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Tagged: culture

Credit: Tipus Hafay

離開台北,卻在花東看見更多可能——住下來吧!部落品牌Kamaro’an背後的土地夢

  回家可以做什麼?   離開花蓮讀書到就業 10 年後再回到花蓮,也是 5 年前的事。起初一開始是厭倦了台北居住空間的密度,即使藝文娛樂及公共設施非常發達的都會,在居住 3 年後,就出現了疲倦感,也再也受不了每次離家坐火車時候內心的惆悵。 但是,如果要回家,回到花蓮,到底可以做什麼?

Credit: Michael Coghlan / CC BY-SA 2.0

男女都愛穿裙的國度——斐濟人穿的不是裙子,是他們抵抗主流世界的秘密武器!

在以色列打工換宿的時候,認識了一位來自玻里尼西亞(Polynesia)的朋友,他叫 Maison。Maison 的膚色黝黑、身材高大,加上一頭卷髮,臉上總是堆着燦爛笑容,跟我認識的斐濟人倒有幾分相似。閒談之後才發現,「玻里尼西亞」源自希臘語,poly-(希臘語 polys)是眾多之意,而 nesi(希臘語 nesos)則是島嶼,因此玻里尼西亞是一個由過千個不同大小島嶼組合而成的地帶,而斐濟就是這千份之一。

道卡斯族新港社(Credit: 台北市本土語言教學資料庫)

「人類文明的進化取決我們對其他文明的態度」——談談台灣歷史仍記憶猶新的「以華化夷」

  談到種族屠殺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想到的都是西方的例子,如二戰時期(1941-45)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Holocaust)、盧安達大屠殺(1994)。事實上,台灣歷史上就有這樣的例子,距離現在也不太遠,關於那些漢人曾對台灣原住民族群做過有計畫的屠殺與種族滅絕(genocides)。

翻攝自《割愛》預告片。

從動物靈的復仇到部落同志於傳統與現代間的掙扎——原住民在2017台北電影節

  今(2017)年台北電影節的關鍵字是「連結」,策展人郭敏容希望透過影展串連台灣與東亞、東南亞等地區的創作網絡⋯⋯ 但為什麼是「連結」? 在放映週報的訪談,郭策展人提起在去年金馬獎公佈得獎結果後,因台灣電影大敗而開始出現檢討聲浪;就在典禮隔天,她前往新加坡電影節,在名為「東南亞電影創作基地」的工作坊旁聽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年輕創作者們,分享自己的作品故事,而突然意識到台灣的拍片環境其實比東南亞國家成熟,創作者也更多,然而台灣的電影創作者在許多社交場合上卻往往是孤身一人 —— 如果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發揮影響力的重要舞台,那麼台北電影獎可以在鄰近區域間扮演何種角色?

Screen Shot 2017-07-08 at 20.28.23

外幣對原住民不只時尚,更是地位!——用錢與國際接軌的 17 世紀台灣史

  臺灣人用「錢」,國際化的年代相當早。17 世紀,西班牙人鑄造的「里爾」(real)是臺灣極普遍的貨幣。到了清代,臺灣人仍舊愛用外國「番幣」進行土地買賣等大額交易,官方鑄造的「紋銀」反而多限於官衙流通。從早期臺灣錢幣使用的情形,不難發現臺灣人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