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Search results

For the term "轉型正義".
Credit: 吳逸驊

「某些過去,台灣人是真的忘記,還是害怕想起來?」從一件鄒族白色恐怖冤案挑戰國家轉型正義

  以戒嚴時期的政治肅殺氛圍為背景,台灣恐怖冒險遊戲《返校 Detention》於 2017 年 1 月 13 日正式發布,短短數天就深獲國內外許多玩家好評,甚至創下 20 萬美元的銷售佳績。遊戲中,多項本土元素交織成恐怖氛圍,台灣人熟知的軍營、鬼故事、民間習俗,以及白色恐怖時期令人心惶惶的告密、黑名單,都在玩家的解密過程中鋪展開來。 在線上遊戲平台 Steam 上瞬間爆紅的遊戲,卻也引來網友的感慨:「恐怖的是,這些被屠殺迫害堆積而成的屍山,是真的籠罩過這個島嶼的濃重黑霧,卻不被記得啊。 」(註1)

3135688_6608b398c085a124b9a794b4317de326

台灣轉型正義不能只看二二八!前《聯合報》記者:平埔因為對原民認同最強才慘遭鎮壓

你知道嗎,台灣歌后蔡依林,竟然也有原住民血統?!

你知道嗎,台灣史上規模最大的原住民族抗清事件,並非是現在大家所知道的 16 族原住民族,而是隱沒在台灣中部的一群原住民朋友!

他們不但組織史上規模最大的台灣原住民抗清事件,還曾在台灣中部建立起一個荷蘭人口中,「福爾摩沙最富庶」的聯邦王國……

難怪趙慧琳老師會說:

「台灣在反省轉型正義的同時,不能只看到二二八,這群人的文化被消滅並不是因為缺乏認同,從歷史可知,這群人反而是認同最強的人,才慘遭不斷地鎮壓」……

1960 年代的緬甸勐勇,最左的少女即為筆者的外婆。最左應為游擊部隊二軍軍長吳祖伯,後面兩位是台灣派去的教導總隊人員。

我媽對我說,我們是來自中國的「山地人」

  「對阿!我們是山地人⋯⋯ 你外婆的媽媽是巫師。」兒時媽媽的一句話,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但一直到我 21 歲的那年,我才從舅公和表舅口中,第一次知道那個藏在我內心很久且不得而知的身分 —— 阿卡族。

Credit: Tipus Hafay

離開台北,卻在花東看見更多可能——住下來吧!部落品牌Kamaro’an背後的土地夢

  回家可以做什麼?   離開花蓮讀書到就業 10 年後再回到花蓮,也是 5 年前的事。起初一開始是厭倦了台北居住空間的密度,即使藝文娛樂及公共設施非常發達的都會,在居住 3 年後,就出現了疲倦感,也再也受不了每次離家坐火車時候內心的惆悵。 但是,如果要回家,回到花蓮,到底可以做什麼?

翻攝自「2017政大財政系啦啦比賽 (20170519)」

服裝穿錯原住民小題大作?政大啦啦隊文化挪用風波延燒,意外開啟溝通契機

  政治大學 90 週年校慶創意啦啦隊錦標競賽在 5 月 19 日舉辦,其中財政學系(下稱「財政啦啦」)的表演以迪士尼電影《海洋奇緣》作為主題,由於隨意拼湊類似「原住民文化」的服飾引來爭議,政大搭蘆灣社批評「當天的表演產生錯誤的文化傳遞,使得觀賞者留下錯誤的刻板印象」。

Credit: PROsun_line/CC BY-NC-ND 2.0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台灣歷史!

  日前中國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於社群網站上公開發表⟨侮辱原住民的民進黨⟩一文,內容指出民進黨重建屏東縣牡丹鄉高士神社,認為該黨有意彰顯日本人當年侵略牡丹社的往事。 此事後經高士部落鄉長出面回應,昔日高士神社係由日本神職人員與民間共同籌資重建,已於 1945 年風災中損毀;現在的高士小神社「則是部落與日本民間友人對於糾葛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建立友好的象徵」,並非對日本的歌功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