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culture

Untitled10

海拔4千公尺高的淘金潮 — 將希望寄予冬蟲夏草與信仰的藏族採藥人

  通往阿佳溝的路程不算好走,一路上風與雪相伴,高原的天氣永遠是那麼難以捉摸,特別是對於一個來自熱帶島嶼、生活記憶裡滿是海洋與椰子樹的人,我,來自臺灣。 這並不是我首度來到理塘,去年也曾為一探蟲草採集的生活千里迢迢前來,無非就是衝著康南地區最大也最優質的蟲草產區之名氣,每年的蟲草季節,來自周邊約莫數萬人湧入理塘,進入轄區內的各個蟲草山頭「淘金」── 挖掘蟲草,就是為了賺取來年的生活開銷,並因此在山頭形成一個個臨時聚落。

4237577770_4c09d876c4_b

如果我不在,我的孩子可以到任何一家去睡覺/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下)

  (本文上接〈老師,你們以前怎麼玩得這麼難、那麼聰明?/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上)〉) 從教保老師的經驗分享裡,可以發現在原住民部落成長的孩子,童年生活經歷了許多改變。這些改變包含:休閒時間從自己找樂趣,變成被大人安排;活動空間逐漸限縮;以及越來越少當面的集會,而更多是網路世界的虛擬互動。部落孩子也逐漸失去就地取材製作玩具的能力,而越來越仰賴現成的科技物,如:智慧型手機、部落網咖的電腦等。 然而,部落裡面仍然有一些教養價值和文化,能夠跨越不同時代的背景,持續存在。

4493325270_30b75a201f_b

老師,你們以前怎麼玩得這麼難、那麼聰明?/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上)

  說到「民族教育」,你會想到什麼? 許多人可能會想到「民族實驗小學」、「部落學校」、「原住民專班」等近年來在原教界火紅的教育政策 —— 除了這些結合學校制度和環境的改革,其實,部落的環境本身,一直就是一個大型的「文化教室」。然而,部落長期受到資本主義、現代學校制度的影響,部落中原本教養和照顧孩子的環境,也產生了很大的改變。

screen-shot-2017-09-05-at-5-00-29-pm

原住民文化就像Apple iOS,應該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專訪《部落書寫體-針路》出版人林秀慧|Evoked 承誌

  快速時尚當道的年代,有一群部落婦女,卻甘願追溯傳統,要「以針代筆,以線代墨」,用部落最溫柔的書寫方式,接續文化的根源。《部落書寫體-針路》就記載著他們的努力,計畫召集人林秀慧也是卡塔文化工作室的執行長,長期推動部落工藝文化的傳承。

25627339_2266310553394606_1989398596_n

想讓人一去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在大家坐回餐桌等待享用無菜單料理時,他拋出一個問題:「在古代人類已知用火的時候,是怎麼烹煮食物的?」

「水煮!」、「用烤的!」、「用蒸的嗎?」幾個人給出答案,魏兆廷接著說,「對,所以我們接下來要吃的東西主要都是用烤的、水煮或只用鹽調味,可以吃到食材最原本的味道,也是現在流行的『裸食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