為主角所拍攝的《吉貝耍與平埔阿嬤》、劉還月老師的〈巫的傳說──西拉雅族尪姨李仁記〉,以及臺灣吧的《清潮來襲──那個原住民被稱為番的時代》,為這學期課綱的歷史印記作前導。同學們對於三句不離髒話、神聖而堅強、有什麼問題到她手裡通通都能解決的仁記阿嬤印象深刻,劉還月老師的文章正好又能補足其脈絡,先讓大家認識西拉雅族的存在,以及在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裡隱藏了身分的西拉雅蹤跡(習慣、用語等)。

古荷蘭語和西拉雅語並列的《馬太福音》,約寫於 1650 年。(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CC0)

歷史上的今天(5/26):台灣第一所學校成立,還早了台南孔廟整整 29 年!

  說到台灣第一座學校,許多人可能會學到建於 1665 年(明鄭永曆 19 年),原為承天府寧南坊,目前位於台南市中西區的台南孔子廟,又被稱為「全台首學」⋯⋯ 但事實上,根據文獻記載,早在 1636 年 5 月 26 日,也就是 381 年前的今天,荷蘭人就已經在西拉雅族的新港社開辦了第一所學校(註1),並且以羅馬拼音教授西拉雅語及西方宗教教育,整整早了台南孔廟 29 年!

shaman-performance-qa-20170511-4

跨越中央山脈就像來到另一個世界——當神秘的部落女巫遇上人類學家

在排灣族的巫文化中,有一個成為女巫師(puringau 或 marada)必需有的「物」,引起我很大的研究興趣,那就是稱為 zaqu 的「巫珠」,有的排灣地區發音為 za’u。

巫珠是神靈的代表,也具有與神靈溝通的功能。巫珠的外形很像無患子樹果實的果核,但對於女巫師而言,這不是無患子果實的果核,而是神靈界的創造者或巫祖賜予自己具備成巫資格的認證,絕非巫師自己在樹叢撿來的。

IMG_2984

一位原住民醉漢留下的最後訊息:把這裡的事告訴其他人!⎪尼東紀行

幾個婦人在幾米外的岸邊擣衣,更遠處佇立著許多高大的,當地人稱為 Panya 的闊葉巨木 —— 據說在傳統信仰裡,Panya 備受尊敬,因為它們是死者靈魂的庇護所。它們的身上掛著各種其他的爬藤植物直立在水邊,形成一道不見盡頭綠色圍欄,靜靜地守著河的兩岸。四下有一股全然的寧靜安詳。

終於到了這個地方,我以為我會很興奮,但是沒有。

Collage_Fotor

妖怪文學正流行,背後卻是台灣人對自身文化定位的焦慮——專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吶,你知道有人死了,什麼部分最麻煩嗎?是屍體喔。因為在現代社會,屍體很難處理。不過,如果屍體被吃了,那不就太方便了嗎…..?能遇上你真是太好了,我們正在苦惱今年要選誰呢。」(〈金魅〉,《唯妖論》)

據說 60 歲以上的老人家,會知道以前有祭拜「金魅」(註1)的習俗,但早在日治時期逐漸沒落,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聽過「金魅」了 ——「金魅」是吃人的妖怪,奉養「金魅」的人家也會遭到報應,不過,金魅卻是源自一個慣老闆壓榨底層勞工的悲慘故事。

舞獅的原住民。鳥居龍藏攝於 1896-1900 年間

與舞獅文化相遇的原住民們

今日位於北投區豐年里一帶,舊稱為「番仔厝」(註1);其中,番仔厝保德宮的「番仔獅」(又稱「番仔厝獅」),是北投地區廟陣舞獅文化中值得一提的獅舞,這個名稱除了是長久以來地方上用來區別與其他廟陣獅團的辨識用語之外,實際上還涉及到區域內族群文化的差異性,與民俗祭儀發展的的特殊歷史脈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