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大滿族

IMG_3167

呼應蔡英文平埔政策!花蓮富里首開「鄉定原民」先例,2年過去卻不滿百人登記是發生啥事呢?

  為響應蔡英文總統選前承諾,以及今(2016)年 8 月 1 日原住民族日宣布,將於今年 9 月 30 日前將檢討平埔正名相關法規,回復平埔族群應有權利與地位,花蓮縣富里鄉公所於本(8)月 22 日再次貼出公告,呼籲鄉內西拉雅(平埔)族人儘速憑日治時期戶籍謄本種族欄的「熟」註記,登記為「鄉定原住民族」(註1)。

Taivoan

逐水草而居,以水草釀出來的是最頂級的原住民 XO 名酒 -- 大滿酒!

在花蓮的玉里和富里之間,就在離現在很有名的伯朗大道沒有很遠的旁邊,有一個小農村,就叫「東里」。

東里啊,以前被人叫做「大庄」。這裡幾百年來,住了一群原住民朋友,拜的不是隔壁阿美族人祭拜的祖靈漢神祇,也不會唱上面一點布農族人唱的八部合音,不像下面一點卑南族人過年前會殺猴子(現在卑南族人也沒有殺猴子了啦),但是他們會把祖靈恭奉在水裡拜,還會採集沼澤邊的水草當酒糟釀酒……

釀出的酒,就是風味媲美 XO 的「大滿酒」!

小林村的大武壟族

八八水災四周年:小林村的微光與希望

三天前的父親節,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是每年能好好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的節日。

但對於高雄小林村的大武壟族人來說,四年前的父親節隔夜,是許多族人在黑夜的微光中,腳不停歇地倉皇逃離家園,從此與近 500 位族人天人永隔,怎樣也無法忘懷的日子……三天前的父親節,對多數台灣人來說,是每年能好好與家人團聚,共享天倫的節日。

但對於高雄小林村的大武壟族人來說,四年前的父親節隔夜,是許多族人在黑夜的微光中,腳不停歇地倉皇逃離家園,從此與近 500 位族人天人永隔,怎樣也無法忘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