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Search results

For the term "信仰".
截圖翻攝自《中天新聞》

原民文化歧視女性?讀者投書:不只有拼板舟比基尼辣妹事件,各族群文化都該被尊重

  最近因一篇穿著清涼的比基尼辣妹在拼板舟上拍照的文章引起網民的爭論,在一則又一則的留言當中看到是千年不變的歧視與雙重標準,好像每當有關於原民議題的新聞出來時,我們就會被大眾認為原住民又在無理取鬧了,有了加分有了補助,居然還要吵這個付了錢拍個照的事情。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Credit: Constantine Agustin / CC BY-SA 2.0

「我們不應該投給杜特蒂」——Lumad,被菲律賓國家遺忘的「原住民」

  7 月 2 日,夜色深沈的夜晚,因為軍方入侵、騷擾,民答那峨(Mindanao)至少 424 個家庭、2 千多個原住民逃離家園。一條長長人龍在山路上蜿蜒。這並非是他們第一次拋棄家園,2015 年也曾在政府武裝部隊殺掉三名部落領導人後,四處疏散。避難,對他們來說,已經不算陌生。 這些原住民,名為 Lumad。他們的聲音向來被掩藏在菲律賓主流社會之外,彷彿是一群無歷史之人。

魯凱族舊好茶石板屋

為什麼我們對「家」的想像不同了?——好茶部落轉變中的「宜居生活」(上)

  2012 年 2 月 25 日,好茶村居民控訴中央與地方官員失職,讓霧台鄉新好茶美麗家園與文化,任由莫拉克颱風蹂躪、滅村,請求國家賠償 1 億元。自然風災看似釀成好茶社群物理家園毀壞的因子,然而實則促成好茶社群重新看待自身文化認同的媒介,同時突顯官方長久以來視原住民文化均質化的政策導向,導致原住民社群符碼可以任意地挪用與拆解。

Screen Shot 2017-08-20 at 11.54.23 AM

「原住民是世大運開場的神救援」連鯨魚也有梗!世大運原民精彩演出,你看的是熱鬧還門道?

  2017 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昨天(19)開幕,將近 2/3 的表演是原住民的歌舞與創作,讓許多網友驚艷稱讚是「有史以來最棒的典禮表演」、「原住民是世大運開幕的神救援」,在 PTT 八卦版上還有人問「有沒有原住民歌手 Yagu Tanga 的卦」,「這歌聲音也太清透、有穿透力了吧,怎麼之前都沒有聽過她呢?」

與 18 歲的妳對話|「哪裡來的?來聊!」Part.2

與 18 歲的妳對話|「哪裡來的?來聊!」Part.2

    與 18 歲的妳對話   「不可否認,這加分是有幫到我的,因為讓我有更好的管道可以到比較好的學習環境,在這方面我覺得我是受惠的。」Rimon 今年從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畢業,國中成績還不錯,能夠考上北一女;不過,她考量到為了減輕競爭壓力,選擇改去景美女中就讀,「一進去真的蠻痛苦的,每次都是死命追,卻沒有一次追成功,不管我再怎麼拼命都沒辦法像他們一樣厲害」。 她也笑說,除了國中與高中等放榜的兩個時間點最痛苦以外,其它時間點都很快樂。一些朋友會好意關心問她「想上哪間學校」、「加分後分數會變多少啊?」這類問題,幫忙計算分數建議可以考哪間,「好像被秤斤兩的一隻豬」,雖然 Rimon 知道他們是無心的,有時還是會覺得自己被傷到,因此盡量不主動提起對選擇學校的想法。   學生時代的「原住民議題」 現在有很多人質疑在大城市生活的原住民,不在原鄉的生活環境,是否加分優待政策的目的已日益模糊,不僅未必能明顯改善社經地位結構性弱勢的問題,還反而造成其它負面的聯想。泰雅族的 Rimon 從小在烏來長大,經常在部落裡看到小朋友,獨自在家沒有人照顧,父母都外出工作,阿嬤在種菜,「我看到還是有很多的需要,是這個政策存在的必要性」。 沛沛也曾問過身邊的原住民朋友加分政策對他的意義,她好奇如果不靠加分政策,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原住民族在教育劣勢的困境,但對於現存以種族為規範分類的質疑聲音,她也同意「 所有人在討論公不公平這一點,都忘記去看到底為什麼要讓它看起來稍微公平一點,就是因為當初『我先打斷你的腿』,所以我現在要還你東西。」   正如同當代的主流人群得以生活在一個無須察覺有「原住民族」存在的社會裡 —— 同時也理所當然地忽視了長期以來原住民族文化與語言流失的歷史。   小時候住基隆,在就近學校念書的沛沛自嘲念的是「放牛學校」,「隨便念都拿第一名」,曾經走在路上覺得自己像是孔雀一樣逍遙自在;但在高一時,無論怎麼念都只拿到班排 10 幾名、20 幾名,感到很氣餒,也同時茫然不清楚自己的興趣為何,未來可以做什麼工作。 對於原民升學可以加分最有感觸,是在國中升高中時,看到班上有一些原住民可能 3 年都在玩,升高中時卻可以輕輕鬆鬆填到更好的學校,「當時有一點吃味,可是我隱隱約約知道這樣做是為什麼,所以也是念頭一閃就讓它過去,沒有太多深究」。 「上高中以後,看到一些加分進來的原住民朋友,他們在課業上的努力要比人家多,那時候才有感覺到差別。不過因為我功課也很爛,應該比很多原住民都還要差很多喔,哈哈!」沛沛說,「加分政策對我而言沒有擠壓到我的空間,只是順水推舟了他們一把」。 事實上,現在各校針對原住民升學優待,是採外加名額方式錄取(通常佔原核定錄取人數2%),因此並不會影響到非原住民學生的名額與權益。   沛沛現在是淡江大學大眾傳播系的學生,她想起在高中最好的朋友就是排灣族人,族名是Lavaus(拉法烏斯),「她的外表很『排灣』,眼睛很大,皮膚深色,一看就是原住民」。不過除了外表有明顯差異之外,她並不覺得原民身份對於相處有什麼其他影響,但會小心注意不要針對原民身份的刻板印象開玩笑,「她本人倒是滿不在意,覺得沒什麼,」沛沛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