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govern

15348295068_65eb8e9748_b

昔有花蓮王,今有南投皇:一場謝主隆恩的環評如何火速賣掉邵族日月潭

  今(12)日南投縣政府第三度召開日月潭孔雀園土地觀光遊憩重大設施 BOT 案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早上 8 點邵族族人與聲援民眾集結至南投體育場抗議,認為昨(11)日原民會已公告邵族傳統領域,意味日月潭孔雀園觀光飯店 BOT 開發案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必須取得族人同意才可開發使用。

Credit: Jermaine Hou @ CC BY-SA 2.0

原住民好好喔幾分就能上大學?誤會大了,其實我們也希望有天能幫漢人考試加分

  前些日子,在臉書上看見朋友的家人在學校被老師當著全班人的面前,說了一些「現在原住民好像有很多保留名額喔!」、「好像只要考幾分就能上〇〇大學。」 看到這樣的言論讓我非常的生氣,並說些我對「原住民族學生升學優待加分」歷史脈絡的看法。

Credit: Brian Chiu / CC BY-NC-ND 2.0

來自太魯閣,我也曾以為水泥廠與礦坑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回到自己國小的時候,我時常和家裡隔壁年齡相仿的朋友,一起到離家不遠的籃球場玩耍。我的印象,在玩耍的過程中,我們會不時抬頭看著那片彷彿被一個大湯匙削平的山頭,指著山頭上的小屋,我們戲稱以為那是山上的鬼怪住的地方。 長大之後才知道,那個小屋其實是在新城山上採礦工人的工寮。

「並不是我們不想要有個國慶日來慶祝,我們也想要啊!只是現在的1月26日就不是一個合適的日子——我們為什麼得去慶祝那摧毀我們文化的一天?」 (Credit: Rusty Stewart / CC BY-NC-ND 2.0)

澳洲地方拒過國慶日遭總理砲轟「泛政治化」!部落長老:我們也超想要「國慶日」啊

  你想過每年放假慶祝的「國慶日」,是為誰、或為什麼樣的國家而慶祝的嗎?   澳洲墨爾本的亞拉市議會(Yarra City Council)不畏聯邦壓力,在(8 月) 15 日通過表決:拒絕承認 1 月 26 日的「澳洲日」(Australia Day)是屬於所有澳洲人的「國慶日」,因為該日對澳洲廣大的原住民人口而言,並不是一個該慶祝的日子,而是黑暗歷史的開始、一個悲傷的殖民記憶。

Credit: Sheng-Shiung Hsu / CC BY-NC-ND 2.0

12年一貫「原民民族教育」有沒有可能?卑南民族議會:第一步就卡在一年一租的部落場域

  今(2017)年 8 月,卑南族人迎來現行教育體制內第一所學校型態辦理實驗教育小學 ——「臺東市南王 Puyuma 花環實驗小學」,將以卑南族文化為導向展開實驗教育。但令卑南族民族議會憂心的是,學生從實驗小學畢業以後,卻沒有能夠繼續銜接的中等教育學校,且台東縣是卑南族各部落分佈的區域,卻除了 Puyuma 花環實驗小學以外,沒有其他民族教育學校。

osaka-79690_960_720

原來社會沒我們想像的包容!最新數據:原住民受職場歧視近5年不減反升

  近 20 年來,原住民族在臺灣的教育、就業等社經地位,雖然比起以往,結構性條件較有改善,但與整體臺灣社會相比,仍存在巨大的落差。而如今的主流產業愈來愈傾向高科技和知識經濟等高階服務產業,因此造成「高科技」與「低技術」的二元分流,前者能承擔風險並獲得全職高薪工作,後者則被迫面臨工作機會流失,或被取代的風險,也就是「非典型工作型態」,即便身兼多職,也很難維持家計。