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Yaway Suyun

IMG_2614

十字架旁的祖靈之眼,是否還是祖靈?我在基督教取代泰雅祖靈信仰之外找尋第三種觀點

  只要大人辦起葬禮,小孩就在旁邊玩起辦家家,當時的我們,以為那就是祭典的形象。 踩著嘎嘎作響的木製樓梯,走上部落老家二樓的客廳,窗邊擺著外公的琴,牆上掛著外公的淺棕色毛呢外套,我看著浮動的粉塵敲了兩三下琴鍵,又緩緩飄上那件毛呢外套,原來外公已經離開了這麼久。

交際、調解、祭祖靈…… 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喝酒的最佳意義!

教科書等書面文字會告訴你酒在部落裡擔綱的一百種角色,以及原住民喝酒的一百種解釋:可能是族人交際的手腕,可能是祭儀時與祖靈溝通的載體,也可能是化解糾紛、維持和平的媒介……

而回到部落,看著身邊的族人喝酒,我開始意會到,喝酒的意義以上皆是,卻都不是我的最佳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