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lines

1960 年代的緬甸勐勇,最左的少女即為筆者的外婆。最左應為游擊部隊二軍軍長吳祖伯,後面兩位是台灣派去的教導總隊人員。

我媽對我說,我們是來自中國的「山地人」

  「對阿!我們是山地人⋯⋯ 你外婆的媽媽是巫師。」兒時媽媽的一句話,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但一直到我 21 歲的那年,我才從舅公和表舅口中,第一次知道那個藏在我內心很久且不得而知的身分 —— 阿卡族。

1670 年熱蘭遮城及大員附近海灣河景。

如果荷蘭人沒來,台灣還是可以從「大肚王國」發展出現代國家嗎?

  1624 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北汕尾(現在台南四草)建立商館,開展在台灣 38 年殖民統治。兩年之後 1626 年,西班牙帝國抵達雞籠島(現在基隆和平島)建聖薩爾瓦多城作為殖民據點。 荷、西兩大 17 世紀海上強權,雙雙覬覦台灣已久;可是在 17 世紀 20 年代,荷、西先後登陸台灣後,反而各據南北,相安無事長達 16 年。

羅慶郎的自然農場

回應「高麗菜是山林血肉換來」一文:台灣農業問題怎能以山地、平地農業簡單二分?

前幾天,媒體報導轉述台灣生態學會楊國禎理事長在臉書上針對高山農業的發言,部落一片譁然。新竹尖石鄉部落裡從事自然農法的農夫講話直率,對我們說:「還要種嗎?我們都不用種菜啦,專家跟媒體說山上的高麗菜都是亂種的,根本就不懂我們,還要亂講喔。」這種一竿子打翻原鄉部落經營永續農業的簡化說法,讓他們相當感嘆與氣憤。

21057077_1496953293732360_1890957364_o 2

「沒有他們,我可能早已放棄原住民的身份認同」一個都市原青的安身之地——專訪原住民族青年陣線

近幾年的社會運動戰場拉到網路社群上,社會運動得以透過網路工具與新興媒體,發揮潛能的同時,也必須面對社會上的歧見與互不信任,正以更尖銳的形式浮出。

台東布農族人王光祿(Talum)因打獵保育類動物,被最高法院判刑 3 年 6 個月之事,就被推到多重尷尬、撕裂的處境:意外撿拾的獵槍被指「不夠傳統」,且供家人食用的理由,不被認為是傳統文化實踐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